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华人动态 >

热贴:美国华人,投票,因为你是公交车上的乘客

时间:2018-11-07  来源: 炼金手记   作者:网管   点击:

原创: 子皮

前几天重庆公交车坠江悲剧的一些细节曝光后,人们知道了在肇事女乘客和司机争执斗殴的几分钟内,车里的其他乘客并没有出来干涉。于是有人批评车上的其他乘客,认为他们的“袖手旁观”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使他们丧命的原因之一。但也有人说,这样批评死者太冷酷了;人都死了,你还说别人的坏话。

指责受难者也许确实不够厚道,设想一下此时他们的亲人该是何等的痛苦。何况扪心自问:我们自己是否总能够见义勇为?

其实,这些乘客们没有出来制止斗殴最关键的原因,不是他们自私自利,而是他们不知道他们正在面临的危险。他们不知道:如果他们不制止这场斗殴,他们乘坐的公车会偏离车道冲入江中;如果他们不制止这场斗殴,几分钟之后他们将死去。

如果他们知道,相信全车中最自私或最怯懦的人,也会奋不顾身地起来制止这场斗殴。当然,如果全车人都看到了当时的危险,乘客们也无需起来制止斗殴。那个惹事的女乘客如果意识到她正在杀死自己和全车人,她会马上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座位;而那位公交车的司机如果知道车会坠入江中,他会紧握方向盘,不管女乘客怎样对他辱骂殴打。

真正的危险不是自私,真正的危险是看不到危险。或者说,真正的危险是不自私。我们有时忘记了自私 ——我们全神贯注于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事情,例如手机上一个无聊的段子;或者被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事情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例如因坐车过站而怒不可遏。我们因为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自私,忘记了保护自己的生命 ,而保护自己的生命是所有自私中最最重要的自私。

这篇文章的主题,不是讨论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已经有很多讨论这件事的文章。在这里,笔者唯希望无辜的死者能得到安宁,而他们的家人能得到同情和帮助。

这篇文章的主题,是说美国。

美国正遭遇巨大的危险。她还没有完全偏离轨道,但是可能。

而我们居住在美国的人,都在美国这辆公交车上。

如果美国离开正轨、撞断栏杆、坠入江中,还很可能会伤害许多不在美国这辆公交车上的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的危机可能会是整个世界的危机,美国的灾难可能会是整个地球的灾难。在今天这个互联互动的星球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完全的看客。

美国最大的危险,在于她正从分裂走向互恨。美国日益加剧的互恨,不仅在于互恨背后深刻的经济、种族、历史和文化原因;也在于在今天,美国最有权力的人——我们的总统,在背书和鼓励人群互恨;而掌握众参两院的、总统所在的共和党,袖手旁观这一切。

当然并没有发生内战,当然还没有人群互殴。不过,美国一旦互殴,未必是骂脏话扔手机扯头发式的互殴。美国的总共有3亿9千3百万枝枪在平民手中,就是说每个美国居民,无论是初生的婴儿还是百岁老人,平均拥有1. 2枝枪。美国互殴会是什么样的景象?想想吧。

谢天谢地,到今天,美国没有发生大规模的人群互殴。零星的暴力是有的,像以往一样。

像以往一样?仔细观察,不完全一样。让我们看看十月下旬刚刚发生的几个暴力事件的例子,它们和以往不太一样。

10月24日,肯塔基州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企图进黑人教堂屠杀但被挡在外面,于是在超级市场枪杀两名与他素不相识的黑人。

在同一个星期,美国发生了一起奇异的恐怖事件。佛罗里达州的一名56岁的男性,萨尤克 (Cesar Sayoc), 向美国的几位最著名的批评川普者/被川普攻击者,包括奥巴马、希拉里、左倾金融大鳄索罗斯、前中情局局长布里南……, 以及新闻媒体CNN,邮寄炸弹。

10月27日,在美国东部城市匹兹堡的一个叫 “松鼠山” 的安静的小区,有一个叫鲍尔斯(Robert Bowers)的46岁的男性,冲进一座犹太人教堂,用半自动步枪杀死了11个人。

在美国,枪杀并不鲜见,包括群杀素不相识的无辜,从乡村音乐会的观众到一年级的小学生,都可能死于灭绝人性的滥杀。至于用邮包进行恐怖活动,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而这几起暴力事件特殊之处在于:它们不是报私仇,也不是漫无目的的泄愤。他们是针对某一群人的暴力:肯塔基枪杀是针对黑人;邮包炸弹是针对左派;而匹兹堡的枪杀,是针对所谓帮助移民(专题)的全球主义者犹太人。

