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美酒美食 出行休闲钟表名车数码 珠宝饰品 设计家居 健康医疗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所谓“运动表”就是不能在运动的时候戴的表!

时间:2018-10-03  来源:新浪   作者:网管   点击:

导语:一个很喜欢手表的朋友说过一句话:兄弟如手足,手表如衣服。(来源:表态网 作者:慕容博复)

这话还真不是炫耀什么,他解释,这话有两层意思。其一,套用刘备的原话,手表其实如老婆,概不外借。即便是别人临时拿去赏玩,也要一瞬也不瞬地盯着,万一失手呢,万一对方不懂还瞎操作呢;其二,玩儿表的人就像女人热爱霓裳,虽然只有一副躯壳两只手,但衣柜表盒里的内容还是多多益善。

说起来,手表跟衣服还真有类似的性质。手表之于计时,就好比华服之于御寒。原本的功能当然存在,但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满足场合需要与礼仪。不过也有不同,比如在运动时,穿运动服是必须的,而戴运动表却是不合时宜的。

前辈有爱表者“配置三块”的妙论——正装、运动,与特殊纪念意义的表各一,足以适应各种场合。资金富裕则可以分别累积。其中运动表在近代越发流行,各家表款争奇斗艳地大,厚重坚固,拍卖场上的价格也是一往无前地涨涨涨。

可是,无论名头上叫什么,有分量的大表盘是没法戴着运动的。不方便,影响运动状态,甚至会伤到自己。

功能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运动款,万年历、月相、世界时,防水100m,也是不适宜戴着运动的典型范例,太大太厚。在酒吧则和谐很多功能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运动款,万年历、月相、世界时,防水100m,也是不适宜戴着运动的典型范例,太大太厚。在酒吧则和谐很多

丁俊晖从出道时起就不习惯戴表打比赛,后来可能是觉得领结、马甲的装束不戴块表确实像缺点什么,加之有广告上门,有几场比赛戴表出战。电视转播镜头的确丰富多彩了几分,可随后他又裸着手腕了,习惯的改变会影响手感。

至于一些近身接触的项目,则是规则中就不允许佩戴手表,很多项目连衣服上都不允许有扣子,遑论铁器?

专业竞技如此,日常轻量级的运动也是一样。我有个朋友连睡觉时都要戴着表,服兵役时落下的病根儿,怕丢。这个恶习曾经差点让他夫人受伤。我调侃他是很有情趣的老派男人,在Vintage类别的爱情动作片中,手表与吊带袜分别是男女的标配,象征着性感。被他追着打。

既然大多数的运动表不适合大多数人在运动时戴,那所谓“运动表”何以立足呢?个人以为,运动表重在彰显,而非践行,其实是给看上去很“运动”的人戴的。比如施瓦辛格,别管是不是吃药的结果,魁梧的身躯上长就一双巨腕,手表大上些许毫米,重上好几十克,不在话下。再比如史泰龙、巨石“强森”,哪怕是小个子如梅西、马拉多纳,毕竟手腕在那儿,运动背景也足以说服人。

那不运动但手腕还是很粗的胖子怎么办?不要把宣传概念当回事儿,运动表当作日常正装表完全没问题。积家著名的翻转Reverso,堂堂正正的运动表出身,打马球专用,现在恐怕没人不认为适合正装与正式场合。一国首脑普京,整天穿西装出席各色会议,没觉得他手腕上的钢款运动表有失礼之处。在冷战时期属于普京敌对阵营的军情六处间谍007,对西装那么讲究的家伙,不也是运动表打天下?我时常觉得,一块运动表足矣,如果感觉还需要一块正装表,纯属给自己买表找理由。

《成为邦德》剧照。乔治·拉赞比为了应聘角色,偷了肖恩·康纳利的西装,买了钢劳,出现在制片人办公室门口《成为邦德》剧照。乔治·拉赞比为了应聘角色,偷了肖恩·康纳利的西装,买了钢劳,出现在制片人办公室门口

现如今早已不是戴劳力士横渡英吉利海峡的时代了,运动时不戴手表,至少不戴机械表可能是共识。潜航者这么大名鼎鼎,计时外圈也难免沦落为蒸包子时才想起来用一下。

一项运动量不大,对手表避震有一定要求的运动————骑大象一项运动量不大,对手表避震有一定要求的运动————骑大象

但凡事架不住个人喜欢,如果非要在运动时戴一块机械表,什么表合适呢?以下是个人建议——

首先,宁小勿大,大表看起来“运动”,真戴着运动,太过勉为其难。

其次,手表尽量轻,连表带都是K金的就免了吧,表带最好不是金属,个人经验,橡胶带为佳。

还有,至少是锁把,100米以上防水级别,防止汗水进入表壳,游泳也没问题。我有一块表,十年来戴着游泳不计其数,甚至还泡过温泉。保养时检测防水,依旧完好如初。

另外,人在运动时状态通常不会悠闲,而是疲劳紧张的,最好指针与盘面辨识度高,易读,瞟一眼就能看清时间。

至于避震,我觉得无需多虑。现在的造表工艺,避震器已经达到一定的水准,应对日常运动跑步、游泳无碍,但也没有出奇之处,打斯诺克戴在出杆的手腕上,即使是厂家宣称没问题的也不足以信赖,高尔夫就更别提了。

个人运动时最适宜的表款,34mm,从湄南河畔的游泳池到独立大街的保龄球馆,永伴腕间。我的手腕偏细,大多数人放大到39mm应该无妨个人运动时最适宜的表款,34mm,从湄南河畔的游泳池到独立大街的保龄球馆,永伴腕间。我的手腕偏细,大多数人放大到39mm应该无妨

当然,事无绝对,虽说机械表这个行业的复兴本身就是一种“复刻”,重现电子时代来临之前的辉煌,但业界却从不排斥科技的力量,特别是新晋品牌。理查德米尔与网球,宇舶与高尔夫都有炫技式的合作表款,造型扎眼,材质轻盈,加之价格昂贵,或许能兴起一股戴机械表打球的新浪潮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