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欧洲新闻 >

范思哲掌门人自述如何走入聚光灯下

时间:2018-03-12  来源:欧洲时报英国版   作者:网管   点击:

米兰时装周,范思哲发布秋冬女装新品。(图片来源:新华社)

【欧洲时报申忻编译】他是世界知名时尚品牌的创始人。而她要代替他成为时尚“教主”。她的兄弟詹尼(Gianni)去世已经20年了,本文作者对多娜泰拉·范思哲(Donatella Versace)进行采访,讲述她如何步入聚光灯下。

临危受命 肩负起哥哥留下的重担

我在多切斯特酒店的套房约见多娜泰拉·范思哲,她身穿一件印有复古《Vogue》封面的超短裙。裙子的剪裁和面料都是现代的,但至于印花,她解释道:“来自于詹尼档案馆里的一件衣服”——这件衣服是个新款,以赞美他哥哥的生活和工作。20年前,詹尼·范思哲在自己位于迈阿密的豪宅大门前,被一名男同性恋皮条客枪杀。在此之前,这个杀人犯已经杀了4个人,他从没见过范思哲,很显然,之所以枪杀他,是因为凶手对范思哲财富和成功的极度怨恨。

在詹尼掌管公司的19年里,多娜泰拉一直是她哥哥的伙伴——合作者、灵感和挑战者。但是正如她指出,她现在担任创意总监的时间已经超过詹尼了。我说,这算作一个里程碑了。

“其实对于我而言,之前生活更好。他打前战,我在幕后。这样,我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可以莽撞,我也可以尖叫。现在,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因为只剩下我一人。”说完,她大大咧咧地笑了。

多娜泰拉身材矮小——只有5英尺2英寸高,所以特别依赖高跟鞋——坚硬的细跟如同烟斗清洗条一般,她健美的手臂和腿部,是她每天在家中健身房锻炼45分钟的成果,通常健身的时候,她会听着朋克摇滚乐。“我认为这样有助于你的思维。”一双深黑的眼睛——层层的眼线勾勒出眼眶——透过被故意漂白的头发帘窥视一切。她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说英语,习惯吞音以至于语意不详,你不得不靠近她,捕捉她的思路,同时更近距离地观察到她十分明显的整形效果。

互相依赖 是哥哥生前的左膀右臂

陪着她的还有一位讲英语的公关人员,在整个采访过程,他一直站在她的一侧,仿佛全神贯注。坐在她身边的,是多娜泰拉的国际传播部负责人,他是一位瘦臀的年轻男子,剃着光头,叫瓦莱里奥(Valerio)。

目前,她在伦敦参加一个新范思哲店面的开业典礼,并领取了英国时尚理事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给她颁发的时尚代表人奖(Fashion Icon award),庆祝她仍然引领范思哲品牌保持“创意和创新,迷人并富于力量”——这是一种认可,她说,这让她“灰常”“开森”(非常开心,原文:vairy appy。编者按:这里暗指多娜泰拉英语发音不准确)。这将会让詹尼“灰常”自豪。

詹尼……话题总是绕不开詹尼。

詹尼是多娜泰拉的大哥,长她9岁,他在意大利南部雷焦卡拉布里亚省的一个小镇长大。那时,她的父亲销售家用电器,而她的母亲经营着一家自己的女装店。

詹尼十分宠爱妹妹,为她打扮,溺爱着她——一度宠坏了她,他在母亲不注意的时候,鼓励她走出家门,花时间和他还有他的朋友们在一起。她把她妈妈逼疯了。

她笑着说:“但是,是詹尼使我逼疯妈妈。我和他晚上一起出去,去迪斯科舞厅等等。我那时只有11、12岁。我妈妈就会大喊:‘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不要听他的。’我却说:‘为什么不呢?’”当多娜泰拉去佛罗伦萨大学学习西班牙语和英语时,詹尼已经成为一名成功的设计师,同样,多娜泰拉的未来也已定型了。“一结束大学课程,我就跑去和他一去工作了。事实上,我没有别的选择。他告诉我:‘你来吧,就不要再走了。’”于是,她成为了哥哥的得力助手,他的女性密友。多娜泰拉说,除了作为哥哥的灵感源泉,她还扮演着更为特别的角色。“我总是逼着他——做的更多,不要听他人说的,就做你自己。他很信任我。他知道我不会说一些取悦他的话。事实上,的确如此。我做的恰恰相反。不过,他喜欢这一点。”

他依赖着你?

