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澳洲华人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澳洲华人 >

中国文化与艺术是一生的追求 采访华人艺术家林祥培

时间:2011-10-13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网管   点击:

记者问:“林先生,在大家眼里,您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您是怎么走上艺术这条道路并用您一生时间追求的呢”

林先生:“这有很多原因。首先是来自于我父亲的影响,我父亲在家乡是一位出名的才子,写得一手好书法,拉得一手好京胡,从小我就耳濡目染地就受到他的影响。第二,我在学校期间就积极参加各种文体活动,这对我的影响也很大。第三是解放军文工团对我的影响,让我从小就喜欢音乐、舞蹈和戏剧;第四,我小的时候家境不好,而我又是家中老大,身为老大要先走出去,为此我初中毕业后就投身艺术工作。所有这些经历,让我一生跟艺术结下不解之缘。

努力争气 青云直上

林先生1952年加入福建省话剧团(前身为解放军十兵团文工团)当演员;1953年参加全国人民慰问解放军代表团;1954年被调到福州市闽协剧团,做戏曲音乐改革和作曲工作;1955年,林先生又被调到福建省民间歌舞团(现在的福建省歌舞剧院),参加建团筹备工作,并担任舞蹈演员;1957年林先生又参加了全国歌舞团体,赴北京汇演;紧接着1958年,他被选为
歌舞队队长;1960年林先生已被选为全国艺术代表大会代表、中国舞蹈工作者协会(现中国舞蹈家协会)理事并担任专职编导。

三次受到毛泽东的接见并合影

1959年林先生到北京参加建国10周年献礼,他所编排的节目“彩球舞”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给毛主席表演,回想起当时毛主席看了哈哈大笑的情景,他至今历历在目。之后,他多次代表福建省上北京演出,三次受到毛泽东的接见,两次与毛主席合影。林先生说:“这一切都是国家和党对我一个初中毕业生的培养,我感谢他们给与我这些荣誉。”

历经磨难,意志弥坚

记者问:“您吃苦能干、平步青云,又怎么一下子被是为‘毒草’,成为‘反动学术权威’,受到批斗和迫害呢?”
1966年,中国发生文化大革命,这对于当时30多岁的林先生来说是一个承重的打击。他说:“我从事艺术工作能有如此特殊的地位,我对党是感激不尽。但硬被说成是‘反党份子’、‘反毛泽东份子’,对我强加‘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把我所做的音乐、舞蹈、戏剧作品统统打成向党进攻的毒草,真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他说:“1965年我还在福建宁德地区担任社教工作队文化系统队长,当时我回到省里汇报工作,没有想到当我回到歌舞团时我愣住了:整个大院贴满大字报,写着:‘打到反动学术权威林祥培!’、‘打倒封资修 (封建迷信、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毒草!’;还画着我骑着毛驴拿着刀枪向党进攻的漫画。我当时就觉得不可理喻,昨天我还在宁德地区主持千人大会,宣布什么人有问题,什么人没有问题;怎么今天我就被你们喊‘打倒’,变成反革命份子?面对其景,我坦然大笑,然后就有人指着我,说我‘藐视群众运动!’‘气焰嚣张……’。在一片呼喊声中,书记出来告诉我:‘你不要下去工作了,你的工作已经移交给别人了,你让家人给你拿棉被过来,你就在办公室里呆着,看大字报、写检查。’就这样,我被软禁和批斗了两年。”

记者问:“在遭受批斗和迫害的期间,您每天都做些什么呢?又是什么力量让您勇敢、坚强地度过这段艰难岁月?”

林先生说:“在遭受批斗的两年间,我每天都要在广场上面壁两个小时,手里捧着毛主席的语录,高喊:‘毛主席啊毛主席,我向您请罪啊。’我心理面就感到好笑,我一个这么爱毛主席的人,为什么要我这么做!有的人受不了选择自杀,但我认为如果我当时低头了,把不是自己的罪名都承认下来或推给别人,那才是千古罪人。我坚信,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

记者问:“那后来您是怎么过这道砍的?有向上面申诉吗?”
林先生:“有。1969年初,那时候全国红卫兵大串联,我在公安部门好友的保护下,跑到北京向当时中央文革小组投诉。经过彻查和谈话,他们判定我不应该受到政治迫害;给我报销这次上京的全部旅费;还指示所有整我的黑材料一定要销毁。”
说到这里,林先生十分感谢家乡的农民兄弟。他说:“1969年,我被押送下放劳改,当时在我的坚持下,我回到了新厝公社,接受再教育。朴质的农民兄弟让我脆弱不堪的身体得到保护,他们帮我分担了各种体力劳动;公社领导只是分配我编写文艺节目、组织宣传队,这样我才渡过整整十年的下放劳改。”

“我现在只要我妻子和孩子一家团聚”

1976年初,四人帮垮台。省里把林先生借回歌舞团编写节目,并告诉他已经正式下调令让他回文化系统工作,当时被林先生拒绝,他对省文化厅老厅长表示:“我现在只要我妻子和孩子一家团聚,你就让我回香港吧。”老厅长劝林先生:“你现在40刚出头,组织上需要你这样的年轻干部,我们都是快要退休的人了,你不要放弃艺术专业。”林先生坚定地回答道:“党培养我成为一名艺术工作者,我到任何地方都会弘扬中国文化艺术,绝不辜负组织上对我多年的培育。”

