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生活百态 >

家人放弃了他,女友床前照顾男子8个月

时间:2018-03-12  来源:乙图   作者:网管   点击:

刘宁是一个合肥女孩,最近因为照顾昏迷的男友,被当地媒体频频关注。刘宁每次都说:我在,他才有可能活下来!我是他的希望,他也是我的希望。刘宁和男友彭亚楼相处八个月时间,正当两人订婚准备走入婚姻殿堂时,男友煤气中毒。当男友的父亲提出放弃时,她哭着哀求,选择留下照顾男友。图为刘宁在亲吻男友,想告诉他自己多爱他。

夜晚11点,合肥梅山路中医院2楼病房已经安静下来。此时,214病房里床头灯还亮着。彭亚楼安静地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刘宁俯身抚摸着彭亚楼的头皮,让他安然入睡。说了一天话的刘宁此刻嗓子都有一些疼,她并不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彭亚楼能否听见,她只是想让他知道自己在他身边。图为夜里11点多,刘宁在照看彭亚楼。

看着彭亚楼的眼睛渐渐闭上,刘宁在彭亚楼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此刻的刘宁更像一个母亲,彭亚楼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哄睡男友之后,刘宁回到自己的陪护床上,和衣而坐,一边下意识地刷手机一边想心事。临床的大姐和陪护的丈夫都已经熟睡,此时病房里除了呼吸声,死一般寂静。

刘宁还不能睡,再有一个小时,她还要给彭亚楼喂药。每天晚上12点后睡觉,早晨6点起床给男友擦身、喂饭、按摩……陪着彭亚楼说话,这八个月里,刘宁几乎每天都重复着这个节奏。陪护床上,刘宁时而盯着天花板发呆,由于长时间陪护不能好好休息,刘宁眼窝深陷,苍老了很多。刘宁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只是觉得自己如果离开,他可能就没有希望。图为刘宁抱着给男友换衣服。

刘宁比彭亚楼大两岁,2016年10月经过熟人介绍相识,短短的几个月相处,他们之间虽然偶尔也会争吵,但更多是充满着欢笑和甜蜜,然而这仅仅持续了8个月时间。就在两个人订婚不久,幸福生活还没有到来时,就戛然而止。图为瘦小的刘宁有时候觉得很吃力。

2017年7月11日,室外下着瓢泼大雨,一人在家的彭亚楼关紧门窗,打开煤气灶煲汤准备中午吃。煲汤时,他坐在沙发上慢慢睡着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溢出来的汤汁浇灭了灶头上的火焰,煤气却斯斯往外冒。熟睡中的彭亚楼毫无知觉,煤气渐渐弥漫了整个房间。等彭亚楼感到难受醒来时,他已经无力控制自己,挣扎着最后倒在家门旁边。图为过道上的彭亚楼,中毒前,他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直到晚上七点多钟,女友刘宁和彭亚楼的母亲回来后发现时,彭亚楼已经昏迷。家人立即将他送往医院抢救,由于时间过长,中毒较深,彭亚楼在重症监护室里一住就是15天。经过抢救,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可是却迟迟不能醒来。图为刘宁一边给男友吸痰一边跟他说话。

彭亚楼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读小学时父母离异,自己被判给了父亲,然而生活却一直没有着落,最终还是母亲照看慢慢长大成人。30岁的彭亚楼很少感受到家庭生活的温馨,因此在和刘宁交往期间,倍感幸福和温暖。面对昏迷不醒的彭亚楼,其父亲主张放弃,母亲和刘宁坚决不同意。刘宁多次给彭亚楼父亲发短信,甚至哭着哀求,希望能够坚持。在母亲和女友的坚持下,总算是坚持了下来。图为刘宁推着男友去康复。

2017年8月初,彭亚楼转到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来到这以后,刘宁每天都要帮彭亚楼进行康复训练,将男友彭亚楼推到康复中心,进行各种康复训练。彭亚楼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一百二十多斤,瘦弱的刘宁和彭亚楼妈妈每天都要吃力的将他从床上移到轮椅,再从轮椅移到板床数次,还要擦身、翻身、吸痰。图为刘宁在给男友按摩,妈妈在一边看着。

彭亚楼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除了会睁眼闭眼之外,再没有任何肢体动作和言语。刚到医院的时候,彭亚楼的手脚都变形了。因为担心长期不运动会导致肌肉萎缩,只要一有空刘宁便会帮着彭亚楼做按摩,从胳膊一直按到脚,每天反复多次。

每晚都是刘宁陪在床边,夜里12点后,还要起来三四次。让刘宁欣慰的是,八个月的坚持终于有了回报,如今彭亚楼的身体也发生了明显的好转,偶尔还会笑或者难过,脚也可以着地。图为妈妈展示彭亚楼的视频,她说孩子现在有表情了。

在这八个月里,几乎都是刘宁陪在床边,每天夜里12点后,还要起来三四次,担心彭亚楼咳痰,给他翻身,哄他睡觉。为了尽早唤醒他。刘宁整天跟他说话,逗他开心,不舍得离开半步。今年春节,她与父母的团圆饭也是匆匆吃完后,就回到了医院。八个月的坚持,终于有了回报,如今彭亚楼的意识明显有了好转,每当刘宁跟他说话时,他会笑,会难过,会流泪。图为在彭亚楼面前,妈妈和刘宁总是有说有笑。

刘宁面对彭亚楼时,总是嘻嘻哈哈,保持着笑容。而内心深处,总是隐隐作痛,甚至暗自落泪: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捉弄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更让她感到万分痛心的是,彭亚楼亲人的冷漠。如果不是她和彭亚楼妈妈的坚持,估计他早已不在人世,而当下还要为康复费用担忧。图为刘宁说起男友,潸然泪下。

男友出事,刘宁选择留下,刘宁的很多亲朋好友表示不理解,但刘宁却有着自己的想法:人命大于天,我不能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抛弃他,每一个生命都是值得被善待的,我在他身边,他才有希望。图为刘宁和彭亚楼妈妈合力抬彭亚楼。

据悉,脑神经缺氧造成的伤害恢复起来一般会比较漫长。刘宁坚信,奇迹一定会发生!她们一定能等来彭亚楼完全清醒的那一天!刘宁说,她搜索了很多资料,昏迷好多年的都可以重新站起来,彭亚楼也一定可以!——“我想让他知道他躺着的时候,依然有人爱他,疼他,关心他。”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