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西澳新闻 >

去年中国对澳投资骤降36.3%,医疗保健行业成首选

时间:2019-04-11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网管   点击:

【澳大利亚时报讯】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在2018年跌至82亿澳元——比2017年下降36.3%。

私营企业是投资领域的主导,占交易价值的87%和交易量的92%以上,总体趋势倾向于规模较小的投资。医疗保健是中国投资者最受欢迎的行业,商业地产跌至第二位。中国投资者仍然认为澳大利亚是一个相对有吸引力的投资国家,政治环境正在改善,但他们也承认将资金从中国转移出来变得更加困难,而且在澳大利亚筹集资本也存在着挑战。

这些都是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和悉尼大学周一发布的《揭秘中国企业在澳洲投资(20194月)》报告的重要发现。该报告分析了2018年日历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海外直接投资(ODI)。莱坊国际提供了商业房地产交易的数据和分析。该报告还纳入了两年一度的“中国在澳投资者调查”——帮助深入了解中国投资者对澳大利亚投资环境的看法。

报告的共同作者、澳大利亚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亚洲及国际市场主管弗格森评论说:“尽管中国在全球的对外直接投资在2018年实际增长了4.2%,但澳大利亚已经感受到了投资显著减少的压力,这反映出中国政策变化的影响。我们的下降速度一直在加快,现在更接近发生在美国和加拿大身上的趋势,中国在这两国的海外直接投资在2018年分别下降了83%和47%。”

“虽然这项年度数据使澳大利亚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回到了自受采矿和天然气推动的投资高峰年2008年以来的第二低水平,但澳大利亚没有理由不能回到曾经出现过的中国资本流入的更高水平。”

他说:“2018年不必成为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降低趋势的定义,但它值得思考。中国公司有很多机会在未来几年为澳大利亚各项产业的发展和国际化做出贡献。寻求进一步投资的澳大利亚公司必须继续探索并推出对目标中国投资者的关键价值驱动因素具有吸引力的独特机会。”

报告作者之一、悉尼大学商学院中国商业与管理学教授杭智科教授进一步解释说:“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的持续减少反映了多种因素,包括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驱动因素的改变,例如对可以“带回”专业知识和支持中国产业升级并满足中国中产阶级消费者需求的高品质品牌和产品的高附加值行业的境外投资的需求增长。作为这一趋势的一部分,对资源、能源和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战略投资已经让位于较小规模的投资,转变为策略性和与中国消费者市场需求直接相关的项目。这在中国投资者对澳大利亚医疗保健行业的投资中表现得尤其明显。”

报告摘要

按行业划分投资

2015年以来保持稳定增长的医疗保健是2018年中国投资最大的部门,占总海外直接投资的41.7%,比2017年增长111%,达到34亿澳元;其次是商业地产(36.7%)、能源/天然气和石油(8.8%)和采矿业(5.6%)。

医疗保健部门2018年录得三笔超过5亿澳元的大型交易——鼎晖投资和远大医药收购Sirtex Medical;汤臣倍健收购Life-Space和中国建投收购Natures Care。此外还有另外五项重要的医疗保健行业交易已完成,其中包括一家中国/香港财团向试管婴儿和生育诊所集团Genea投资。

商业房地产2018年仍然是中国投资的主要部门,投资额为30亿澳元(低于2017年的44亿澳元),在中国全球海外房地产投资中占据同样重大的比例(11%)。由于雨湖集团以11亿澳元收购了大连万达在澳大利亚的房地产资产,混合用途开发占到了总投资流入的40%。在Zone Q公司收购55 Clarence Street的推动下,写字楼的投资占到了总额的31%。住宅开发用地也继续占澳大利亚房地产投资的很大一部分(18%)。

澳大利亚莱坊合伙人兼研究与咨询部门负责人波特斯顿说:“澳大利亚的商业房地产继续吸引大量中国投资,2018年总投资达到30亿澳元。虽然这比2017年的水平下降了31%,但这与中国在美国和英国等全球其它主要市场的境外投资降低的广泛趋势一致。因此澳大利亚仍是一个主要投资目的地,占中国境外房地产投资总额的11%左右。”

