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留学移民 澳洲华人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澳洲新闻 >

澳洲丧葬业乱象丛生 想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时间:2018-02-10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如果世道还不够艰难的话,死在21世纪的澳大利亚,对于他们的爱人来说,丧葬从未变得如此昂贵、复杂又令人困惑。

各州各领地都出现过千奇百怪的案例,比如偷换棺材、集体火葬甚至有的地方还提议在死者安息25年后再将其遗体挖出。

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悉尼墓地将消耗待尽,有些售价高达50万元以上。

本月初,昆州一位丧葬负责人被指偷梁换柱,将一位祖母“奢华”的1700元棺材换成一个价值仅70元的松木材质棺材。

这是一个高达11亿元的产业,而这些案例只是众多丑闻中的冰山一角,长期以来,该行业一直饱受指责,称其是利用弱势群体。

集体火葬

在澳大利亚,想死也没那么容易,昆州殡葬协会负责人呼吁对该行业进行正式调查和监管。该协会会长布朗(Anton Brown)对少数个别狡猾的负责人已经感到厌恶,他说他们是“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布朗表示,“集体火葬”是一种非法的削减成本的做法,殡仪馆负责人向死者家属收取火葬费,随后把遗体送至更便宜的地方,这种做法也很龌龊。

Jane Sinclair was ripped off when booking her mother's cremation. Picture: Kylie Else

他说,“据我所知,有一名男子被发现从布里斯班运送尸体到Rockhampton,但他只是被从轻处罚。他们没有立即火化尸体,而是放回冰柜,然后屯到10具左右,再一起装车送到Rockhampton火化。”

这名男子于2011年被抓获,据称至少有20户家庭上当,他们被收取服务费1000元,但其实每具尸体的火葬费仅不到200元。

去年10月,维州女子辛克莱(Jane Sinclair)恍然大悟,殡葬人员对她收取的费用是其他人的五倍多,她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大生意

廉价火葬公司Just Cremate Me创始人巴顿(Timothy Button)在黄金海岸从事殡葬业已经15年时间,他与妻子最终决定在18个月前开了这家公司,公司为那些“只想火化”的人提供服务,也就是只满足基本需要。

Just Cremate Me就是用一种更加经济的方式送走至爱之人,但公司所提供的服务与大型殡葬公司并无太大差别。

巴顿说,尽管多数尸体都是送到太平间再火化,或者被葬在同一个地方,但多数大公司通常要价高达4000元。

“一位丧葬负责人曾对一户人家说,去找一家全国性的丧葬公司,向他们要报价。无论他们告诉你多少,他都可以减半,而就算这样,他仍然有钱赚。”

但吃钱的,还不只是火葬。

在Botany,一座10人陵墓最近以$562,500的价格售出,而在悉尼西区的Rookwood,16人陵墓价格为$587,750。

大部分陵墓的所有者都是有东欧背景的家庭,预计这里可以炒到70万元。

Tim O'Mara in the Randwick’s last mausoleum. Picture: Sam Ruttyn

墓地空间告急

去年12月,新州政府提出一项建议,即死者租赁墓地以25年为一轮。就像公寓一样,如果你不续签合约,你就会被扫地出门。

这种做法就可以让一块墓地被重复利用,而之前的遗骸将被移至所谓的“骨室”,但即使是墓碑和纪念碑最终也可能会出现在垃圾堆里。

墓地已经爆满,这种做法也是为了解决这一日趋严峻的问题。

在租赁期满前的一年,墓地工作人员将会通过“打电话、发信息和电子邮件”的形式通知家属,如果联系不上,还可以使用Facebook和Twitter,看看他们是否愿意继续为这块墓地支付费用。

Australia is running out of places to bury its dead.

到2051年,大悉尼将再无墓地空间,而改变目前火葬和严重占用率情况的呼声不绝于耳,这一项提议也是在此背景下提出的。

但有人说,“你能想象,25年之后你的家人和朋友去看望你的情形吗,他们看不到,因为你已经被移出墓地了。”

“这是不人道的,需要采取一些对所有人都比较公平的措施。死亡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成了不能承受之重,在现今,它真的是太贵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