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欧洲新闻 >

焦虑是种病 “谈心疗法”只会让病情更糟?

时间:2017-10-23  来源:欧洲时报英国版 作   作者:网管   点击:

【欧洲时报申忻编译报道】一个世纪以来,“谈心疗法”一直是心理治疗的主要手段。但是,本文作者弗里克·埃弗雷克(Flic Everett)却发现,当涉及焦虑的时候,这可能不是个好办法。

弗里克·埃弗雷克(Flic Everett)发现,当涉及焦虑的时候,这可能不是个好办法。(图片来源:《英国电讯报》Robert Ormerod 摄

“谈心疗法”只会加重自己的焦虑感

当我上一任心理治疗师微笑地引领我离开她的办公室,并说下周见的时候,我的心沉到了谷底。她是我第五位心理治疗师,一直以来,我都十分焦虑,我开始意识到,谈论自己的焦虑似乎只能让这样的感觉更糟糕。

每次我和治疗师面谈的时候,我们总是会关注一些烦恼外的细枝末节,聊聊悲惨的童年遭遇。有时,我会被自己的眼泪淹没,就像是《爱丽丝梦游仙境》的那只老鼠一样。

我曾经是个焦虑不安的孩子:5岁时十分厌学,9岁时因焦虑引起失眠,16岁时第一次发作恐慌症。21岁的时候,我从大学辍学,因为我每次听讲座都会承受巨大的恐慌,以至于我认为自己要死了。

现在我46岁,总是担心自己已经成年的儿子、生死、工作和金钱。目前,坚持健康饮食的我却患上了高血压,我的医生认为这是焦虑引起的。每天,我只要醒着,躺在那里,就会担心疾病和老去。

我试过很多方法,从向朋友倾诉到吃药,但终归让我感到自己生活在痛苦中。

我也试过很多治疗方法,比如谈心疗法。这种治疗方法通过追寻过去,旨在揭露情感问题的根源,适用于很多人(那些患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比如抑郁症),但是对于我而言,这种方法只会加重自己的焦虑感。而我不是唯一一个。

焦虑症在当代社会变得越来越普遍

不过,好消息是,患者可以接受新的治疗方法和创新型治疗。患者们不再聚在一起互相倾诉苦楚,而是采用新的方法,并且这样的疗法有着惊人的效果。

有一件事是十分肯定的:帮助是必须的。如今,4个人中就会有一个人饱受心理健康问题的影响,而焦虑症变得越来越普遍。

据2016年英国政府发布的幸福感研究表明,中年女性受到心理健康问题影响最大,尤其是45岁和54岁之间的女性尤为明显。

在过去的十年间,人们对心理健康慈善机构心理服务热线电话的需求增加了近10倍。就如该机构发言人蕾切尔·博伊德(RachelBoyd)所说,虽然诱因不同,但是症状往往是相同的:“反胃、颤抖、出汗、睡眠问题、消化问题和恐慌,还有常见的心理症状,包括紧张感,持续恐惧感,或是产生不理智的想法。”

焦虑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社会焦虑、强迫症(OCD),还有比较普遍的焦虑混乱症(虽然我没有接受过具体的诊断,但我认为我患有该症)。

一般传统的建议是去看治疗专家,我一直断断续续地接受了30多年的治疗,如何有效地治愈焦虑症是要依靠治疗方法的。

现在,很多治疗师认为,咨询或是接受精神分析治疗,远不如对大脑“再训练”来的有效。此外,几项近期调查显示,焦虑并不根植于创伤性的过去,而是某些大脑结构的怪癖。

有效的治疗可帮助患者直面恐惧

“我们听到过很多有关为什么谈心最有益于心理健康的讨论。”心理和焦虑研究专家佐必达·古尔尼娜(Zoubida Guernina)博士说,“但是就焦虑症而言,患者通常饱受各种强大情绪影响,通过聊天的方式排解会是个艰难的过程。”她接着说,最有效的治疗是“帮助患者直面恐惧,让他们变得更加积极主动,为自己找到解决办法。”