“虽然对写字楼的私人投资量依然很大,但住宅市场的条件变化已经抑制了对大型开发地盘收购的需求。从长远来看,随着布里斯班、珀斯和阿德莱德等市场情况的改善,我们预计会有更多中国投资者在悉尼和墨尔本以外的地方投资。”

能源(石油和天然气)的投资凭借2018年的三笔交易而增长了295%,达到7.26亿澳元,但这主要得益于新奥集团以6.19亿澳元收购Santos的更多股份。另外两项交易是在昆士兰州和西澳州的较小规模的投资。

采矿业2018年占中国投资流入总额的5.6%,五项交易的金额总计4.64亿澳元,比2017年减少了90%以上。中国在澳大利亚的矿业投资在2017年因兖煤以34亿澳元收购力拓的动力煤资产而达到峰值后,现在回到了2016年的水平。

可再生能源2018年录得四项新投资,总额略低于4亿澳元,与2016年的水平类似,比2017年录得的1.24亿澳元有所增加。

食品和农业综合企业2018年的投资总额不到1亿澳元,而唯一的基础设施和建筑业交易记录是John Holland(由中交国际拥有)收购工程设计集团RCR Tomlinson的铁路业务。

按地理划分投资

2018年中国的投资再次集中在新南威尔士州,占全部投资的一半以上(53%),为44亿澳元。维多利亚州从2017年总投资的36%下降到2018年的27%。南澳大利亚州的投资从4.55亿澳元上升至6.4亿澳元,占总额的8%。昆士兰州的投资在2018年降至3.96亿澳元,而去年为6.67亿澳元。塔斯马尼亚占总投资的4%,投资额为3.42亿澳元,而西澳大利亚则吸引了2.63亿澳元的投资。

按交易规模划分投资

较小规模交易的趋势在2018年得到持续,平均交易价值为1.11亿澳元,低于2017年的1.3亿澳元。交易数量也从100项降至74项。85%的交易不足1亿澳元。这反映了更多投资交易是在澳大利亚的医疗、技术、服务和房地产领域等中等市场进行。

按所有权划分投资

私人投资者占2018年中国投资交易量的92%和交易金额的97%,高于2017年的83%和60%。

国有企业的投资下降至略高于10亿澳元——占交易量的8%和交易金额的13%。

中国在澳投资者调查

“中国在澳投资者调查”报告对澳大利亚56家中资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进行调查和采访,了解他们对澳大利亚投资环境的看法以及他们在澳大利亚面临的主要挑战。该研究于20192月进行。

在评论调查结果时,杭智科教授说:“2018年中国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投资环境喜忧参半。虽然澳大利亚相对于其它国家仍然是首选的投资目的地,但中国高管们发现获得投资批准和将资本转移出中国变得更加困难。”

“我们的本地调查还显示,中国投资者的看法参差不齐。向我们表示感到澳大利亚欢迎他们投资的中国高管数量有所增加——达到了38%,而2017年为35%。然而感觉不受欢迎的受访者比例也有所增加,从15%上升到19%。值得注意的一个方面是对澳大利亚涉及中国的政治环境的看法有所改善,认为过去一年的政治辩论使他们在投资时更加谨慎的受访者数量降至59%,而2017年的这个数字为70%。”

他补充说:“我们对中国投资者的调查和采访表明对营商成本存在着一定水平的担忧。澳大利亚继续被中国投资者视为比英国、美国和加拿大运营成本更昂贵的国家,在获得融资、低盈利能力、政府审批、寻找合格员工以及与本地澳大利亚管理层建立关系等领域都存在着挑战。 ”

前景

弗格森说:“展望未来,似乎澳大利亚与中国的投资联系可能会受到全球而非纯粹双边动态的影响。与此同时,近期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的下降提供了一个反思中国未来投资在澳大利亚长期国内经济中的作用以及我们与亚洲地区的经济融合的机会。我们在此过程中应该将重点明确放在外国投资的新机会上,这些机会将继续在中国市场出现,包括在新的“外国投资法”及相关的规章制度实施以后。”

“对于许多有可能获得更多中国投资的澳大利亚行业而言,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双方必须采取大量措施来改善澳大利亚市场对中国投资者的看法。”

完整报告可从www.kpmg.com.au获得。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