“是的。”

你依赖着他?

“当然,我们关系非常亲密。”

发扬光大 把范思哲“品牌化”

范思哲的设计偏爱金色和黑色,擅于运用包身的剪裁和引人注目的巴洛克印花,给人的直观感受是雍容华贵、性感、剪裁考究,以及让人大跌眼镜的昂贵价格。就像《Vogue》杂志作家乔安·朱丽叶·巴克(Joan Juliet Buck)曾经说的:“一个人只需要穿上一件范思哲的裙子,就会发现自己的乳头挺起来了,屁股翘起来了,而腰也瘦了。”他们要命的绚丽设计和价钱都体现着上世纪90年代那种珠光宝气、名人推崇和炫耀性消费的时代。同样,没有任何人可以把范思哲的风格呈现得比多娜泰拉更好——她本人的生活正是那样,充斥着歌剧、香槟、可卡因、珠宝和私人飞机。当她住在巴黎丽兹饭店——她一向这么做——总会从米兰空运一些花卉,因为她认为酒店准备得不足。

如果说是范思哲创立了这个品牌,那么一定是多娜泰拉打造了它。“品牌化。”有一次,她这么说,“是我做的工作。”是多娜泰拉穿梭于众明星之间又能把她们聚拢在身边——这些明星包括麦当娜(Madonna,美国知名女歌手)、黛米·摩尔(Demi Moore,美国知名女演员)和科特妮·洛芙(Courtney Love,美国女歌手),她们成为范思哲品牌行走的广告牌。也是多娜泰拉挖掘出来那些未来的超级名模——娜奥米·坎贝尔(Naomi Campbell)、克莉丝蒂·杜灵顿(Christy Turlington)、辛迪·克劳馥(Cindy Crawford)等等,这些超模和范思哲品牌密不可分。多娜泰拉说服她们,让她们走上T台(在传统观念里模特并不是一份受人青睐的工作:所有的汗水和困扰只换来微不足道的薪水),并花钱让她们乘坐头等舱飞机,付给她们日益水涨船高的费用,这一切都抬高了整个时尚产业的身价。

琳达·伊万格丽斯塔(Linda Evangelista)曾经这样吹嘘:“我们有种感觉,克莉丝蒂和我总觉得,每天醒来收入不会少于1万美元。”她们真正应该感谢的是多娜泰拉。

去年9月,在米兰时装周上,范思哲发布了致敬系列,纪念多娜泰拉的哥哥去世20周年。多娜泰拉重新把“大牌”召集起来,包括——辛迪·克劳馥、娜奥米·坎贝尔、克劳迪娅·希弗(Claudia Schiffer)、卡拉·布吕尼(Carla Bruni)和海莲娜·克莉丝汀森(helena christensen),在最后一场秀中,她们穿着闪耀着金色的紧身连衣裙。簇拥着多娜泰拉走出来,这些超模犹如纯种赛马一般。

竭尽所能 一度把自己隐藏在面具后

当詹尼去世之后,多娜泰拉本没有义务挑起公司艺术总监的重任。她已经结婚了,嫁给了男模保罗·贝克(Paul Beck),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本可以做其他任何事

情。

“是的,但当时我觉得我必须那样选择。当我意识到公司所有的人都看着我,似乎在问‘你现在打算怎么做?’时,我觉得我不能让他们失望。这是个大公司。一些人付出了自己的灵魂和全部力量日日夜夜为詹尼工作,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不。我非常依赖他们,他们也同样依赖詹尼和我。我不会让他们失望,所以我说,我一定竭尽所能让公司继续前进。”

多娜泰拉说,一些人认为她十分坚强。“他们认为‘她知道她在做什么。’”

但是她并不坚强,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我把自己隐藏在一副面具后,一开始是因为詹尼去世的方式一度让我陷入痛苦之中。他是我的哥哥。我的孩子和他十分亲近。而且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我的世界突然间倾倒。我不能表现出痛苦和不安,因为如果我这么做了,便不能继续前行。公司的其他人会觉得‘我们就要完了。’所以我决定带上面具。我说‘我们会度过难关,我们很强壮,不必担心。’然而在内心,我非常的没有安全感,并为之挣扎了很久。”

“多年来我一直观察着詹尼,但是我并不知道奋战于前线有多么难。你不得不听到那些针对你的批评。但是当他去世之后,我意识到了这点。”

是不是有很多不眠之夜?

