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世界新闻 >

前CIA特工回忆处决格瓦拉:500是格瓦拉 600是死亡

时间:2017-10-11  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网管   点击:

你一定知道切·格瓦拉。

即使不了解他的事迹,你也至少听说过这个名字,或者看到过这张图。

10月8日,在古巴城市圣克拉拉,数千人集会纪念这位伟大的革命者遇害50周年活动。参加这一集会的,包括格瓦拉生前的革命同志——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卡斯特罗。

▲资料图片:1964年7月26日,劳尔·卡斯特罗(左)和格瓦拉参加革命纪念活动。(西班牙《国家报》)

在古巴全国,无数民众通过家中的电视屏幕,观看卡斯特罗总统将一支白色玫瑰放在格瓦拉的墓地上。

50年来,切·格瓦拉的名字仍然出现在古巴的每个角落,从钞票到标语牌。他可谓拉丁美洲最广为人知的人物。他世界闻名的绰号——切,来自拉美国家对阿根廷人的昵称,意指老友、哥儿们。

在古巴纪念格瓦拉的活动上,播出了1967年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宣布格瓦拉死讯的讲话录音。在那段讲话中,老卡斯特罗呼吁古巴的孩子们“像切一样”。而这一口号至今仍然在古巴流行。

▲古巴领导人号召年轻一代“做人要做切那样的人”。(法新社)

在切·格瓦拉遇害的地方,南美国家玻利维亚的小山村伊格拉,纪念活动也在进行中。

“他不是冰冷的雕像”

1967年10月9日,格瓦拉在伊格拉村被枪决,他随身带的烟斗和钟表等物件被敌人抢劫一空。

格瓦拉死在伊格拉村的一间稻草土坯房里。伊格拉村位于海拔2100米的高原上,这里人烟稀少,黄土高坡上杂草丛生,遮挡了道路。

50年过去了,这里几乎还和当年一样,只有大约30位住户,孩子很少,因此村子里非常安静,一排低矮的房子加上一个宽阔的广场,广场上竖立着一尊切的全身像和一尊半身像。数千名切的崇敬者来到伊格拉村和切的被捕之地巴耶格兰德山谷,表达自己对切的敬意。

▲伊格拉村的切·格瓦拉纪念雕像(美国《纽约时报》)

然而对某些人来说,这并不是特殊的日子,因为他们每天都在向切祈祷,就像伊格拉村的伊尔玛,这位满脸皱纹、皮肤黝黑的老妇人说,“切是一位活生生的人,一生受苦受难,因此我们请求他帮助我们渡过所有难关,摆脱贫困”。

切·格瓦拉已经成为这个山村的神灵,每当村民丢了羊或者其他牲畜,他们都会在口中念着“圣切,请帮助我们”,祈祷格瓦拉的帮助。村民阿莉西亚把切看成圣人,她说,“他不是冰冷的雕像,所以我向他祈祷”。

人们怀着敬意来拜祭

1966年11月初,格瓦拉开始在玻利维亚进行革命活动。他来到东南部的尼扬卡瓦苏山区,建立了游击队根据地。这里人烟稀少,距离山区城市圣克鲁斯约250公里,一条沥青公路颠簸曲折,沿路散布着寥寥几个村庄。

▲资料图片:格瓦拉骑着马在玻利维亚尼扬卡瓦苏山区巡视。(西班牙《国家报》)

从地图上看,伊格拉村地区是格瓦拉发展革命的绝佳地点,它靠近格瓦拉的家乡阿根廷。格瓦拉的计划是在这里吸引邻国游击队员,训练他们参加战斗。格瓦拉说,若想在邻国开始革命,玻利维亚就必须做出牺牲。

虽然在开始的时候,格瓦拉的营地就是一片荒漠,没有食物、没有枪支,甚至连农民都没有,因此一支20来人的武装部队的到来,场景就像电影中的西部大片。

今天这里一切如旧,植被依然稀少,山形起伏,远远就能看到一辆汽车的到来。只是现在已经不再有游击队员,倒是隔三差五地出现一些游客,他们并不确切地知道格瓦拉是谁,只是碰巧经过这里拍张照片,或者恰好相反,非常了解历史的人怀着对格瓦拉的深深敬意前来拜祭。

▲切·格瓦拉遗体放置的地方(美国《纽约时报》)

