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澳洲华人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维州新闻 >

移民来了墨尔本就不想走!人口突破500万 近半都是移民

时间:2018-09-04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据《时代报》报道,墨尔本是一座移民城市。本周六,墨尔本的人口达到了500万。而那些出生在海外的墨尔本居民也达到了近200万。

除此之外还有移民的孩子。出生在墨尔本的居民中,逾100万人表示,他们父母的其中一位或双亲都出生在国外。这就表示,在墨尔本这个城市,过半居民是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

墨尔本的人口在1929年达到了100万,1963年达到200万,1988年达到300万,2010年达到400万,今年又达到了500万。而在这其中,不同群体的移民改变着这个城市的风貌。

《时代报》采访了其中几位移民。

George Santoro

1929年,墨尔本的人口达到了100万,当时澳洲的白澳政策依然在实施。大多数海外移民都出生在英格兰、苏格兰或爱尔兰。

但是墨尔本从30年代起也开始有了来自意大利的移民,标志着墨尔本迈向多元文化的第一步。

从1921年到1933年,出生在意大利的维州居民翻了三倍。除了出生在British Isles的移民以外,他们是最大的移民群体。

Soccorso Santoro就是1930年6月来到墨尔本的。当时28岁的他先是到达了Carlton,之后在Collins Street当起了医生,服务当地的意大利裔。他的儿子George Santoro是5年后出生的。George追随父亲的脚步,成为了一名医生,行医已经有40多年的时间。

今年84岁的George说:“他(父亲)从来不和我说英语。”

对到达墨尔本的早期意大利人来说,语言障碍经常引起问题,而George还记得,澳洲人对新居民总是很有敌意,

1940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澳洲向意大利宣战,而George则被带到了维州乡村的一个敌人隔离营,6周后获释。

第一批意大利人对墨尔本饮食的影响到现在都依然存在。George记得,在很多意大利人居住的Richmond,房屋的前院通常都被清理出来,用来种植西红柿。

Steve Koukouvitakis

Steve是1964年从希腊来到墨尔本的。战后,澳洲实施了大范围的移民计划,人口也从1947年的680万增长到1966年的940万人。

欧洲各地的移民涌向澳洲。希腊上千人选择到澳洲定居。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居住在澳洲的希腊人达到了14万,大多数最终定居墨尔本,当时墨尔本的人口达到了200万。

Steve1964年来到墨尔本。他很快就在通用汽车找到了一份工作。

77岁的Steve说:”二战过后,整个欧洲都被毁了。我们的国家也有很多问题,所以我们把澳洲当成了天堂。“

Steve表示,虽然他也记得遭受过种族歧视,人们甚至有反移民的态度,但是他还是可以适应澳洲的生活。”就像现在一样,人们会有点认为,我们到这里来抢走了他们的工作。随便他们怎么想,说实在的,我不受影响。’

Steve花了两年时间学习时间,之后才成为了一名菜贩。Steve表示,住在墨尔本的时候,他一直都在工作,他也为此感到自豪。“我每天都工作,很多时候做两份工作,一天要工作16个小时。我从不依靠政府或其他人。”

Steve表示,移民的努力工作让墨尔本成为了一座更好的城市。

Sang Li和Diep Tran

Li和Tran是1987年从越南来到墨尔本的。20世纪80年代末,墨尔本开始接收来自亚洲的移民,特别是逃离战火纷飞的国家的越南难民。从1981年到1991年,出生在越南的维州居民从1.3万增长到4.4万。

Sang Li和Diep Tran曾试着搭船来到澳洲,但遭到了拦截,他们被送往印尼一个难民营待了半年。1987年,二人被允许来到墨尔本。第二年,墨尔本的人口达到了300万。

58岁的Sang和Diep现在住在Footscray。Diep现在依然是劳工,而Sang则待在家里养育7个孩子,还要打零工贴补家用。

由于英语不好,二人表示也不记得听到过有关种族歧视的言论。Sang和Diep表示,墨尔本很欢迎他们,是世界上最棒的城市。

Diep表示,随着澳洲的发展,多元文化对墨尔本有非常积极的影响。“每个人都分享他们的文化与传统,这也帮助墨尔本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

二人还指出,与他们刚到达这座城市时相比,现在的学校、道路和公共交通系统都更棒了。

Benu Bindra

Bindra是2008年从印度来到墨尔本的。

2010年,墨尔本的人口达到了400万,除了出生在英国的移民之外,印度裔成为维州最大的移民群体。

到2011年为止的5年内,印度裔社区的居民人数从5.3万猛增到11.2万。

Benu Bindra是看了一出浪漫喜剧《Salaam Namaste》之后才来到墨尔本的。这出喜剧讲述的是一对印度的年轻夫妇在La Trobe大学学习的故事。

31岁的Bindra说:“他们拍摄的地方很美,特别是大洋路。我来自印度北部,那里没有沙滩。这里的生活方式很吸引人。女主角工作学习的同时也有自己的生活。”

Bindra正在读商学,最近她在一家会计所PwC工作。

“就个人和职业生活来说,这座城市给予了我很多。”现在,Bindra已经成为澳洲公民,她把墨尔本当成了自己的家。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Bindra的父母都很忧虑。她是家族中第一个离开印度的人。

“印度文化对女儿持有很保守的态度。从文化角度来说,我唯一想念印度的是家人、亲近的朋友和印度的节日。”

薛俊涛(Juntao Xue,音译)

薛俊涛是2018年从中国来到墨尔本的。

墨尔本的华裔移民历史很悠久,最早要追溯到19世纪50年代的淘金热时期。但是,其他移民群体开始大批来到澳洲时,华裔移民一直都比较少,一直到近些年。

从1991年到2016年,出生在中国的墨尔本居民从近2万人增长到超过16万。其中很多人在墨尔本的大学学习。

24岁的薛俊涛今年持学生签证到皇家墨尔本理工学院学习IT。他和同是中国人的室友一起住在Box Hill。

薛俊涛表示,他是因为澳洲的教育系统和空气质量才来到这里的。他也很喜欢沙滩和城市建筑。

“墨尔本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我希望毕业后可以留下来工作。”

薛俊涛表示,他大概一个月会经历一次种族歧视。通常都是有人在大街上会说一些什么。

“他们说’回到自己的国家去’,我现在已经不在意了。虽然有坏人,但是这里也有很多好人。”

薛俊涛表示,这里的生活成本和公共交通系统是他不满意的,但是他也指出,墨尔本的就业环境对求职者更好。“澳洲的工作系统很公平。工作压力没有中国大。”

薛俊涛的大部分朋友都是中国人。但他也和其他国家的人成为了朋友,包括澳洲人。

“在澳洲,你能感觉到大家热情的欢迎。墨尔本是个多元文化的城市,而在中国,大部分还是中国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