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留学移民 澳洲华人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澳洲新闻 >

研究:医生开太多处方药,病人依赖药物风险高

时间:2017-12-06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起初,汤姆并没有意识到他对处方药上瘾。

他第一次开始服用苯那类药物安定来治疗他的精神健康问题,但很快就不自觉地对它产生依赖。

直到他最喜欢的其中一个音乐家死于自杀。

他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克里斯·康奈尔(?Chris Cornell),我对音乐如此喜爱,我看不到我有这样的依赖,但我和那些人的轨迹是一样的。”

汤姆患有精神健康问题,所以他的医生给他开了一份安定药的处方,后面又不停地开这种处方。

没过多久,好转就意味着他要戒掉医生给他开的那些药物,同时还要找另外一个新的家庭医生,给他一个不同的治疗方案。

现在,他的新医生坚持要他先去看心理医生,然后再从另一个州给他邮递处方药。

“我发现我有心理健康问题,我开始接受药物治疗,”汤姆说,“这最初是一件好事,因为它消除了症状,但并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

A blister pack of tablets sits on a box marked 'Valium'.

汤姆并不是唯一一个有这种经历的人。

一位著名的药物研究中心负责人希望国家对止痛治疗进行重新思考,他警告说,由于现行的政策,那些年纪较大的澳大利亚人依赖药物的风险有可能更高。

全国药物和酒精研究中心负责人法雷尔(Michael Farrell)教授警告称,医疗界太过于依赖药物。

法雷尔教授的团队已经发表了一份长达30年研究的关于澳大利亚滥用药物的综述,该中心现正使用此份文件来研究这一发展的趋势。

他说,其中一项研究关注的是人口老龄化问题,以及慢性疼痛对麻醉剂的依赖越发严重问题上的担忧。

“我们希望能看到什么是最好的政策,以确保我们不会走美国的老路而面临他们现在的大问题。”

萨拉在经历了长期的慢性疼痛后,在20岁时,她最终被诊断出患有纤维肌痛症。

在确诊后的几年里,萨拉每天都要服用治疗专家给她开的阿片类药物,这些专家告诉她,这是治疗疼痛的唯一方法。

在她开始研究之前,她还没有意识到她现有的治疗计划可能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伤害,而其实还有更全面的治疗方法。

“止痛药应该是你治疗方案中的其中一个解决办法。但这并不是唯一的,而且它本身也不是一种长期可行的方法,”她说。

法雷尔教授表示,医生、政策制定者和病人需要在止痛治疗方面重新审视。

他说,“我们有一个全国性的药物阿片类药物政策,但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在止痛治疗方面有更好的政策和实践。”

“在止痛治疗上,显然要较少使用阿片类药物以及有广泛的政策,让我们合理地使用这些政策,而不会造成更多的伤害。”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