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澳洲华人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澳洲新闻 >

公校、私校、精英学校差别究竟有多大?澳洲亲生三姐妹成长经历展

时间:2018-06-07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来自同一家庭的姊妹,各自接受了三种不一样的教育。这些不同的学校教育模式究竟对她们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呢?

究竟是先天条件更重要,还是后天的人为因素更重要?多年以来,这都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如果把这个问题具体到孩子的培养上,我们可以理解为不同教育道路和模式,是否直接影响孩子未来的成攻与否呢?

目前,有些家长倾向于公立学校,认为公校不仅便宜,而且有政府资助和管理,值得信赖。而同时又有很多家长想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他们觉着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是物有所值的。这里的教学设施先进,师资力量雄厚,孩子在这里能够接受到更好的教育。

 

但研究也发现孩子的智力条件和家长的参与度才是最为重要的。那么究竟不同类型的学校,对孩子的成长影响大吗?家长们需要为所有的孩子选择一样的学校吗,还是应该根据每个孩子的情况来选择适合的学校呢?

今天我们来看一下三个来自同一家庭的姊妹,不同的教育模式究竟对她们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呢?

 

Candice, Emily 和 Cerise Canon?三姐妹各自接受了不一样教育模式。

?上私校的?Candice Canon

Candice Canon 今年29岁。她曾拿到一所私立学校的奖学金并从这所学校顺利毕业。现在的她是一名注册护士。

以下是Candice的自述:

“Cerise 和我是双胞胎姐妹,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母亲就鼓励我们培养各自的兴趣爱好。上小学的时候,母亲一直坚持让我们在不同的班级学习,一是为了不让老师把我们放在一起比较,二是避免老师用一刀切的方法教育我们。到了上中学的时候,母亲又坚持让我们上适合自己个性发展的学校,认为这样对我们才最有利。

我们是单亲家庭,家里总共五个女儿。虽然母亲没有能力把我们全部送到私立学校读书,但她还是尽最大努力培养我们。她鼓励我们参加私立学校的奖学金考试,就这样我顺利拿到一所文法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从公立小学到私立中学,我感觉到了很大的差异,显然私立学校的的设备和场地都要远超我之前的公立小学。我也很快意识到私立学校的优势远不止这些。

在大家的认知里,公立学校的很多活动都是自愿参加的,比如野营、远足和课外活动。但进入私立中学后,我发现这些活动每个人都必须参加。

在私立学校,处处都存在着竞争。作为奖学金获得者,我感受到了别人对我的期待,我只有表现出色,才能赢得尊重和赞赏。

我所在的私立学校,在衣着、发型和配饰方面,比我姐妹的学校保守的多。我记得当时学校现场检查的时候,一个化了妆的女孩被要求把妆卸掉。似乎所有的私立学校都有这样相似的行为标准。

其实,我在学校过的也还不错,毕竟有很多我喜欢的项目,比如越野跑步比赛、学校辩论赛、公开演讲比赛、戏剧表演和音乐会表演等。

 

后来我表现越来越出色,还成为了音乐方面的领头人物,但我深知 Cerise 和 Emily 走的路比我的好。她们每天都去市中心上学,遇到的人形形色色,来自不同的种族和社会经济背景。比起她们,我的世界又小又封闭。

中学毕业后,我入读了迪肯大学的文科专业。但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想成为护士。

当时我感到焦虑又迷茫,不知道未来要干什么,我很多私校的朋友也有这样的感受。于是我出国了一段时间后,后来23岁的我又决定回国继续读书,这次我读了护理专业。毕业后至今一直在从事自己喜欢的护理工作。

我不确定我所接受的教育对我的人生是否有影响,但它除了让我到达最终目的前走了一些弯路以外,似乎也没有其它的影响。我一直坚定地认为一个人上私立学校还是公立学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你做了什么。”

 

上公立精英女校的?Emily Canon

Emily Canon 今年28岁,毕业于一所公立精英女校,现在是 IT 行业一名项目执行经理。

Emily?的成长经历自述: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的目标就是‘力争上游’,所以我一直很想进入公立精英中学。遗憾的是,我所中意的精英中学只接收9年级及以上的学生,所以中学的头两年我只能和 Candice 上同一所私立文法学校,我当时还获得了该私校的部分奖学金。我只能等到8年级才能参加精英中学的入学考试。

我知道有些人在私校环境中能茁壮成长,但我不是。那里很强调学校文化和社会阶层,以至于你经常害怕,甚至不敢在课堂上举手发言。我非常想逃离这种环境,所以当我收到?Mac.Robertson Girls’?High School(墨尔本著名的精英女校)录取通知书时,我欣喜若狂。