施暴者把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刻画成“我们”与“他们”的决斗。施暴者相信,“我们” 正在受到威胁,“他们”正在消灭“我们”。

历史上任何时期在任何国家,都有这样扭曲疯狂的人群仇恨。人类文明史上所有巨大的人造悲剧 —— 种族灭绝、宗教屠杀、纳粹、还有20世纪各种无法言说的血腥,几乎都是因为把世界划分为“我们”和“他们”。一群人被仇恨激励,然后开始对另一群人打与杀。而制造分裂煽动仇恨的作俑者,常常被奉为领袖和民族英雄。

但这不应该是今天民主国家发生的事。二战以来欧美民主国家民选的政治领袖,没有一个在国内公然背书和鼓动人群互恨。

除了今天的美国和川普总统。

最近有一支中美洲难民大篷车车队,正向向美国方向移动。虽然无数证据表明,难民队的绝大多是逃避灾害的平民,包括至少一半老弱妇孺。车队离美国还有数百英里,而墨西哥正在挽留这些移民,所以最后到达美国的难民,可能仅是最初车队的几分之几。

当这些难民们到达美墨边境时,他们会申请避难,边境人员会依据法律和程序处理,决定拒绝或收留 。即使难民成百上千,他们的数量并不会超过美国边境人员处理的能力,目前边境方面并没有表示恐慌和申请增援。事实上除了川普本人和他的宣传团队,没有人认为难民车队对美国正在造成威胁。

但是川普和他的宣传队,这些天正全力描绘一幅恐怖的图景。川普断言移民车队里藏着“罪犯和可疑的中东人”。他的副总统彭斯也到狐狸电台重复这个论断。狐狸电台的女主播英格拉汉姆(Laura Ingraham)说:“这些人不是移民,这些人是来侵略我们国家的!”她的节目嘉宾补充说:“他们要毁灭美国社会和文化。”而一个叫瓦德(David Ward)的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的前官员在狐狸电台上说,这些移民有麻风病和天花患者。

天花已经在全球范围被消灭。世界上最后一位自然感染主天花病毒的病人是在1975年孟加拉一位两岁的女孩。我们不太知道为什么川普宣传队最近放弃了 “移民抢美国人工作” 的说法、而采用这种中世纪风格的谣言制造恐怖,也许只有制造巨大的恐怖才能激发川普信仰者巨大的行动?

这种人造的恐怖,至少激发了匹兹堡的鲍尔斯巨大的行动。在大篷车移民事件被报道后,鲍尔斯开始把中美洲移民称为“侵略者”。他说:“大批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的年轻男人,正组成浩浩荡荡的车队向虚弱的美国边境进发。”而且他相信犹太人正在支持这个难民车队。

10月27日早上,鲍尔斯在社交网写了他最后一个贴: “侵略者正进入杀死我们的人。我不能袖手旁观我的人被屠杀。我现在要进去了。”

5分钟后,他进去了,进到犹太教堂。杀死了11个人。包括一个97岁的老妇人。

在真实的世界里,这个97岁的犹太老妇人应该和在另一个镇上居住的46岁的卡车司机鲍尔斯没有什么交集。她不可能抢鲍尔斯的工作更不可能威胁他的安全。但是鲍尔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他生活在一个由人造的对立和仇恨填充的世界。鲍尔斯的世界是“我们”与“他们”组成的,“他们”正在灭绝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先消灭“他们”。一个97岁的老妇人必须被半自动步枪射杀,因为她属于 “他们” 。

把人群而划分为“我们”和“他们”的界限,可以是种族、民族、宗教、阶级。很多时候这条界线开始并不那么明显。在鲍尔斯心目中,“我们”是白人基督徒右派,而“他们”是移民、全球主义者、犹太人、其他少数民族、白左、穆斯林、LGBT ……所有不是“我们”的,都是“他们”。在萨尤克心目中,“我们”至少还应该包括半白人,因为萨尤克的父亲是菲律宾人,母亲是意大利裔。

事实上所有的人都可以自以为是“我们”,和其他的“我们”一起踩踏攻击“他们”,直到有一天发现自己在被排除、被羞辱、被驱逐、被袭击、被赶向集中营。

今天有很多美国华人(专题)相信自己和白人右翼一起属于“我们”,但白人右翼未必同样想。川普的前国师班农,早在2016年初就抱怨过:“工程学校全是亚洲学生 …… 美国学生拿不到工程学位;,上不了研究生,毕业了也找不到工作,因为到处都是外国学生。”

