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澳洲华人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澳洲新闻 >

澳洲也曾追求“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生活,如今似乎已渐行渐远

时间:2018-03-12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澳大利亚已经变了,而且不一定就是变得更好。

这曾是一个休闲的国度,但或许已经一去不复返。在我们所谓的“宜居”城市中,想要在晚上10点过后进入酒吧或饮酒已经愈来愈困难。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吸烟人数和癌症发病率直线下降,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澳人越来越胖,肥胖率上升近10%。

 

 

Australia has changed and not necessarily for the better with obesity rising (above), electricity prices on the up and our ability to relax being stifled

同时,由于澳大利亚正远离现成可用的廉价煤炭发电站,电力和天然气价格也出现飙升。

在足球或板球比赛中,人们再也不能饮用浓度超过3.5%的啤酒,也无法在酒吧抽烟区用餐,这个国家因“浪荡不羁爱自由”闻名,如今却处处充满了紧张不安。

澳大利亚—一个保姆式国家

一系列荒谬的法律扼杀了这个国家“自由放任”的本性,而且往往是由掌权者来执行。

就在去年,昆州远北凯恩斯一名渔民将自己的船从水中拖上岸,因没有系安全带而被罚款365元。

这名渔民把船装到拖车上并在公共码头拖了15米,警方上前对他开具了罚单,当场令他“目瞪口呆”。

 

An array of ridiculous and nonsensical laws have are stifling our 'laissez faire' attitude, such as this fisherman being fined for not wearing his seatbelt as he towed a boat up a boat ramp

几个月后,一名珀斯司机因在公路上拖着一艘仅30厘米宽的船而被罚款1000元。这辆车加上后头系着的船只被警察拦下,警察随后在推特(Twitter)上炫耀自己抓住了这名“违法者”。

公共事务研究所政策主任布雷赫尼(Simon Breheny)表示,生活费用的增加和荒谬的法律是人们享受生活的绊脚石。

“我的感觉是,总体事情随着时间推移正变得越来越好,但生活中确实有一些重要的东西要变得更糟糕。”布雷赫尼说道,“政府部门变大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繁文缛节更多,随着时间推移,必需品的成本将会增加,但工资的增长速度要慢得多。”

“你到了人生的某个阶段,学费、幼托费、健康保险以及其它所有东西成本飞涨,家庭预算压力山大。我认为,人们在生活中必须拥有一些能带给他们带来快乐的东西,人们喝酒、抽烟、或小赌怡情,政府就说这些是不合适的,但这些是人们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

“本质上,你已经遭受到两次打击,生活成本更高,娱乐成本更高。”

 

The closure of utilities such as Hazelwood Power Station (pictured) has seen electricity prices increase dramatically

什么时候开始的?

回顾一下世纪之交的情况,我们发现澳大利亚的情况截然不同。

在2000年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之时,一瓶啤酒的价格仅为2.50元。如今,足球场一杯浓度3%-3.5%的啤酒价格高达8元。

电费也大幅上涨,2013年的平均家庭支出为170元,高于2003年的100元。重税也使香烟价格飙涨,2000年的平均价格为11.20元,今天涨至25元到30元之间。

 

Simon Breheny?claims smokers and drinkers (pictured) are being forced to pay more because they are not 'elite'

布雷赫尼表示,对吸烟的征税尤其不公平。他说,吸烟者和饮酒者因为不是“精英”而不得不支付更高的费用。

“我想说的是,政客和官僚主义者往往不能把自己放在选民的立场上,他们喜欢炫耀。他们会说,他们宁愿你吃鱼子酱和奶酪,而不是麦当劳巨无霸和可口可乐。”

“你也看到法律越来越严,人们对自己能说什么和不能说什么变得更加敏感。在社交方面,你会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按照老方法减轻那些成本–喝喝啤酒或者小赌一下。”

 

Mr Breheny believes simple ways of alleviating stress, such as smoking, drinking or playing the pokies (pictured), are being wiped out by the government because it's not 'elitist'

健康变化

随着澳人的腰围集体不断膨胀,同时澳大利亚也对“香烟”实施限制。

但澳大利亚医学协会副会长巴顿(Tony Bartone)认为,增加奢侈品税是件好事,尤其是在吸烟方面。

他说,“就最大杀手而言,所有年龄层的肺癌患病比例仍在上升,这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因素。无论采用什么措施来减少吸烟,这都是有必要的。如果人们认为这不公平,那他们可以戒烟,这很简单。”

 

Where less than 20 per cent of the population was obese in 1995, that number is up to almost 28 per cent

吸烟人口的比例从1995年的23.7%降至如今的14.7%,但肥胖症的趋势却与之相反。

1995年,澳大利亚人口中只有不到20%的人患有肥胖症,如今这个数字已升至近28%。

但是,尽管两者有相关,但并没有可靠的数据表明吸烟减少会导致肥胖的增加。他说,“仅凭数据,你很容易倾向于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把两者关联到一起。”

“影响肥胖的因素有很多,从缺乏锻炼到日常的活动包括走路上学,再到饮食份量的大小,以及所吃的食物……”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