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中国新闻 >

8家上市股份银行平均存款增速仅为2% 银行存款去哪了?

时间:2017-11-13  来源:中新经纬   作者:网管   点击:

作者 蔡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中新经纬特约专家)

作者 蔡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中新经纬特约专家)

近期,随着国内上市银行三季度财报的纷纷出炉,不少银行人士对存款下降表示了担忧。银行存款去哪了?在笔者看来,不少银行所面临的“存款荒”,与今年以来去杠杆、强监管主导的宏观政策基调是分不开的。但在同样的背景下,不同商业银行之间的存款表现和经营业绩却出现了明显的分化,这一点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深思的。

从国内上市银行三季度财报来看,8家股份制上市银行中,除华夏银行以外,其余7家的存款总额均较上半年环比出现下滑。其中,更有三家银行三季度末的存款总额甚至低于2016年年报所展示的数据,意味着今年以来存款负增长。截至2017年3季度末,8家上市股份制银行平均存款增速年化比率仅为2%,远低于2016年末7.8%的全年平均增速。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及邮储银行三季度末实现年化10.67%的平均存款增速,较去年全年11.8%的增速相去不远。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今年银行存款总体增长放缓,并产生了以上鲜明的分化增长特征呢?有人认为是因为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加速金融脱媒,有人认为是严监管导致同业活动下降影响存款创造的,还有人认为是民众理财观念加强从而分流了银行存款。笔者认为,上述几种说法都有一定道理,如果结合当前的宏观政策框架来看,逻辑上是能够统一的。

自去年四季度人民银行推行金融去杠杆政策以来,虽然基准存贷款利率一直没有变化(一年期定存基准利率仅1.5%),但是金融市场利率自年初以来节节上升,处于加息通道中。银行间7天期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R007)从去年三季度到今年三季度的利率中枢不断攀升,从2.49%直升至3.45%,一个月期加权利率则早早升到了4.2%以上。再加上二季度开始的金融强监管影响,金融市场流动性波动加大,货币基金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跟着水涨船高,进一步拉大了与存款市场收益率的差距。由于互联网金融渠道的普及,有一定互联网操作常识的中青年人群,在财富管理理念的引领下,多主动将存款转入了货币基金和银行理财中,从而加大了今年以来金融脱媒的力度。从2017年三季度货币基金报告来看,货基总规模达6.57万亿,单季暴增1.25万亿,创历史新高,较去年年底增长近50%。而根据普益标准的统计,2017年三季度银行理财存续规模较去年同期亦多出1.35万亿元。

另外,从二季度开始为防止资金空转而实施的强监管措施,同业负债和同业资产的创造能力显著受限,同业业务自2010年以来首次出现同比下降的情况。在此背景下,一边是货币基金规模大幅上升,一边是其创造非银存款的能力在下降,对应的就是银行客户存款和总负债规模增速双双放缓,这也与M2(广义货币,主要衡量银行存款和现金)增速降至9%左右的历史低位相呼应。

在这个大环境下,具有稳定存款来源、同业业务依存度较低的商业银行的竞争优势开始得到充分体现。以四大行和邮储银行为例,由于其网点覆盖面广(大量三、四线城市和乡镇),方便了大量理财观念不强、缺乏互联网知识的中老年客户的储蓄操作,金融市场和传统储蓄市场利差拉大所导致的金融脱媒对其客户影响有限,所以其核心客户存款能够保持相对稳定的增速。而在同业市场方面,大行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央行,资金的量价较为稳定,受市场波动较小,同业负债的成本上升有限。反观股份制银行,因为客户多聚焦于大中型城市地区,核心存款脱媒现象较为普遍,而传统上同业业务是由股份制银行主导推进的,各行的表现均十分活跃,对同业业务的依存度较高(2016年6.3万亿的同业存单存量结构中,股份行占比近50%),于是在同业业务收缩的背景下,其负债增速放缓、负债成本上升也就成了必然现象。

受此影响,四大行和邮储银行今年以来业绩获得了明显提升,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平均增速达到6.96%,较去年全年2.85%的平均增速大幅提高。而8家国内上市股份制银行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平均增速仅为3.75%,较去年全年4.37%的平均增速下降了0.62个百分点。

不过,股份制银行中也有招商银行和兴业银行这类获得阶段性成功的积极案例。招商银行虽然三季度存款年化增速仅6%,但由于其长期重视零售业务的发展(个人存款占比始终处于三分之一左右的高位),零售业务与互联网结合的场景较多,客户黏性好,其个人活期存款占总存款比例近年来不断上升,在今年6月末达到25%,有效降低了存款利息支出;同时,顺应监管趋势,招行大幅降低了同业负债规模(同业负债占计息负债比例由2016年末的10.29%降至2017年三季度的7.3%);再加上在金融市场加息背景下对贷款和同业资产的定价能力,导致其三季度利润增速同比达12.78%(去年是7.6%),远高于其它7家同类企业。兴业银行是同业业务发展的先驱,但是今年以来,该行却主动调整负债结构,大力吸纳一般存款,其三季度末存款总额虽较半年末有所下降,但年化增长率高达12%,为前述13家大中型银行最高。此外,兴业银行同样大规模减少了同业负债规模,其同业负债占计息负债比例,已由2016年末的30.59%降至2017年三季度的26.56%。

综上所述,相比于“银行存款去哪了”的疑问,我们更应该关注整个银行业接下来的发展路径。笔者判断,去杠杆和严监管至少在2018年仍将是金融业发展的宏观主基调,缺乏稳定存款来源的众多中小银行可能会重拾“存款立行”的发展理念,加大对零售业务发展的投入,用广泛的业务场景提高客户黏度,降低核心负债成本。而随着对同业业务监管的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银行正效仿兴业和招商,主动降低同业负债,减少对同业业务的依存。随着商业银行业务逐步重回本源,新一轮的“存款竞争”或将开启,而这可能成为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新契机。(中新经纬APP)

【专家简介】蔡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员客座研究员。多家国内外主流媒体专栏作者。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