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娱乐动向 美容护肤 潮流时尚 美体护理 时尚人物 婚嫁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娱乐时尚 > 娱乐动向 >

《我不是药神》:世上最难治的只有“穷病”

时间:2018-07-11  来源:表姐电影   作者:网管   点击:

知道你们都在等《我不是药神》的影评,今天来了!

电影的评分,目前已经高达9.0分。

华语电影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这么高的分数了!

到底是一部怎样的电影,能够如此火爆?

别着急。

看完这篇影评,你也许就会有答案。

我不是药神 Dying to Survive

《我不是药神》是由青年导演文牧野执导,著名导演宁浩和演员徐峥共同监制的现实题材电影。

电影中徐峥饰演的男主角,名叫程勇

本来是个卖印度(专题)神油度日的中年油腻大叔。可惜生意一直不是很好,又遭遇离婚危机,上有老下有小的他,生活渐渐入不敷出。

眼瞅着连开店的房租都交不起了,恰巧在这时候,神油店里来了位神秘的顾客。

对方带着三层口罩,他叫吕受益(王传君 饰),说要找程勇帮忙从印度代购一款药,事成之后绝对稳赚不赔。

原来,吕受益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这是一种血液癌症,需要长期服用抗癌药物进行治疗。

然而国内治疗这种病的正版药,要四万一瓶,可印度产的一种仿制药,却只要500,更重要的是,药效完全一样。

程勇一开始并不相信吕受益的利益诱惑,而且走私药物犯法。作为一名精明的生意人,他本能地想要拒绝对方。

可毕竟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生活的重压终于让他决定铤而走险,去印度代购这种药。

于是,卖神油的程勇成了走私的药贩子,还拿下了印度仿制药的中国代理权。

为了贩卖这种仿制药,程勇又拉来几个白血病患者入伙,一起卖药。

包括教堂的刘牧师屠宰场工作的黄毛少年彭浩,以及在夜店当舞女的单亲妈妈刘思慧

几个人和吕受益一样,都是自己或者有家人是慢粒白血病患者,同病相怜的命运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起初,程勇卖药只是单纯为了赚钱。

仿制药的进价只要500元,而对外他却能卖到五千,绝对的一本万利的买卖。

但即便这样,这些药的价格,依然比市面上的正版药要便宜很多——

程勇的走私违禁药品的生意,无意间成了很多患者的最后的救命稻草

以至于很多病人家属会给他送锦旗,称他为「药神」。

可药神程勇也只是个普通人,他也有私心,他害怕坐牢,所以也会产生犹豫和迟疑。

为了自保,他决定收手不干,可当一年过去,他才意识到那些病人没了自己的药,也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没钱,吃不起天价药,就只有等死!

当程勇目睹了好友吕受益,躺在病床上在一次次化疗中撕心裂肺的痛苦时,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悔恨和羞愧。

程勇又开始卖药了。

但这一次他不赚钱,只卖500元——

即使印度的进价已经涨到了2000元,即使他要贴上一大笔费用,即使警察已经盯上了他的走私行为

但这一次的程勇却是心甘情愿,他想要用最大的努力完成这场救赎……

《我不是药神》在豆瓣上的分类被归为了“喜剧”,电影的前半段,也确实带着幕后监制宁浩和徐峥招牌式的黑色幽默风格。

但看完这部电影的表姐,却一点也笑不出来,甚至观影的中途,就听到了影院里细微的抽泣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这部电影的成功已经不仅仅是电影本身的魅力,而是电影关注社会现实的一种影响力

电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所聚焦的是与中国人息息相关的医疗保障问题。

徐峥饰演的男主角,在现实中的原型人物名叫陆勇。与电影相比,现实中的陆勇的故事,同样具有戏剧性。

2002年,陆勇被查出患有慢粒性白血病。因为正版药的价格昂贵,让陆勇深感经济压力,他开始从网上托人代购印度的一种仿制药。

药效相同,但价格却只有原版药的1/8,最低售价只有200多块。

在自己服用后,陆勇自认这种印度仿制药与正版药药效相同,之后他便通过QQ群等方式向其他病友推荐,托他代购的人也越来越多。

从2014年开始,陆勇尝试以低价从印度买入这种号称对白血病有奇效的药品,然后在国内贩卖,后来也因此被当地检查机关以涉嫌销售假药罪,告上法庭。

然而戏剧性的是——

在案件审理时,有上百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此案当时备受舆论关注,陆勇被捧上「救世英雄」的高度,被舆论媒体封为「药侠」。

