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美加新闻 >

从加班到零工经济 无间歇工作的代价

时间:2018-10-11  来源:BBC中文   作者:网管   点击:

事故频发,压力山大,还引起身体这酸那疼。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很多人根本承受不了压力。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最新统计,全球有超过4亿员工每周工作49小时及以上,在全球近18亿就业人口当中,此比例不小。

即使是企业家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近日接受《纽约(专题)时报》采访谈到自己47岁生日只能在工厂里熬通宵时,也颇为感慨:“没朋友,什么都没有。”与平时每周工作120小时的日子没什么区别。他说:“我彻底牺牲了和孩子们、朋友们见面的时间。”

对于他的粉丝而言,这就是他成为硅谷当代神话的代价。马斯克致力于研发价格亲民的电动汽车并大规模量产,与此同时他还是推行火星殖民化的先锋。

2016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比起其他人,随叫随到者的皮质醇水平在早晨升得比较快。

然而,当疲惫的表情成了一种荣誉勋章,这其实开了一个危险的头。每天加班、周末加班,已经成了硅谷创业的标配,并且蔓延到世界各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Facebook刷出一张哥伦比亚创客群的帖子:“如果此刻的你为了公司、为了点子、为了生意,正在工作,请举手!”这个帖子收获了160个赞,甚至还有很多人点了代表“大爱”的心形图案。38位骄傲的创业者留言评论,每一位都贴了自己项目的线上地址。当时是周六,晚上9:56。

问题在于,这种“加班”文化可能无法实现做更多事的初衷。或者说,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完成工作。大量证据表明,加班会降低工作效率,让你感觉很不健康(事实也是如此),还更容易患上各种疾病。

然而,从医务人员到“零工经济”员工再到自由职业者,上百万员工却无法站出来表示反对。为什么会这样?对于我们这些周六晚上不得不加班的人,能做什么呢?

带来的损伤

工作过劳的人很累,因此更容易发生事故不言而喻。但证明这一点却很困难。也许因为危险的工作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或者单纯是工作时间长的人暴露在风险中的时间也长,就算不加班也这样。不过一项调查分析了美国13年来的职业记录,发现“与不用加班的工作相比,需要加班的员工受伤害率高了61%。”

这项具体研究并未明说疲劳是风险提升的主要原因,但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可能就是这么一回事。

比如,如果你早上8点醒来,到凌晨1点都还没睡(也就是说你已经17个小时未睡觉),那你的身体表现,可能比73公斤的男人喝了2听355毫升的啤酒(血液中含0.05%的酒精浓度)要糟糕得多。没错,加班时的你就像醉了一样。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统计,全球有超过4亿员工每周工作49小时及以上。

如果你到凌晨5点还没有睡,那给身体带来的伤害和0.1%的血液酒精浓度差不多。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血液酒精浓度超过0.08%,就是酒驾了。

所以,熬夜会让你的身体表现(比如反应速度或协调性)受到损伤,就像酒驾一样。你都醉得开不了车,还能安全、有效地工作吗?也许在电脑前打打字并不危险,但如果是手工或者体力劳动,或是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工作,就得好好斟酌了。

算法“鞭策”

然而,很多人却摆脱不了这个恶性循环,他们需要加班加点来维持生计。这些人受困于激励员工超时工作的系统,或因公司客户在其他时区则不得不在夜间工作。

比如,东南亚和非洲的“零工经济”员工,就是个典型例子。美国、英国或者欧洲其他国家的公司、商人在自由职业平台上雇佣这些人写代码、编辑博客、建设网站,或是管理社交媒体等等。

近来,牛津互联网研究所的伍德(Alex J Wood)负责的一些研究表明:为这些劳动者分配工作的算法,直接导致了持续过劳。

基本上,你在这些平台上的排名越靠前,受雇可能性就越高。但若要得到好评,就得包容客户的一切要求,很难有协商争取利益的空间。伍德在受访时表示,“他们随时候命,只要客户需要,马上开工。如果客户的截止日期很近,他们也只能接受。否则就要收到差评。”

如果这些人不在排行榜最前面,那压力就会更大。一些人会用极低的价格来吸引零工活计,迫使他们为了一点点钱而用更长时间工作。此外,很多人还要做大量的无偿劳动来经营自我,比如设置个人资料、在平台上竞标、学习新技能让自己的简历更好看等。这些加起来,就让日常工作变得又长、又令人精疲力尽。

正如伍德研究中一位受访者所说:“我这么穷,有人要给我钱,那为什么一天不花个18小时干活呢?”

