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欧洲新闻 >

当母亲知道他连杀七人,感慨“我儿子征服了法国”

时间:2017-10-2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李   作者:网管   点击:

【欧洲时报李婧詝编译报道】“圣战连环杀手”穆罕默德·梅拉赫2012年3月在法国南部先后袭击当地驻军士兵和犹太学校,造成7人死亡,后被警方击毙。2017年10月,其兄长阿卜杜勒卡德尔的讼案在巴黎特别重罪法庭开审,嫌犯被指控“同谋罪”。法国《世界报》10月19日对梅拉赫一家做出特别报道,在民间引起强烈反响。

梅拉赫(Merah)一家人特别喜欢谈论9·11。阿卜杜勒卡德尔(Abdelkader)当时19岁,听闻这起导致近3000人死亡的恐怖袭击时狂喜,他13岁的弟弟穆罕默德(Mohamed Merah)也特别高兴。他们甚至自称“大拉登”和“小拉登”。另一个兄弟卡德(Kader)想把“本·拉登”的名字刺在额头上,姐姐阿伊莎(A?cha)劝诫“你这样会找不到工作的”才作罢。

因为巴以冲突、以色列凭空建国,原籍阿尔及利亚的Merah一家讨厌美国人、讨厌犹太人。父亲曾经说为了帮助巴勒斯坦,他可以去做人肉炸弹。尽管已经加入法籍,梅拉赫一家也不喜欢“法国人”。“法国人有工作、有房子,他们有办法、什么都有。”大女儿苏亚(Souad)也曾经说准备在地铁里做人肉炸弹,跟自己的孩子一起,因为“我们杀的不是无罪者,而是异教徒”。

当母亲朱莉娅(Zoulikha)得知自己的宝贝儿子穆罕默德杀死三个士兵、重伤另一个,在犹太学校门口枪杀3岁、5岁、8岁的三个孩子,以及其中两个孩子的父亲时,她宣布:“我的儿子征服了法国。”

连环凶杀案发生后,梅拉赫家另一个儿子卡德被警方拘捕,当时他安慰母亲:“不要担心,穆罕默德送给我的礼物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在梅拉赫家里,仇恨也在内部肆虐。卡德曾因用刀刺伤哥哥阿卜戴尔德尼(Abdelghani)被判入狱两年。

父母离婚“毁掉一切”

在巴黎特别重罪法庭,面对恐怖主义犯罪同谋和谋杀共犯的指控,阿卜杜勒卡德尔说:“我们的世界跟你们是完全不同的……”

梅拉赫家还有一名成员--36岁的阿伊莎(A?cha)长长的卷发披散开来,她是一名理发师,自称“没有宗教信仰”。阿伊莎作为证人出庭,她在这个家里长到17岁就“出逃”了,申请住到寄宿家庭。

“我们曾经是个普通家庭。父母离婚把一切都毁掉了。后来,我们的生活落到了地狱。”那是1993年,Mohammed只有5岁。大哥阿布戴尔德尼吸毒、酗酒、打架、盗窃,Kader跟着走上同样的路。Mohamed在自己家和寄宿家庭间来来去去,离家出走,希望“跟哥哥们一样”。舅舅们介入他们的生活,希望成为家长,试图让女孩子们辍学。“我父亲坚决反对,他认为上学是最好的选择。父亲曾经带我们去看橄榄球赛。”

阿伊莎常常到一位住在农村的同学家借宿,也曾经跟这家人去度假。在她看来,母亲沉默、忍受痛苦“她不能保护我们,她总是保护施暴者”。阿伊莎很多年不跟母亲讲话了,“她只管儿子”。阿伊莎跟姐姐苏亚也断了来往。

一家“神经病”

“有一天,我看到她穿了只露眼睛的全身罩袍”,阿伊莎决定不再跟姐姐讨论相关话题。后来她得知苏亚要让自己的孩子们辍学,A?cha通知了校监。

阿伊莎唯一保持联系的家人是比自己小一岁的卡德,“他尊重我的生活,我们找到了一个平衡点”。至于跟自己住同一街区的穆罕默德,他们2010年圣诞节时曾大闹一场。阿伊莎邀请了父亲、穆罕默德一起过节,她买了酒。“穆罕默德当场发飙,把酒全扔了(穆斯林不能饮酒)”。阿伊莎再次见到穆罕默德是2012年3月15日。

