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欧洲新闻 美加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欧洲新闻 >

西班牙军人苦恼工资低:不怕坚守战区,只怕信用卡透支

时间:2019-01-11  来源:西闻(欧洲时报西班牙版微信公众   作者:网管   点击:

【欧洲时报深宝报道】近日,西班牙《机密报》通过西班牙军事统一协会(AUME)和西班牙海陆军协会(ATME)对西班牙军人做了一项问卷调查。报告显示,让这些肩负国家重任的西班牙军人更害怕的不是那些坚守在战区的夜晚,而是信用卡的透支额度。

为了别国士兵工资的三分之一去拼命

《机密报》报道,数十名西班牙军人对自己与国民警卫队和国家警察的工资增长情况相似感到苦恼。西班牙军事统一协会主席哈尔赫·布拉沃(Jorge Bravo)表示,“我们并不想谈收入均等化,因为我们的职能是不一样的。我们希望能获得像国家其它机构和安全部队那样的工资上涨幅度。我们平时要做守卫等各种工作,周末也要执勤,有非常多的任务在工资单上无法体现出来……”

虽然几乎整个欧盟地区的军人工资都相对偏低,但是西班牙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所有国家中士兵收入最低的国家之一。根据军事生活观察Observatorio de la Vida Militar)前几年发布的报告显示,西班牙是除了葡萄牙(士兵月工资为975欧元)外,士兵月工资水平最低的欧盟国家,仅为1026欧元至1148欧元。而法国(1339欧元)、德国(1954欧元)和爱尔兰(2487欧元)与之相比,士兵工资水平则高出不少。

西班牙一名曾在阿富汗及马里等国家执行过任务的下士吐露心声,“当你出任务跟别国士兵交谈、被告知其收入的时候,当你知道他们做着跟你一样或比你更轻松的工作,却拿着高得多的工资的时候,那个差距会让你感觉心都在滴血:我们冒着生命危险保家卫国,却只是为了他们工资的一半甚至是三分之一。”

拼命工作,却连暖气费都付不起

42岁的卡洛斯(Carlos)在武装部队执行技术工作,每月净工资在1000至1050欧元之间。“我一直在租房子住,根据我的经济状况,没有银行愿意为我提供抵押贷款。有很多个月,我的信用卡都透支严重,或是得向家里人借钱才能生活下去。”

29岁的步兵阿图罗(Arturo)表示,“我的月工资是1030欧元,每月还要交各种水电气费。有几个月,我连暖气费都付不起。”

22岁的士兵哈尔赫(Jorge)月工资为1045欧元。直至几个月前,他还住在兵营里。“我离开军营是因为实在受不了了。我们一个房间里住着4个人,冬天的时候热水器是坏的,床垫是坏的,而且已经非常老旧了。搬走后,虽然生活质量有所改善,但是要付的钱就更多了。在西班牙当兵真的是垃圾工作。”

出国执行任务只为买个冰箱

由于生活拮据,许多军人会在经济紧张的情况下选择出国执行任务,因为这样他们的工资可以增加2倍。一名45岁的军人表示,“我已经出国执行任务5次了。每次我们家里想买贵重的电器、给孩子请家教、修车或者是我妻子失业的时候,我就会请求出国执行任务。我每年大概收入为28500欧元,平均每月工资为1660欧元,这已经算是多的了。”

42岁的何塞·玛利亚(José María)自加入武装部队以来已经出国执行了5次任务了,他表示,“大家都以为我赚了很多钱,但实际上我的工资才1200欧元,即使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工资也不超过3000欧元。而我在外工作的时候,由于我妻子要上班,我们要花800欧元雇佣保姆。而其它要花钱的地方也很多。整体算下来,我每月大概真正能攒下来的只有500欧元。就像我妻子所说,为了区区500欧元去玩命,这太不值得了。”

大多数西班牙军人表示,自己的职业生涯充满了焦虑和沮丧。西班牙海陆军协会主席胡安·卡洛斯·塔马梅(Juan Carlos Tamame)表示,“最惨的是部队里的士兵,每年工作2700小时,每月工资仅为900欧元。有的特种部队士兵工资不到1000欧元,节假日却要工作,没有圣诞节假期,什么都没有。我们根本没有业余生活。”

他还表示,“关于特殊工作的补贴,司法部收取额度高达150%”,因为他们有的工作人员要收好几次。但是武装部队的补贴往往不足40%。”他还强调,等级越高,军队人员与国民警卫队的收入差距就越小。“有许多职务的工资几乎是一样的,但是再往下,就存在很大差别了。”

前途迷茫,还不如去当个警察?

部分军人表示,虽然希望涨工资,但是由于他们入伍难度并没有加入国民警卫队或国家警察的难度高,他们认为涨工资的可能性并不大。然而,大部分军队人员要求应该获得与国民警卫队及国家警察相同的或比其更高的工资,毕竟他们要为之承担更高的风险、做出更大的牺牲。

除了工资问题外,基层军人最担忧的就是到了45岁却仍未获得任何的升迁机会或行政岗位。士兵佩德罗(Pedro)表示,“因为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身为父亲和丈夫的责任,我感受到非常大的压力和焦虑。我的妻子也因此而受苦。就像是我身上背着一个一直在倒数的计时器一样,当它数到0的时候,如果我没法通过职业技能鉴定,那我就失业了。”

步兵阿图罗表示,“在武装部队工作是没有前途的。我已经在考虑报考国民警卫队了。军队要求你做出很多承诺,却无法给你任何回报。他们让你以最低工资标准工作,当你老了,就把你辞退。”

其实之前,西班牙军事统一协会也曾就工资问题与西班牙国防部长讨论过,然而得到的回复却是“没钱”。布拉沃表示,“这其实并不是花钱的问题,而更多的是公平公正分配的问题。”

欧洲时报西班牙版微信公众号:SpainZone

(编辑:文笛)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