“有很多的不眠之夜。‘我在做什么?我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吗?’”

是不是很多晚上都会哭泣?

“是的。我这样生活了很多年。在接受采访时,第一个问题总是会问我‘如果詹尼看到现在的你,会对你作何感想?’很多很多人问过这个问题。但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他感到开心……谁知道呢?有时我会做噩梦。梦里我正准备一场秀,这时,詹尼却走来说‘太可怕了!拿走它!’唉!在大半夜的!”

她曾经说过“地狱就是生活”。

对此,她点点头。

“我遭受过苦难。我发现,如果你不接受磨难,便不能成功,或是也不能让你周遭的人过得好,同时也不会产生安全感。你需要经历那种不安,经历人们对你的反对。因为詹尼是个天才——而我又是谁?这便是大家想的事情。”

“我想时尚界80%的人认为我不会做。这是我的感觉。某种程度上,他们是对的。詹尼真的是个天才。他打破了一切规矩。他是那么无所畏惧。当然也是我逼的。但是逼迫某些人比成为某些人要容易得多。我不像詹尼。我不是个天才。我更像是个生活在真实世界中的现实女人,我总尝试去理解每天的生活。”

“所以我不得不向他们证明,他们错了。这便是地狱。有这样的感觉”

“开局并不平稳……”她说这话时语气轻描淡写。

接受挫折 重新涅槃回归

詹尼去世之后不到3个月,多娜泰拉在米兰的那场初秀结束后,便收获了一次起立致敬鼓掌。但是时尚界是易变的。9个月后,多娜泰拉在丽兹酒店举行了首次高级定制服装秀,她在酒店的游泳池上搭建了T台,就像她哥哥之前做的那样,只不过这次T台搭建用的是透明玻璃。但这成为多娜泰拉的一场灾难。《纽约时报》评论这场秀“彻底暴露了范思哲女士和她哥哥之间的美学鸿沟”,并表示这些服装违背了范思哲的“疯狂暗示”。

于是,销量开始下滑,但是多娜泰拉的奢侈生活丝毫没有减少。

作为范思哲的对手,古琦(Gucci)、普拉达(Prada)和阿玛尼(Armani)合并成企业巨头,推出了旗舰店,并主导了迅速增长的世界时尚市场,而范思哲则开始略显疲软和过时。其盈利垂直下滑,2004年公司更是跌至谷底,几近破产。而公司有名无实的领导和其艺术总监也是如此。

多娜泰拉吸食可卡因的习惯也让她更加古怪而不安。据黛博拉·鲍尔(Deborah Ball,电影《范思哲一家》的作者,该电影讲述了范思哲帝国的兴起、衰落和再崛起的故事)表示,她很少在中午之前参加会议,和那些积极的助手们保持着绝对的绝缘,有时,他还会公开在员工面前吸食可卡因。她还曾是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2002年,她的造型被时尚界毒舌评论员理查德·布莱克维尔(Richard Blackwell)列入最糟着装名单中,一起上榜的还有安妮公主(Princess Anne)和凯莉·奥斯本(Kelly Osbourne,英国知名女艺人)。玛雅·鲁道夫(Maya Rudolph,美国女演员)曾在美国综艺节目《周六夜现场》上毫不留情地讽刺多娜泰拉的充气式嘴唇、被漂白的头发、醉酒以及奢靡行为。值得称赞的是,多娜泰拉抓住了玩笑好的一面,并有时加入其中,比如她参演了由本·斯蒂勒(Ben Stiller,美国男演员)主演的时尚电影《超级名模》(Zoolander)。