那天晚上,阿伊莎骑自行车从健身房返回,顺便去超市买东西。穆罕默德正从超市出来,“他跟我说卡德跟他在一起,问我要不要一起吃晚饭”。两兄弟带阿伊莎去了市中心一家比萨店。“穆罕默德跟我讲他的旅行见闻,我们也谈论自己‘神经病’的一家人。那天晚上,我们好像找回了家人的感觉。”

然而就是3月15日当天早上,穆罕默德开枪打了法国第17伞兵团的3名士兵:Abel Chennouf、Mohamed Legouad和Lo?c Liber,在图卢兹北部小城Montauban军营旁。3月11日,他已经在图卢兹枪杀了士兵Imad Ibn Ziaten。后来,3月19日,是犹太学校惨剧。阿伊莎说:“从那以后,我要背负着这些事情生活。”

信仰变化

梅拉赫家族的长孙是迪奥道赫(Théodore),也就是阿布戴尔德尼的儿子。“家里人管他叫‘杂种’,因为我不想给他起穆斯林名字”,父亲Abdelghani说。迪奥道赫的母亲安娜(Anne)嫁到梅拉赫家时才16岁。当婆婆朱莉娅得知儿媳妇的爷爷是犹太人时,“犹太猪”脱口而出。

“他们生气时也会喊我‘法国猪’,但他们也是爱我的”,安娜说。她有时会跟婆婆一起过斋月,跟小姑子阿伊莎说笑,帮大姐苏亚带孩子,并且很早就觉察到卡德的信仰变化。“我想(伊斯兰)信仰会阻止他酗酒,就像阿布戴尔德尼。当他说起对本·拉登的赞赏时,我觉得只是随便说说,因为他脚上还穿着美国的耐克鞋。”但宗教的影响力在卡德身上越来越大,“他不再跟我行贴面礼,甚至不再握手,话题只有无信仰者和异教徒。”

迪奥道赫从小在梅拉赫家族中长大。他跟父亲阿布戴尔德尼关系紧张,与叔叔卡德亲密。叔叔带他去清真寺,给他读宗教书籍,计划带他去参观停尸房“为死亡做准备”。安娜察觉到了儿子的变化。

斩首和枪决的视频

“不吃猪肉是转变的标志。有天晚上,他跟卡德和大姑苏亚参加了一个集会。回来之后问我‘如果穆斯林要杀掉所有异教徒,你会信教(伊斯兰)吗’?”我跟他说不会。“如果为了我呢,妈妈?”,迪奥道赫继续问,“也不会”。安娜认为,自己的坚决影响到了儿子,并维系了母子关系。

儿子整个青春期,安娜都捏着一把汗。在奶奶家里,迪奥道赫听姑姑和叔叔谈论对美国的仇恨,巴以冲突。穆罕默德高谈阔论恐怖袭击和“殉道”,向小侄子解释“‘殉道’是自卫的方式,而不是攻击”。

观看了叔叔放映的斩首和枪决异教徒视频后,迪奥道赫一直做噩梦。他也参加了叔叔、姑姑与“白酋长”Olivier Corel的讨论会。Merah家人经常联络Corel询问宗教事宜。比如苏亚的问题:侄子迪奥道赫已经到青春期,自己是否应当在他面前蒙面。在苏亚的劝诫下,迪奥道赫开始在学校的厕所里偷偷祷告。

有天晚上回家,迪奥道赫冲母亲大喊“异教徒”,摔门而去。“白酋长”曾经对他说:“你父母都不是穆斯林,所以你可以恨他们。”安娜出门找儿子,默罕默德拒绝开门,安娜威胁找警察。默罕默德最终交出了迪奥道赫,与他们在一起的另一个叔叔卡德说:“你儿子马上就要18岁了,我会去找他的。”

现在迪奥道赫已经21岁了,他跟母亲姓。在法庭上,这位年轻人身着黑西装、白衬衫。他说:“是母亲拯救了我。她禁止我去找叔叔和姑姑,但总是跟我开诚布公地交谈、辩论。母亲教给了我明辨是非的能力。”迪奥道赫现在是高等商学院预科班学生。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木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