从私校转入精英女校,适应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我是从乡下的一个小学校出来的,在那里我是聪明的学生。来到城里的大学校,每个学生都很聪明或者更聪明。我很高兴终于来到了这样的环境,在这里我因参与课堂讨论而被鼓励,因努力学习而被奖励。这让我带着自信过渡到了10年级。我当时意识到自己是大地方的小人物了。

 

在精英中学读书的好处有很多,我也从中获益良多。因为这种学校里的学生来自各地,有背景的家庭是很少的,因而这种学校里基本没有各种无关紧要的八卦,而在其他学校文化中,八卦文化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精英中学里的老师全身心投入,不断督促学生努力学习以获得成功。因为每一个学生都重视学习,所以我们就互相激励彼此争取变得更优秀。遗憾的是,这也是精英中学的主要缺点。虽然我们有很棒的体育和戏剧表演设施,但是取得好成绩似乎是最重要的。

这两种学校之间有什么大的差别吗?我认为公立精英学校和私校都有类似的标准和行为准则。然而,在 MacRob, 我认为隐含的学校文化就是学生对学业上的强烈期待。而对大多数学生来说,这种期望是自我驱动的。

校服则是另一回事。从9年级到11年级,校服都是差不多的,一件西装外套,一条连衣裙或衬衫,一条领带。但是在 MacRob 的12年级,校服不再强制要求了。这个改变对于我来说真是太好了。从此,舒适的运动套装成为我每天上学的主要穿着。

在工作之前,我曾在墨尔本大学学习媒体和传播学。我和姐妹们接受的学校教育不同,但我相信我们姐妹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学校教育。我真心希望我读中学时学校能更重视技术这一块,因为当时技术相关的科目都是选修课。但是不管怎样,精英中学的教育给了我极大的信心。”

上普通公校的?Cerise Canon

Cerise Canon, 29岁,中学期间全日制学习芭蕾舞,同时通过函授教学完成了中学课程。她目前在传媒行业工作。

Cerise?的自述:

“四岁的时候,我就决定将来要成为一名芭蕾舞者。非常感谢妈妈,她从一开始就很支持我。起初人们都认为这只是我的一个爱好,但当我觉得芭蕾是我所爱而我想全身心投入的时候,我头脑里冒出个念头-或许我可以全日制的学习芭蕾,而不是去传统的中学学习。令我惊讶的是,我妈妈居然同意了,但前提是我要通过函授教学完成中学课程。

和?Candice?和?Emily?一样,我中学的头两年是在同一所私立文法学校度过,直到我可以申请芭蕾舞学校。

我认为芭蕾舞学校是一个很快乐的地方。我可以在那里上课、学习芭蕾。学校提供了大量的学术、体育和音乐剧课程,所以我可以涉猎我所有感兴趣的科目,这真的很棒!但是,学校也有欺凌文化,而这种文化并没有得到特别好的处理。

 

8年级末的时候,我试镜并成功获得了在?Ballet Theatre Australia?全职学习芭蕾舞的机会。从那以后,学习芭蕾或多或少地占据了我的生活。当时我周一至周六早上9:30到下午4:30学习古典芭蕾舞,然后回家完成函授学校?Distance Education Centre Victoria?为我安排的学业。

我知道我必须按答应妈妈的那样完成中学课程。但是,当时我的注意力全都在芭蕾上了,完全没在传统的学习上。函授学校的大部分作业都是网上安排的,这显然给了像我这样的学生极大的灵活性。但是,即使老师在电话的那一头一直鼓励我,妈妈也总是在督促我,我就是提不起劲来。

我想我的性格类型更适合传统学校的教条模式。也就是说,我喜欢听姐妹们谈论各自的学校经历,并反思我自己的经历,这让我意识到我们都各得其所。

跳芭蕾时我很享受,但是17岁那年,在墨尔本时装周帮一位朋友做志愿者后,我退出了。我之前在芭蕾舞和函授教育结合的封闭模式里呆了太久,所以当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时,我大开眼界,并渴望融入其中。

我现在从事传媒行业,在美容业担任社交媒体专员,这是我喜欢的工作。在芭蕾舞学校接受远程教育对于我来说绝对是正确的决定,因为那样的模式使我得以追求我所喜爱的,这又是其他学校无法满足我的。这是我永远不会收回的人生经历。”

 

结语

从 Candice 三姐妹的学习成长经历来看,普通公立教育,精英教育以及私立教育都各有所长,每个孩子也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因地制宜,根据孩子的性格等特征来选择学校才是最明智的。

因此,家长们在择校时不必太过于计较排名,太迷恋于公校或者私校,毕竟即使在同一所学校里孩子们的表现也不尽相同。结合孩子的自身能力来选择学校,或许才更有利于孩子的学习,也最能给孩子的成长带来快乐!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