零工经济的很多领域似乎都出现了这种过劳模式。美国有报道称:一些网约车公司的司机为了充分利用车费上涨的机会,每天驾驶时间达到20小时。在英国,在议会调查后,优步(Uber)将司机持续使用网约车服务的时间限制为10小时。

美国一项对13年以来职业记录的研究发现"与不用加班的工作相比,需要加班的工作,其员工受伤害率高了61%。

根据伍德的说法,“最明显的影响是对睡眠的剥夺”,这加剧了休息越来越少、工作越来越久的恶性循环。“如果不用一直加班,工作效率会更高。但零工经济的建立导致人们没法尽可能提高效率,因为他们不得不熬夜赶截止时间。”自由职业平台因为推崇这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而广受诟病。

伍德的研究并没有表明实际上有多少打零工者要长时间工作。他还澄清说,在欧洲、英国和美国,自由职业者专业技能多,议价能力强,情况就乐观得多。而在南半球,有迹象表明这种过劳恶性循环正在愈演愈烈、愈来愈根深蒂固。伍德团队采访的劳动者中,超过一半的人表示他们必须高速工作,60%的人说期限很紧,22%的人曾因工作而身感疼痛。

永远“随叫随到”

一离开办公室就算今日工作结束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下班后检查和回答工作信息似乎避无可避,有的人甚至对此趋之若鹜,因为他们觉得这样能超过竞争对手,或者能花更多时间能关注着工作、又能同时和家人在一起。来自柏林SRH应用技术大学(SRH Hochschule)的研究员塔瓦斯(Ian Towers)在其2006年的学术论文中提出,移动技术“提升了人们的期望:管理人员和同事都希望员工随时都能工作”。

然而“随叫随到”与准时上下班是两码事,我们的身体对这两种情况的反应截然不同。2016年一项研究发现:早晨随叫随到者的皮质醇(又译为可体松,人体应付压力的激素,因此也称为压力荷尔蒙)水平比不需随叫随到的员工升得要快,即使他们可能一直到晚上都没工作可做。

这种压力荷尔蒙一般在人们刚睡醒时达到峰值,然后慢慢减少。但科学家认为,日常压力会以各种方式让周期紊乱:比如你预计今天会很紧张,那激素就会上升(研究人员觉得打零工就是这样),如果你长期压力都很大,这个激素就会一直偏高;如果在长期压力后你开始经历“倦怠综合症”,那这个激素就升不上去了。

结果是,“随叫随到”的人发现越来越难“从心理上区分工作和非工作”,很难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研究人员称之为“控制能力”。换句话说,员工并不觉得“随叫随到”的时间真的是自己的,他们的压力也会相应上升。因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要求随叫随到的日子“不能视作闲暇时间,因为休闲的重要功能——休养生息,在这种情况下十分有限。”

该怎么办?

即使你是马斯克,一口气工作好几天也并不明智。他不健康的工作习惯是投资者们并不乐见的新闻。马斯克接受《纽约时报》采访后,因为怀疑马斯克心理状态不佳,特斯拉的股价迅速下跌了8.8%。请将这一新闻作为一个警示:如果你能避免一口气工作好几天,就尽量别这么干。因为这对你的健康、幸福和生产力,并没有什么好处。即使你觉得自己是个例外,实际上哪来这么多侥幸?

对于绝大多数弱势的自由职业者,关键问题在于,他们大概没机会结束长时工作导致效率减弱的恶性循环。正如伍德所言,潜在问题是“客户能影响打零工者未来的收入”,而这些人却没有讨价还价的本钱。

这些雇佣平台很难改变这一点,毕竟这种商业模式每年能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益。那么如果你碰巧在网上雇佣一名自由职业者,最好多给对方一些时间:这样的话,他们不仅能把工作做得更好,还会有一个更好的生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