川普说过“几乎每一个中国学生都是间谍.”川普谈贸易战时说:”中国人的舒服日子过得太久、太舒服了。”川普的白宫顾问和笔杆子米勒(Stephen Miller),曾建议取消所有中国学生的签证。前几天,川普又表示他可以通过行政令覆盖宪法14修正案、取消出生公民权。

事实上虽然川普对世界上各个专权国家的权力者明确地反复地赞扬和示好,他从来没有对中国人民或美国华人示好。川普上任后9个月内任命了60名联邦法官,其中有55名白人,只有一名亚裔。奥巴马任命了22名亚裔法官,而里根和老布什的12年只任命了2名亚裔法官。

美国华人大约有495万,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5%。属于小的少数民族,数量与占美国人口1.8%的犹太人类似 。虽然华裔(专题)在美国各方各面的成就和影响力,远远不及美国犹太人。但和犹太人类似,华裔的平均收入超过白人,更超过西裔黑人;和犹太人类似,多数华裔家庭看重教育;和犹太人类似,美国华裔多数支持民主党 —— 直到2016年大选。

2016年,华人中出现了大量的川普支持者。以至于在大选前,华人挺川团(CAFT: 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在数个城市飞飞机拉出挺川大标语。这在美国所有少数民族中独一无二。

(华人挺川后来分为各派,其中CAFT和状告哈佛派前不久大打一场,这是后话)。

(而犹太人在2016后并没有改变一贯的立场。2016年大选中,只有24%的犹太人投票川普 (统计方法不同,这个数字从19%到28%)。川普上台后不久发布“禁穆令“,有无数犹太人到机场和政府大楼前游行抗议。尽管川普无数次地和以色列显示亲密,尽管川普的女婿是犹太人而女儿改信犹太教,尽管川普把美国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尽管川普和共和党的大减税,似乎给犹太富人带来了好处。这次匹兹堡犹太教堂屠杀案后,很多犹太人对川普的煽动人群仇恨和背书白人至上给予了公开的、严正的批评。)

其实多数美国华人以前并不关心政治,而到了2016大选时,很多人突然在一夜之间或者一月之间,变成了狂热的川普支持者,或者至少变成了穆黑墨和白左的狂热仇恨者。他们的心理历程,很像邮包炸弹客萨尤克 —— 萨尤克在2016年由一个对政治漠不关心的人变成一个狂热的川粉。

不太容易解释这种奇异的华人拥川潮。尤其是如果把华人和其他少数民族比较,尤其是和类似的犹太人比较时,这种行为更似乎匪夷所思。一个比较可能的解释也许如上面所说:很多美国华人相信自己和白人右翼一起属于“我们”。他们希望和白人右翼一起,踢开和他们争抢藤校、钱、工作和各种其他资源的穆黑墨与华人新移民。

很多美国华人不知道,能和他们争抢藤校和工作的穆黑墨并不那么多。(从笔者的个人经验,能上藤校和在技术部门工作的穆黑墨是各方各面相对成熟和优秀的人才,他们很可能在技术细节上不及华人,但他们无疑是平衡美国社会和带动少数民族进步的力量)。

很多美国华人不知道,很多锈带白人蓝领和红脖子并不把华人视为与穆黑墨战斗的同一个战壕的战友;相反,他们也许把华人视作抢他们工作的外来者 (必须知道美国亚裔的平均收入和教育程度高于白人),或者种族文化上的异物。华人们不妨到深红州游历一下,感受一下平均来说,是那里的白人卡车司机对华人的面孔更友好,还是沿海蓝州技术公司里的各种肤色口音的移民和白左对你更友好?

很多美国华人不知道,在语言、文字、文化、宗教、风俗上,华人其实和传统的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s, 白人盎格魯-撒克逊新教徒)有相当距离。只有在一个和平包容的美国,华人才能真正享有平等的权力和发展的机会。而在一个白人至上的社会,华人将注定被歧视被排斥。1798年的美国的移民归化法案,赋予“自由白人” 归化入籍权。1870年,归化入籍权扩大到黑人,但不允许华人归化入籍。