▲资料图片:切·格瓦拉被行刑后,玻利维亚政府军将他遗体陈列示众。(法新社)

那座村庄保留他最后的记忆

1967年3月,玻利维亚政府派遣更多军队来到这个山区搜捕格瓦拉和他的追随者,美国则派来了军事顾问,600多人前来围剿。除了应战、保持活动和努力生存,格瓦拉没有别的选择。

▲资料图片:格瓦拉和第二任妻子阿莱达·马奇(身后站立者)、母亲塞莉亚·德拉塞纳(右)以及4个孩子在一起。拍摄日期不详。(西班牙《国家报》)

伊格拉村民萨拉特熟练地走过一片山地,他说,“看,这块石头,这个洞,这里有枪弹的痕迹。他们就是在这里捉住了切”,萨拉特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因为这片地属于他的妻弟。没有路牌,只有村民们知道所有故事发生的具体地点。

格瓦拉经过伊格拉村时伊尔玛只有21岁,她回忆说,“这里的人们没有帮助他,因为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谁也没跟他说话”,“但是人们似乎刚刚意识到格瓦拉是个英雄,如果当初我们对他施以援手,也许现在就不会这么穷了”。

1967年10月8日,该地区一位村民告发了游击队的位置。在一处狭窄的峡谷,格瓦拉被捕了,他的一些战士也受了伤,所有人都饥肠辘辘。第二天,格瓦拉在伊格拉村被枪决。

▲现年85岁的苏珊娜·罗夫莱曾是一位护士,当年她被上司要求清洗切·格瓦拉的遗体。(美国《纽约时报》)

“500、600”:格瓦拉生命的最后时刻

美国中情局前特工、从古巴流亡到美国的费利克斯·罗德里格斯当年参与了在玻利维亚抓捕切·格瓦拉的行动。

现年76岁的罗德里格斯居住在迈阿密。作为曾参加过越南战争和中美洲平叛的老兵,罗德里格斯表示,中情局当年希望能活捉格瓦拉以便对他进行审问,但玻利维亚政府下达了处决格瓦拉的命令。他说:“我曾试图阻止行刑,但没有成功。”

报道称,罗德里格斯曾出现在格瓦拉被处决前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上。这也是格瓦拉生前最后一张照片。拍摄者是玻利维亚军用直升机驾驶员德古斯曼。

▲资料图片:1967年10月8日,格瓦拉在玻利维亚被俘。左一为罗德里格斯。(西班牙《国家报》)

经过20分钟的努力回忆和整理思绪之后,罗德里格斯说:“10月8日,那是一个星期日的早上,我们收到了格瓦拉被抓获的消息。我们那时训练了一些会讲土著语言的玻利维亚年轻士兵,让他们身穿便装出去搜集情报,他们很容易就和当地农民打成一片。”

“周六晚上,几个年轻士兵回来报告说,有农民告诉了他们游击队的藏身之地,并亲眼看到了游击队员出没。于是,玻利维亚军官加里·普拉多立即下令包围了该地区。次日早上,政府军开始缩小包围圈,并与游击队交火。在交火中,格瓦拉左腿负伤,但并不致命。在战斗中,大多数游击队员被击毙,格瓦拉也最终被俘。”

他接着说:“周日上午,我们乘坐德古斯曼驾驶的直升机来到格瓦拉被关押的小学校附近。所有参与行动的军官都在那里等着我们。玻利维亚军官问了格瓦拉几个问题,但他没有回答。我当时也没同他讲话。我们和玻利维亚当局已经约定好了秘密联络代号,其中500代表格瓦拉,600表示死亡,700表示活着。”

“就在我们准备对他进行审讯时,玻利维亚军事当局的一位负责人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500、600’,这一暗号的意思是格瓦拉应被立即处决。由于电话中有噪音,我让他重复了一遍,这才确信玻利维亚当局的意思是要立即处决格瓦拉。”

50年后,玻利维亚决定纪念切·格瓦拉。当地村民说,这里将会修建一个国际营地接待来访者,宣扬切的思想。

而伊格拉村将成为革命朝圣之路的终点,很多年来这里家家户户张贴着切的画像,他的音容笑貌宛在,因为村民们相信,切把灵魂留在了大山里,保护着他们,而那间切被杀死的土坯房则变成了博物馆。

▲格瓦拉被杀死的土坯房如今变成了博物馆。(美国《纽约时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