1978年9月9号是毛主席逝世两周年的日子,而林先生就选择在这一天从深圳罗湖桥来到香港,和分别了十载的妻儿团聚。他说:“之所以选择9月9号,是因为毛主席是1976年9月9号逝世的,当时全国人民洒泪;事隔两年,我离开了,我还会为您洒泪,我会永远记住您! 这是我无奈的选择,因为我知道祖国的大好河山,才是我艺术创作的源泉。”说到这里,林先生哽咽了。

来到香港之后,林先生才发现这是一片商业的海洋。他又不懂经商,又不懂广东话,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干嘛。是林先生的岳父建议他驾轻就熟,继续从事艺术事业。随后他在香港中文大学教授“专业编导艺术文凭”及“舞蹈师资培训”;1980年林先生在林太太的大力支持下,以商养艺,创办了“香港春天歌舞艺术团”。林先生说:“之所以取名‘春天歌舞团’,是因为我们多灾多难的祖国经过10年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我期望严冬尽快过去,春天早日到来,让神州大地万象归春。”当时, 香港各大报纸、电台、电视台访问林先生的时候,他都是这样回答的。十几年来,“香港春天歌舞艺术团”在香港19个区、各大广场、球场、社区礼堂、香港大会堂免费演出了600多场,受到了社会和媒体的广泛关注。现在部分团员有的是香港艺术团艺术总监,有的是香港艺术委员会歌舞组主席,有的是香港舞蹈总会会长,还有的是香港歌舞团体联会会长。林先生欣慰地说:“我们‘春天歌舞团’在香港生根发芽了。”由于“春天歌舞艺术团”在香港取得的成功,林先生成了香港艺术界的知名人士和艺术权威,在香港有着很高的声誉。香港每年的国庆、春节庆祝晚会,他都是筹委会成员;香港举办大型舞蹈比赛,他都被邀作评委。他指出“艺术不只是留给个人观赏,它的创作、它的真正生命是让观众产生认同感。”他的创作、编排深受观众的喜爱和欢迎。之后,他还编写了以故乡福建福清发生的抗倭故事为背景的电影剧本《东瀛游侠》,并由香港著名导演张鑫炎先生执导,该电影在中国和东南亚各国发行,受到影视界的好评。

后来因为孩子的原因,和家人移居澳洲,在来澳洲之前,林先生组织了一场“春天歌舞团”10周年大庆汇报演出,在香港取得了很大的轰动。

1990年定居珀斯后,林先生还在继续他的艺术生活。为了能有机会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在1992年开办了珀斯华人第一家较具规模的卡拉OK “艺林卡拉OK”酒楼。他一方面经商,一方面以“艺林”为基地,吸引并汇集了西澳洲众多音乐表演艺术人才,也因此成立了“西澳中华文化艺术协会”,并任会长至今。1996年和2002年,林先生先后两次主办了“艺林之音”和“华人之声”卡拉OK中文歌曲大奖赛。两场大奖赛均盛况感人,赢得了华人各界及中国领事馆的极大关注和支持,取得很大的成功,为西澳华人文化历史写下新的一页。当林先生提到1997年的那场“西澳华人庆香港回归文艺晚会”时依然很兴奋,他充分调动各种资源,那场晚会举办的非常成功。台下一位新加坡华侨(当地的一位律师)看完之后高呼:“我是中国人!”台下的很多华人商人、政府议员评价说:“我们第一次看到这么精彩的中国节目,你们真是藏龙卧虎啊!”这给参与这次节目辛苦排练的所有演员很大安慰。之后林先生还成功举办了多场“贺中秋”“迎新年”歌舞晚会以及“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大型文艺晚会。2007年,林先生和澳大利亚时报张野先生协力主办了“庆祝香港回归10周年晚会”,在场观众对艺术家们的精彩表演赞叹不已,台下掌声不断,直至演出结束,台下观众还流连忘返。林先生说:“我要感谢参加这次演出台前台后工作的艺术家和工作人员,他们不辞辛苦、不计报酬,所付出的是用物质难以衡量的精神食粮!”

在极力弘扬中华文化艺术的同时,也充分展示了他的组织才能和个人魅力。他说,他将在有生之年以自己的所能,投入传播中华民族文化艺术事业,并以此来回报人们热心的关注和支持。

记者问:“今年11月19日,大华联会将举办‘中国文化年十大文化使者颁奖晚会’,作为本次晚会的总导演,您可以给我们的读者透露些晚会的构想吗?”

林先生:“现在还在集思广益中,我跟相关人员联络,他们热情都很高。这次晚会我不打算用人海战术,平时大家工作都很忙,要召集很多人一起排练很困难,现在时间也很紧迫。所以我们以短小精悍的节目为主、拿出高精尖的水平,要做一个高水平的演出!”

小注:今年76岁的林祥培老先生依然精神矍铄、神采奕奕。在此我们祝愿林先生、林太太以及西澳所有华侨同胞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本报记者张承报道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