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欧洲新闻 >

索德尔留任巴伐利亚州长

时间:2018-11-09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张   作者:网管   点击:

【欧洲时报记者张乔楠编译报道】马库斯·索德尔来自弗兰肯地区,他早就对巴伐利亚州州长的位置虎视眈眈。当他25年前加入青年联盟的时候,时任州长还是弗兰茨·约瑟夫·斯特劳斯。在1982年的那次州议会大选里,他们所在的基社盟(CSU)拥有58.3%的票数。

近来基社盟的日子并不好过。不少人认为,基社盟的“遗产”已经危在旦夕。刚刚过去的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结果,就很能说明问题。基社盟人获得的37.2%票数支持,已经高于民调预期,应该让人满意了。只是他们不得不与巴伐利亚自由选民党联合执政,这在过去十年里还属首次。

新一届联邦大联合政府组成以来,柏林方面的联盟党内部分歧,夏季前难解的难民政策方案,都无疑是对广大选民的持续消耗,消耗的是他们的耐心;基社盟内部党主席泽霍费尔和州长索德尔之间的关系微妙,党内两大领袖的不和与争斗,也在消耗选民对基社盟的信任。

索德尔的父亲是时任州长弗兰茨·约瑟夫·斯特劳斯的崇拜者和追随者。1983年,索德尔在16岁的时候就加入了青年联盟。青年联盟是德国基民盟(CDU)和基社盟(CSU)共同的青年组织,成员规模在德国和欧洲都属首位。在青年联盟的那些年,索德尔时常讲起自己在房间里挂起的斯特劳斯的画像。

高中毕业后,索德尔完成了兵役。1987至1991年,他在埃尔朗根-纽伦堡大学攻读法学专业。第一次国家考试过后,他开始在巴伐利亚州电台实习。

索德尔在电台进行了记者培训,担任台里的编辑,可是很快,他就决定投身政治。1994年州议会大选,执掌巴伐利亚州的是艾德慕·斯托伊伯。索德尔已经成为纽伦堡西区的直接竞选人,被推选为党在地区的代表。一年之后的1995年,索德尔成为青年联盟在巴伐利亚州的党主席。

外界认为,这个位置才让索德尔打开了通往党内权力中心的通道。作为青年联盟的领袖,他也自动成为了基社盟主席团的成员。索德尔在这个职位上呆到了2003年。至2011年,索德尔成为了纽伦堡西区的地区主席。

在此期间,索德尔严厉批判当时电视台索然无味的谈话类节目,并要求公共服务电视不得登载播放广告。源自州长斯托伊伯的建议,索德尔从2002至2008年间担任德国电视二台(ZDF)的电视委员会成员。

2003年11月17日,斯托伊伯和基社盟在州议会选举中取得历史性胜利。内阁调整中,原秘书长托马斯·戈培尔被调任科学部部长,索德尔担任秘书长,从此进入权力中心。他此后时常代表当党出现在媒体面前,被称为“基社盟的扩音器”。

2007年1月,斯托伊伯宣布了自己将离任党主席和州长的消息,党内混乱与压力陡然增加。索德尔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斯托伊伯的“学生”,他在接下去的数月中展现了强烈的政治求生欲望。他开始从内容上给自己更明显和强烈的定位,发表了政策文件,站边德国主流文化,表达对公民价值受侵害的遗憾。环境保护议题,也成为索德尔攀升的重要武器,也被其视为“联盟党最大的机遇”。

同年10月,索德尔开始在联邦政府内担任欧洲事务部长。这个相比之下不甚重要的岗位,却让他有更多的机会在柏林和布鲁塞尔走到台前。他似乎更喜欢自视为巴伐利亚州的“外交部长”,他也有机会登上媒体报纸的头条。

在党内,他从纽伦堡到菲尔特,又到施瓦巴赫,地区主席当了个遍。2008年基社盟在州议会选举中失去绝对多数的时候,泽霍费尔登上党内权力顶峰。索德尔成为巴伐利亚州环境部长,更加经常性地出现在媒体公众面前。

2008年10月,党内名不见经传的卡尔-特奥多·古滕贝格被泽霍费尔扶持出任基社盟秘书长,此后又送往柏林任职,一时间成为党内“超级明星”。他与索德尔的权力斗争开始了,直到2011年古滕贝格因抄袭丑闻下台,竞争才算结束。索德尔在这一年成为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追求财政平衡是他在任的主要任务。巴伐利亚州2015年财政支出540亿欧元,是德国财政支出最高的联邦州。

自2012年后,泽霍费尔和索德尔之间的竞争已然公开化了,且愈发激烈。泽霍费尔曾经表示,索德尔“被野心吞噬”,必将成为其“性格弱点”。

在2017年9月联邦大选结果尴尬出炉后,外界给州长与党主席泽霍费尔的未来打上问号,索德尔的党内同僚以及青年联盟也公开表示希望泽霍费尔下台“让贤”。索德尔与泽霍费尔的争斗也逐渐到达爆发的边缘。

今年3月,泽霍费尔担任新一届联邦政府内政部长,巴伐利亚州州长的职务终被索德尔揽获。三周前的巴伐利亚州议会选举,基社盟虽支持率下降,但仍与自由选民党组成联合政府。索德尔胜选后说:“对最好的追逐,让议会主义强大。那些让别人变得糟糕的人,永远不会成功。”

(编辑:白劼)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