1877年,美国国会组织了一个委员会调查华裔移民。调查结论是:华人是 “美国社会消化不了的一块,他们说着完全不同的语言,而且是宗教异教徒 。他们精神和道德品质低劣 …… 因此,为了公众的利益,他们必须被美国排斥在外” 。然后1882年,美国推出了著名的《排华法案》,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针对某个特定族裔的法案。直到1943年12月17日,美国总统罗斯福才签署法案,废止施行《排华法案》。第二年1月18日,一位叫Edward Bing Kan的华人,在芝加哥(专题)宣誓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归化入籍的华人 —— 当时Edward Bing Kan在美国移民局作为翻译,已经服务了35年。

(今年川普和共和党奋力送进高院的大法官卡瓦诺,在国会听证会上被问到《排华法案》时,拒绝明确表示《排华法案》是错的。当然,卡瓦诺这一立场并不影响华川粉们对他的全力支持,华川粉们高声称颂卡瓦诺的反堕胎和反控枪的“保守立场”。似乎对于华川粉,排华并不可怕,自由堕胎和无法拥有半自动步枪才是灭顶之灾。)

说到这里,许多华人拥川者也许会说,为什么要翻历史旧账?今天的美国,根本没有反华排华浪潮,我们走在街上,有几个人对我们喊:“滚回中国去!”?

是的,很少有人会对我们喊“滚回中国去!”。但是,不要忘记,美国现在处在一个依然正常的状态;所有的愤懑和仇恨依然局限在人们心中或在川普的政治集会上。在经济领域,奥巴马时期开始的复兴还没有停滞,现在美国失业率3.7%, 为半个世纪最低。

想象一下,如果美国遇到经济危机呢?如果美国的失业率变成25%呢?如果那时你是一个有工作、有房子、有医保、有存款、孩子在上大学的美国华人,会不会有一个没有工作、没有医保、还不起房贷、负债累累、孩子在吸毒的美国白人,对你喊 “滚回中国去!” ?

失业率是25%?不要以为这是天方夜谭。一个世纪前的20年代,是西方繁荣多彩的十年。它在美国被称为“咆哮的二十年代“(Roaring Twenties),在德国被称为“黄金二十年代”。在北美和欧洲,经济、贸易、金融、科学、技术、文化,正在迅速发展。

一战的结束和新科技的发展给美国经济带来巨大的推动。当时执政的共和党,推行一套不加干涉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laissez faire ),为经济大爆发创造了条件。当时,右派财政部长梅隆(Andrew Mellon, 也是美国大银行家), 进行了一系列大减税,帮助商业财团巩固了垄断地位。然后是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蒸蒸日上。

然后是1929年的股市崩盘。然后是1930年政府错误的加关税和贸易保护主义。然后是延续了至少十年的大萧条。直到二战结束,民主党的罗斯福“新政”施行多年后,经济才得以恢复。

大萧条给美国带来了重创,但在德国,大萧条给世界带来了无法衡量的灾难。比起其他国家,德国遭到的经济打击更为沉重。失业率飙升至30%。1933年1月,希特勒的纳粹党上台执政,加强军事开销,施行一系列独裁措施,并把生活过得相对舒适的犹太人作为大萧条的替罪羊。希特勒的政策和宣传,得到很多德国雅利安人、尤其底层民众的支持。

然后是二战,然后是整个世界无法言说的血腥和巨大的苦难。

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能使经济永远繁荣,大概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个政府能完全避免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在我们一个我们看不见的地方酝酿,在将来某个时候迎接我们,如同地震、海啸、飓风。

但是,政府可以让经济危机不必变成人道灾难,政府可以在危机中救助最需要救助的人,政府可以提倡宽容、促进和解、维护民主、捍卫法律,让这个民族在危机时共度难关,而不是在困境下互殴互杀。

美国有见识有道德底线的人,无论左右,都反对共和党这次大减税。这次大减税,无非是从我们的未来和我们的孩子身上掠夺,把掠夺来的万亿美元塞进美国0.1%顶层的腰包。因为大减税和增加军费开支,川普第一个财政年的赤字猛增至779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7%。而预计明年的赤字会突破万亿。

在经济最好的时候,这个国家仍然恬不知耻地借钱装进首富的腰包。让我们的孩子或孩子的孩子偿还他们从来没有花费过的数十万亿,这就是我们留给后代的礼物?

