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生活百态 >

纽时:女人为什么会和自己不喜欢的男人上床

时间:2018-04-16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网管   点击:

在小说中和生活里,我注意到在两性交往中有一个奇怪的规律:女人们觉得自己不喜欢身边偎依的男人,完全没有产生迷恋的感觉。但她们还是会跟他们上床。

先是《纽约客》(The New Yorker)备受热议的短篇小说《爱猫人》(Cat Person)里的大学生玛戈特,她看着罗伯特脱衣服时感到退缩。“但是这件事她已经开了头,一想到要怎样才能停止,她就觉得难以应付;那需要一种她觉得无法具备的老练与温和。”玛戈特不想看起来显得很骄纵或是反复无常,于是她喝了一口威士忌,以便“强迫自己化抗拒为顺从”。

然后我们听到一位23岁的布鲁克林摄影师的故事,她跟喜剧演员阿齐兹·安萨里(Aziz Ansari)去了他位于翠贝卡的公寓,之后匿名在Babe网站上讲述了这件事。他在晚餐时专断地选择白葡萄酒,他急着开始性爱,他将两根手指呈V字形伸进她的喉咙,这一切都让她感觉不适。

但是应他的要求,她给他口交了两次;他还短暂地给她口交了一次。

在“60分钟”电视节目里,“风暴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告诉主持人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她完全没被唐纳德·特朗普吸引,但还是同他做爱了(没戴安全套)。她说,当时她想,也许“这都是因为我做了一个糟糕的决定,单独去了某人的房间。”

在《爱猫人》成为数字时代浪漫危机的一种现象之后,它的作者,36岁的克里斯滕·鲁潘尼亚(Kristen Roupenian)在接受《纽约客》采访时说,玛格特的屈从“体现了世上许多女人,特别是年轻女人待人接物的方式:不要让别人生气;要对别人的情绪承担责任;要竭力让身边所有人开心。它成了条件反射,是一种自我保护,同时也令人筋疲力尽。”

所以你宁愿和不喜欢的人过糟糕的性生活,也不愿想办法办法解放自己?你能向前一步,却做不到放手离去?

我打电话给赫斯特杂志的首席内容官,曾任《时尚》(Cosmopolitan)和《嘉人》(Marie Claire)编辑的乔安娜·科尔斯(Joanna Coles)。这位现年55岁的英国人刚出版了一本名为《爱情准则》(Love Rules)的新书。这是一份避免在亲密关系中掉入数字陷阱的指南。

“赤身裸体和陌生人做爱很难,”她对我说。“我们把它描绘成一种乐趣,假装它有趣。但人们渴望亲密,在勾搭关系中不容易产生亲密感。这就是英国刚刚任命一位孤独大臣的原因。”

科尔斯这本书的灵感来自与朋友的女儿萨莉(Sally)的一次交谈。萨莉是这么描述她在一所博雅大学的周末的:“周五晚上,我和朋友都会出去,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勾搭厮混。周六上午,我们一起去医疗中心领紧急避孕药。”

科尔斯感到不知所措,要让一个编辑过《时尚》、可以坦然谈论宝可梦毛片和泡过伏特加的卫生棉的人感到震惊,可不是件易事。

“我知道酒精就是装在杯子里的信心,并且——虽说有些政治不正确——你要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她说。“喝断片和女性赋权一点关系都没有。谁想第二天早上在床上醒来时想不起来自己做过什么?”

一项研究统计发现,一半的性侵犯涉及酒。科尔斯据此提出疑问:如果勾搭对年轻女性来说这么有趣,她们为什么要等到失去意识才能这么做?

2016年,利娅·费斯勒(Leah Fessler)在Quartz上写了一篇备受欢迎的文章,讲述自己对明德大学(Middlebury College)勾搭文化的幻灭。她说她不是要回到老古板的时代,寻求稳定关系,而是觉得“既然感情对快感有着强烈的助推作用,那么试图把感情和性分开就是不合逻辑的,而且几乎所有女人根本就做不到”。

科尔斯在书中引用了网络心理学家玛丽·艾肯(Mary Aiken)的话,讲述在男性设计的网络空间的““沉浸式环境”中更容易放松警惕。

“网上约会非常拥挤,”艾肯说。“涉及四个人:两个真实、正常的自己,还有两个虚拟的自己。”

科尔斯告诉我的话和《爱猫人》的一个主题遥相呼应:“事情从零发展到60是很快的。你和某人约会前在网上进行了很多的交流,就会对这个人产生一种错觉。人们倾向于用积极的信息填补空白。”(她提到,有一项研究表明,与在线约会相关的性侵增加了六倍)。

“在网上,人们很容易以积极的方式去想象一个人,”她说,“但只有当你坐下来,用五官感觉去体验时,你才能真正知道,‘这个人吸引我吗?’”

我问她,为什么女人会和外貌或举止都让她们败兴的男人发生性关系,她回答说,“人们担心约会应用程序让女人变成了可以替代的。”

科尔斯谈到了色情制品以及我们所处的文化——青少年每天至少要看75次手机,总是“距离你能想到的最色情的内容只有一次点击之遥”。

在《爱猫人》中,罗伯特把玛戈特翻过来时,她感觉很荒谬,觉得自己像是“他头脑中播放着”的色情片中的“道具”。

科尔斯在她的书中采访了一些女性,她们解释自己为什么不愿意告诉男人们,色情片中的那种性爱并不令她们愉快。

“有一种新的感觉,年轻女性觉得自己正在和色情制品竞争,如果她们不豁出去,男人们就很可能会回家登录Pornhub,在那里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科尔斯说,“她们在升华自己的需求,努力取悦男性。然后她们意识到,自己的需求根本没有得到满足。”

“色情片性爱的目的是让男性在六到八分钟内达到高潮。很多男性不知道该如何理解女性在床上的行为,除非它跟色情片中的一样。”

她表示,有些情况变得非常糟糕,现在,有20%的年轻女性在服用抗抑郁药;现在,我们不得不发起广告运动,来宣传发生性关系前先征得对方同意;现在,一切都联网了,但你却不知道和你联网的究竟是谁。

“美好的性爱非常令人兴奋,”科尔斯说,“经典的小说和音乐都是这么说的。而且它是免费的!但我们已经忘了它是多么迷人的一件事。现在,它更像交易,太惨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