另外,在今年夏天的恐袭之后,英国皇家医学院校长西蒙·威瑟斯爵士(Sir Simon Wessely)建议幸存者不应急于接受专业心理治疗。

“重温创伤会让事情更糟糕。”他说,“我们做了自伦敦大轰炸时期至今的所有调查,调查显示,人们可以通过和自己的朋友与家人聊天而变得更好。”

当然,从而推断出心理治疗不应该过多被讨论有可能是错误,甚至是危险的。更多的开放性会让人们在理解上取得巨大进步。

由活动家和Stella专栏作家布莱尔尼·戈登(Bryony Gordon)资助,皇家基金会发起的“一起运动”(Heads Together campaign)帮助患者减少了不少病症。同时,政府还为NHS的心理健康服务提供额外资金支持。

心理学家菲利克斯·伊克诺马基斯(Felix Economakis)帮助焦虑症患者“重新界定”个人经历,他努力让患者相信,他们可以处理好自己的生活,是社会让人们感到更多压力和沮丧。

他说:“现代社会会过度刺激大脑边缘系统(这部分脑组织负责处理情感和记忆)。当你走出家门的时候,你便开始高度警惕——奋力地挤着公交,看到关于恐袭的新闻,接着开始担心工作不保,以至于让自己没有任何喘息之机。”

绿色生活可以改善焦虑

伊克诺马基斯认为探索焦虑的根源没什么意义,因为焦虑通常只是对持续压力的一种化学反应。相反,他通过一系列的步骤来重新调整患者的消极想法。他说:“我不需要了解很多细节。我只是问患者‘你在哪里?你喜欢在哪里?你喜欢怎么做?’之后,相关的具体问题便会迎刃而解了。”

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正如艾肯奴马基斯和其他人所做的那样,这种针对性的“重新调整想法”治疗方法对许多患者起到了积极效果。

最知名的是认知行为疗法(CBT),CBT专注于当前的问题,鼓励患者解决问题并自行计划安排做某些事。与此同时,基于快速转动眼球可以重新规划大脑这一观点的眼球运动降敏再生疗法也在PTSD患者身上取得了显著的成功。

20年前,查尔斯·林登(Charles Linden)创建的林登法与之类似,该方法鼓励患者用积极的信息替换焦虑的信息,这样做几乎一夜之间成功治愈了焦虑症。这种方法有个大胆的主张:“焦虑的痛苦源于糟糕的建议和不好的治疗方法。”我的朋友爱玛(Emma)说:“我试过林登法,它提倡把焦虑的注意力最小化,你需要用更多积极的行为来覆盖它,并用创造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长此以往,你会逐渐发现,你重新设定了自己,让好的想法覆盖了坏的想法。”

伊克诺马基斯还倡议“重新改变大脑思考方法”,让大脑摒弃恐惧的源泉。他说:“这个方法专注于让患者养精蓄锐并治愈伤痛,而不是把注意力从问题本身上移开。”

“自然是很好的治疗,就像是适量运动一样。”2016年,《心智》(Mind)期刊和埃塞克斯大学联合发表研究显示,随着增加社会接触,以及社会本身包容度的增加,参加“绿色”活动会让焦虑症患者感觉更好,也会让他们获得个人成就感。”

对此,我可以证明。2016年,我和我的伴侣搬到了苏格兰西高地。现在,无论天气如何,或者出发时自己感到多么紧张,每天我都会和我的狗一起散步,这会让我感到更加平和和快乐。

伊克诺马基斯表示:“人们生来就爱户外生活。我们注定要生活在社区中,一边付出一边得到爱与关怀。无论对方是一条狗,还是一个人。总是形单影只意味着只会让你更加神经过敏和焦虑。”

搬家之后,我决定不再看治疗师。如今,我控制住了焦虑,酒喝得也少了,走路走得多了,并且会花更多的时间和自己心爱的宠物与人在一起,他们都给我带来了很多帮助。如果焦虑症又严重了,我会去寻求专业治疗。但是下次,我会找一个可以帮助我专注于焦虑本身的治疗师。基于我现在所了解的,未来治疗将意味更少对话和更多行动。

(《欧洲时报》英国版与《英国电讯报》联合专版本文作者:Flic Everett译者:申忻)

(编辑:木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