2004年6月,她的女儿爱兰歌娜(Allegra)18岁私人生日宴在米兰范思哲大厦举办,但是中途却被她的密友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英国摇滚明星)打断,他事先并未通知多娜泰拉,他已经为她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安排好了一家康复中心。那天晚上,多娜泰拉被一架私人飞机接走了,2个半月后,她才回来,她重生了。

有关她的评论都已不再。那些都是旧闻了。

“但是如今这些年,我状态一直很好,对自己更加信任,也对生意更有把握。”

2004年,在她重生回归之后不久,吉安卡罗·迪·罗索(Giancarlo Di Risio),之前芬迪(Fendi)的负责人,接手范思哲CEO。他对公司随意的管理风格进行强制调整,同时极大地消减了公司的薪水单。他放弃了一些不赚钱的商店和生产线,专注于加强范思哲在奢侈品市场的存在感,并把目标集中于富裕个体,这些人不会因为全球市场的波动受到影响。扩大品牌经营范围和影响力,包括私人定制兰博基尼运动汽车和私人飞机的内饰,在澳大利亚和迪拜的建奢侈酒店,同时在中国和印度创立范思哲公寓楼。

詹尼去世后,多娜泰拉出任创意总监,她扭转了范思哲那令人极度兴奋的风格,那些令人眩目的设计和生动的彩色印花曾经是她哥哥的签名,然而现在,范思哲开始向极简主义和冷淡风转型。

“詹尼去世后,我需要知道当下的社会正在发生什么,又将往何处去。这绝对不再是同一世界。我逐渐意识到范思哲缺少什么,这便是日常服饰。我们曾经非常专注于设计燕尾服、晚礼服。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设计一些范思哲女性办公服装?她不需要看上去很高调,但是可以通过服饰彰显出她的力量,因为你会感觉很好,很舒适,更有安全感。这有助于你找到更好工作,获得更高薪水,得到更平等待遇。

赋予权力 让服装散发出感性和魅力

'那么,我问道,她能用一个词概括一下自己的时尚哲学吗?

“一个词?”她看起来很为难的样子。

不过,她的英文公关人员填补了这段沉默。“勇敢!”

“标志性的!” 瓦莱里奥说道。

“赋权女性。”多娜泰拉说道。“这是两个词。让我说的话,是无所畏惧。我的时尚是无所畏惧的,但是我并非无所畏惧。我很没有安全感——我是说,不是在我日常生活中,而是当我推出新系列服饰时,当然,那时候我感到没有安全感。我一遍遍质疑自己。让自己遭遇恐惧……”

赋权。在我们的谈话中,她反复使用这个词。

“肯定的,这是我的热情。”

服饰也能赋权?

“肯定的。有哪个人不想看上去更好呢?没有人。如果你买了什么东西,穿上它,你会想看上去更好,感觉更棒。这便是赋权。”

这还是性感的一种表达方式,或称之为一种意涵。这是他哥哥设计时所带有的品质。

多娜泰拉摇摇头。“我不喜欢那样。在服饰上,我认为性感没那么重要。更多的是有关感性,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散发魅力,这更多的是关乎一种态度,而非是服饰。”

她的新致敬系列灵感来源于她哥哥在1991年至1997年间创作的一个系列,该系列着力呈现一种放纵感——紧身曲线搭配斑驳的印花,包括豹皮纹样、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的肖像,以及《Vogue》杂志封面的拼贴。

这件服饰在伦敦新范思哲店开业的时候展出:这家店有两层,闪烁着大理石和玻璃的光芒,长腿的模特们穿着新款范思哲服饰,周围到处都是时尚记者、社会名流,以及那些用名牌服饰把自己从头武装到脚的范思哲客户。多娜泰拉掌控着楼上的区域,周围到处围绕着看守者和保镖。

她说,这一系列服饰是为了向他哥哥的天才致敬,主要面向新生代客户。“我想,千禧一代并不了解詹尼的历史。他们甚至不知道上世纪90年代,詹尼做过什么。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这么做恰到好处,因为某种程度上,时尚变得十分统一。所有人或多或少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并没有说完全相同,但是我们进入到了一个保守的世界,于是我想,是时候给予那些想做自己的人们一些勇气了。”

(《欧洲时报》英国版与《英国电讯报》联合专版 本文作者:Mick Brown 译者:申忻)

(编辑:夏莹)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