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华人动态 >

加班降薪:部分在美博士后或因签证受剥削

时间:2018-12-06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作者:网管   点击:

一项调查显示,一些实验室的领导正在利用外国人对签证的需求,制造对于青年研究者来说不公平的科研条件。

大多数关于青年科学家的命运和经历的研究分析都聚焦于博士生这个群体。这或许是因为,博士生至少在理论上前途广阔。许多博士后研究者一般会选择学术道路。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如果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会发生什么?给那些做了这个决定的人提供更多的资讯和别人的经验对他们有好处。

上上个月,两位美国学者在期刊《研究政策》(Research Policy)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这项研究很有用,也令人担忧。它对来自5大美国科研院所的97位博士后、35位PI、大学管理层以及产业界雇员进行了访谈(C。 S。 Hayter and M。 A。 Parker Res。 Pol。 http://doi.org/cw62; 2018)。这些访谈是在2016和2017年进行的。其中超过一半的博士后(52.6%)来自生命科学领域。

这些博士后提及的问题大都是我们熟知的,即在学术界找到终身全职教职是多么难。但是这项研究还是揭露了一些年轻科学家提到的一个全新的,并且令人警醒的问题。某些PI正在利用外国科学家需要他们提供签证更新材料这一点对后者进行剥削。这些博士后的反馈说明,一些资深科学家正在利用年轻博士后的这个弱点迫使他们在不公平的条件下工作更长时间。

下面的对话来自一位美国顶级大学的博士后,此人对上述论文的研究者说:“当我来到这所大学时,我的PI告诉我,他同意我的签证更新…接着他说他要把我的薪水降到我来之前谈好的70%…我问他这正常吗,他反问我是不是真的想在这所大学里工作。”

另一位博士后这样说:“我的PI在实验室里制造出一种高压环境…你可以看到外国博士后躺在实验室地板上睡觉,他们每周工作100多个小时…PI对此完全知情,他们在利用这些人。”

下面是某个大学管理人员的观点:“几乎每周我都会看到一些不好的现象,而且事情正在越变越糟……博士后们来到我的办公室,问我对在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签证是一个大问题,因为外国博士后不敢揭发他们的PI……他们所在的科研圈子很小,如果你得罪PI,很可能会遭到打击报复。”

这篇论文认为这类行径不通情理,但是这个用词还是太温和了。这就是剥削,这是不可接受的,必须要停止。这些只是零星的个别情况,我们无法知道这类问题有多严重,也不知道美国对于外国人的政治审查加强是否改变了现状。

大多数估计认为,美国大约一半的博士后来自外国,他们需要短期签证。科研院所一般会帮他们更新和延长签证,具体实行操作的一般是院系和实验室领导,而大学的核心管理层几乎不插足博士后招聘,也不了解他们的处境。这就赋予了PI权力。

不应当利用这种权力来压榨更年轻的学者,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远离家乡,处境岌岌可危。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同事们应当挺身而出,揭发检举。

未来对博士后的调研和评估应当进一步地探索这个议题。这项研究的作者告诉《自然》:“这项研究属于定性研究,需要注意的是,我们的发现并不适用于整个博士后群体。”我们也希望如此。每个人都应该同意这位受采访的博士后的感言:“我意识到学生受人摆布,这让我对学术界心生不快。”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