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文化资讯 >

于谦担任北京摇滚协会副会长:说相声不忘摇滚梦

时间:2017-10-12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网管   点击:

北京摇滚协会副会长身份“曝光”

于谦:说相声不忘摇滚梦

著名相声演员于谦平素还爱玩摇滚,和黑豹乐队等摇滚大腕也私交深厚,这事儿在曲艺界和摇滚界都是众所周知。他的老搭档郭德纲就曾发文调侃称:于谦不仅是相声皇后,还是摇滚大爷。

近日在参加由其参演的电影《缝纫机乐队》宣传活动时,于谦又被影片主演乔杉曝出,原来他还有个少为人知的身份——北京摇滚协会副会长。这就等于说摇滚对于于谦可不只是个人爱好了,甚至还得到了官方认证,因此这消息一经曝光,众多相声迷和摇滚乐迷都纷纷表示“惊呆了”。

受聘摇滚协会专家会员

“北京摇滚协会”,全称是北京音乐家协会摇滚音乐分会,由北京市文联和北京音乐家协会联合创办,正式成立于去年3月31日,旨在保护摇滚音乐人的合法权益,为追梦的摇滚音乐人提供相应的基础保障和展示才华的出口。

当时于谦与张楚、郑钧等著名摇滚音乐人一起受邀参加了成立大会,并被现场聘为专家会员。于谦在大会上作为代表发言,他谦虚地说自己对专家会员的称号愧不敢当:“在座各位都是内行,而我是个外行,所以受邀后很忐忑,因为要和各位大腕聊的是我专业以外的东西。不过我真的是从小喜欢摇滚,在台上也没少唱。这次加入摇滚协会,对于我来说其实主要是能多些接触摇滚的机会,也是个向真正的摇滚专家们学习的过程。”

低调的“摇滚歌星”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早在2011年,于谦就曾做过公开的跨界摇滚表演。那是当年4月在“光辉岁月——殿堂级中国摇滚世界巡回演唱会”的发布会上,当天于谦和唐朝乐队、黑豹乐队、汪峰等一起作为嘉宾到场助阵,他不仅自曝是崔健和黑豹的歌迷,还现场清唱了一段崔健的《一块红布》,赢得热烈喝彩。

后来于谦也多次在不同的场合演唱过摇滚歌曲,如2014年为黑豹乐队前主唱栾树的青岛演唱会担当表演嘉宾,与栾树合作了一曲摇滚说唱《怎么办》。2016年10月,他又在参加李咏主持的明星真人秀节目《偶像就该酱婶》时,一时兴起便变身摇滚青年,大唱起崔健的另一代表作《花房姑娘》。

在这之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次要算是2016年4月16日在北京北展剧场举行的德云社20周年庆典演出了。于谦上台后的开场词本来很低调:“说实话,在孩子那儿吹吹牛也就罢了,在各位面前可不敢吹。唱歌我真是外行,只是为了给大家助助兴,上台我倒是也老唱,今天这么热闹,更不能不唱。不过这次我就不怕唱不好了,因为我请了几位好朋友,都是歌坛的大腕,来陪着我一起唱。”

然而之后随着几位朋友的出场,于谦的表现可就越来越是高调了。首先是栾树、周晓鸥、景岗山走上舞台,众星捧月般把于谦围在中间,和他合唱了一首《怎么办》。一向担当捧哏的于谦这次成了主角,独自秀出难度颇高的一段Rap,使得现场气氛几乎燃爆。第二首《礼物》更厉害了,大腕朋友团虽然又增加了沙宝亮和马上又两位实力唱将,但依然把最高潮的部分留给了于谦,就是最考验唱功、音调极高的最后两句,而于谦居然也完成得有模有样。

跟“黑豹”乐队哥俩好

今年6月1日播出的《围炉音乐会》节目中,于谦又受老朋友黑豹乐队的邀请前来做表演嘉宾,与黑豹合唱了脍炙人口的摇滚名篇《Don’t Break My Heart》。一曲唱毕,于谦真诚地讲起了他与乐队成员之间的情谊:“我这个人好交朋友,很多哥们儿都是著名摇滚音乐人。黑豹乐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支摇滚乐队。他们当年的歌曲我几乎都会唱,更要感谢的是,这几位老大哥不嫌弃我,一直带着我玩儿,也算是圆了我少年时代的摇滚梦。咱们以后对黑豹乐队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借钱也得捧个钱场。”

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于谦还透露自己从少年时代就开始成为摇滚迷了。“我十二三岁刚进曲艺团时就对摇滚乐很疯狂,当时团里有个小乐队,我们经常在一起唱摇滚,不过现在早就忘了怎么弹吉他了。虽然我的工作是传统艺术,但我对现代音乐一直非常感兴趣,尤其当年摇滚乐就是时尚和叛逆的代名词,能抒发很多年轻人的真情实感,让我非常着迷。”也正是在这次节目录制过程中,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爆料称,于谦已经由摇滚协会的专家会员升任为副会长了。

于谦在富于摇滚情怀的电影《缝纫机乐队》中饰演热爱摇滚的乐队赞助人,可以说算是本色演出了。谈到参演的机缘,他再次强调了自己的摇滚梦:“我曾经也有过摇滚梦,所以大鹏导演找我的时候我就一口答应了。人的一生有很多梦想,不能太好高骛远,我觉得能实现一个就已经很不容易,就应该满足了。像我从小喜欢传统艺术,喜欢相声,现在能在舞台上表演相声,我就很知足。另外还有这个摇滚梦,那我现在跟摇滚也算沾上点边儿,算是实现了又一个梦想,这就太满足了。”

文/本报记者 崔巍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