而电影的故事正是在“陆勇事件”的基础之上,进行了改编和艺术的加工,电影通过一个药贩子从利益追逐到成为患者的救世主的转变,为这段新闻注入了“救赎”的解读意义。

这部电影最动人的地方在于——

导演没有过度消费这样的现实题材,而是对于这些特殊病患群体充分的尊重,甚至尽可能的减少艺术加工,呈现了一种国产类型电影稀缺的现实主义人文关怀

全片大量的镜头都保持了低机位,镜头运动也只有简单的跟拍和推拉镜头。

在肩扛摄影微微晃动的画面下,呈现出了一种偏冷的色调质感,导演借此来强化电影中有关贫与富、生与死的强烈反差。

从剧本的角度而言,这部电影的完成度相当之高。

编剧在故事中设计了大量的细节和伏笔来前后呼应,让整个故事节奏相当流畅,两个小时的时长丝毫不觉冗长。

程勇是一个典型的小人物,他市侩、贪财,在和前妻的交谈中,还暗示他婚姻失败,是因为有家庭暴力。

可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很多缺点的角色,却被导演放置在故事中,用以挖掘普通人生活中的“神性”。

电影中有一个镜头意味深长,当徐峥为了好友吕受益第二次重回印度,代购药品的时候。

程勇走出药店,站在脏乱差的印度街头,迎面来了一对人马,对方正托举着印度传统宗教中的迦梨女神和湿婆神像。

在队伍的最后,有人沿路喷洒着驱虫喷雾,站在迷雾中央的徐峥此时却与神像对视着。

一方面,这两尊神在印度宗教中都是“死亡”和“转生”的象征,而到处弥漫的驱虫喷雾,也映射了一种死亡衰退的气息,暗示影片的整体基调从轻松转入沉重。

站在死亡迷雾中的程勇,也在这个场景里完成了从“人性”向“神性”的升华,呼应了电影前半段徐峥,忽悠刘牧师时说过的那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台词。

电影是一部关于小人物对抗宿命的群戏,所有演员的演技都在线。

影片中徐峥的表演,虽然依旧可圈可点,但却被其他配角演员抢了风头。

女演员谭卓饰演的单亲妈妈刘思慧,一面是独自照顾绝症女儿的坚强母亲,一面又能在夜店里大跳艳舞光芒万丈,这样的可塑性实在让人惊艳。

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有着小男人的委屈和怯懦,但他又有执着的求生欲。他想活下去,为了自己的妻子和不满周岁的孩子。

他请程勇去他家吃饭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孩子满脸幸福地说:

一看见他都不想自杀了,以后说不定还能赶上他结婚当爷爷呢!

只是在一次次的病痛折磨和高昂的手术化疗费用当中,他变得绝望,早已没有了当初想活下去的强烈愿望。

此前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当中,王传君已经有不俗表演,但到了《我不是药神》里,他才完全发挥了一个好演员的实力。

在电影中,王传君为了演出病人虚弱的样子,减重了20斤,为拍摄病重戏份,还两天两夜,不吃不喝不睡来寻找状态。

除了王传君和谭卓之外,电影中最出彩的角色还有一人,就是章宇饰演的黄毛少年彭浩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表姐几乎从未注意过这位默默无闻的演员,但看完电影后,记忆最深刻的却是他。

在电影中的黄毛,是个20出头的少年。现实中的章宇已经36岁了,但他却将这个角色,诠释得淋漓尽致。

黄毛是电影中最悲情的角色。因为病情,从小离家出走,独自在上海打工。

他性格沉默,带着一股拧巴的狠劲儿,但却又重情重义:

在酒吧里看到刘思慧被欺负,他手握酒瓶,随时准备发作,刘牧师被假药贩子殴打时,他第一个冲上去动手

最令人心疼的一幕是在吕受益的葬礼上:

他一个人蹲在楼梯上,一边流泪一边吃着吕受益生前最爱吃的橘子。

这是他能想到唯一的,纪念自己好友的办法。

而之后黄毛的死,也成为影片情绪的高潮爆发点。

他才只有二十岁,他想活命,这有什么罪?

当徐峥愤怒嘶吼出这句台词的时候,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今年华语片的高光时刻。

尽管在影片的后半段,它有些煽情过度,但无论是站在编、导、演的任何角度,影片都完成的可圈可点。

表姐曾经说过:

一部电影在艺术和商业范畴之内,能够带给观众思考,给予观看者一种力量,含有强烈而饱满的情感,它就是好电影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

《我不是药神》就是当下中国电影市场,所需要的那种好电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