共和党参议员领袖麦克康奈尔,已经开始提议砍美国和社保医保来对付财政赤字。他抱怨“美国在社保和医保上花了太多的钱。”他这句话从道理上讲是错的:社保和医保不是国家的钱,不是福利,是普通民众自己的钱。社保和医保相当于国家强迫个人存款,以备他们年老时生活和医疗之需。如果政府强迫人民存了社保医保、然后把钱花到别处、到时无法给存款人发放社保医保,那么只能说美国政府已沦为骗子和强盗。

其实最需要社保的,应该是美国中低层劳动人民。美国40%的家庭拿不出400美元急用金。美国存留1万元以上退休金的人,从2017年的55%下降的2018年的42%。如果没有社保,这些人在退休以后显然无法生存。

另外,真正最需要奥巴马医保的,应该也是中低层劳动人民。因为在大城市大公司工作的人,都有公司给买的保险。如果川普和共和党砍掉奥巴马医保,最受伤害的恐怕还是那些深红州人民。

不管今天这些中低层白人如何欢欣鼓舞地支持川普,当他们的工作、医保、社保消失的时候,他们不可能不愤怒。而当他们愤怒的时候,他们很可能把愤怒发泄在比他们弱小的替罪羊,例如华人。

事实上许多川普的支持者一直在愤怒。事实上整个川普运动的核心就是愤怒。没有愤怒,川普的群众大会马上会淡如白开水;没有愤怒,至少有一半川普支持者不会走到投票箱前。奥巴马前天在佛罗里达的一次集会上问:“为什么赢得上次大选的人们总是如此愤怒?”

“当我赢了总统时,至少我们这一方感觉蛮好的。” 奥巴马说,“可现在掌权的人掌着权依然每天怒火中烧,大概是只有愤怒才能让他们亢奋起来。”

如果你有机会到川普的群众大会上看一看,就知道奥巴马说的是真的 —— 愤怒是川普和川粉互动时永恒的主题。笔者的一个同事的一个朋友是记者,这位记者被派去采访川普的群众大会。作为记者,她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但是川普的群众大会还是使她十分震撼。她说她像是经历了一次“最漫长的牙根管治疗”:几千人在川普的带领下同声高喊:“Lock her up! ”(“把她关起来!” 指把希拉里关起来)。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节奏,同样的极度亢奋极度满足。

这位记者要是仔细看过当年希特勒群众大会的纪录片,也许会少一些意外和震撼。但不管怎么说,在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看到这样的场面,很少人能够不震憾。

也许我们应该震撼。如同在公交车上的乘客,看到车上任何疯狂的行为,都应该震撼。只有震撼才会审视周围的危险,只有觉察到危险才会去奋力制止。

现在,我们制止危险的办法是:投票。11月6日, 星期二。如果你有选举权,记住,这一次你一定要投票。

在你决定把票投给谁之前,你要先问问你自己:你为什么投票?

你要为你自己投票,你要为你的孩子投票。对于你,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你的孩子和你自己更重要。让我们每个人自私一点,我们不需要那么多高大上。

你不必太关心华尔街首富,你不必太关心深红州参议员,你不必太关心NRA主席,你不必太关心身家数亿的福音派媒体大亨,你不必太关心沙特的王储以色列的总理 …… 你也不必太关心川普总统。让他们自己关心自己。

你要关心你的孩子,你要关心你自己。所以,你要关心美国,你要努力让美国的人民不要互仇互殴互斗互杀,让美国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秩序继续存在,让美国200多年共同的信仰、道德、民主、法律、人权、表达自由,不要在我们这一代被摧毁。这些是你能送给你的后代的最好的礼物 —— 如果美国不再是美国,那么即使你的孩子能上美国的藤校,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仇穆不能当饭吃。反墨也不能给你工作。把奥巴马骂一万遍,并不能保证你失业后还有医保。现在砍掉帮助穷人的福利,并不代表你能平安度过下一个经济危机。今天和川普一起咒骂中国学生几乎每个都是间谍,不能保证反华势力再起的时候没有人欺负你。他人的困境不是你的繁荣,因为我们都在同一辆公交车上。

美国需要的是合作共享而不是踩踏互恨,尤其在今天。当一辆公交车上发生斗殴、司机失去理智时,每一个乘客应该做的、是和其他乘客一起制止斗殴维护安全,而不是顺手把邻座的一个外地人推到车下。

谁也不会相信民主党能解决一切问题。谁都会承认民主党中也有庸人、蠢人、甚至极端自私的恶人。但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解决所有问题,而是制止美国坠入灾难。就像重庆那辆公交车如果没有坠入江中,车上的每个乘客晚上回到家中,依旧必须面临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种种烦恼种种问题。但是,如果在坠入江中的一瞬让乘客们选择,相信他们一定会选择现在拯救他们的公交车,晚上继续面临所有的烦恼。

11月6日, 星期二,让我们投下拯救我们公交车的一票。因为我们所有的人,都在同一辆公交车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