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留学移民 澳洲华人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澳洲新闻 >

又一华企的农场梦在澳触礁 砸近十亿租旱地今几近无用

时间:2017-10-05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五年前,几乎不为人知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上海中福夺得了租下西澳偏远的奥德(Ord)灌溉区并将这里的面积扩大一倍的抢手租赁权,这是西澳政府的一个大单举动。

这家中国公司花了7亿元赢得投标,以其在此发展养牛业、棉花业和檀木种植业的愿景打败了其他竞争者,该公司承诺要清理广阔的奥德河平原上多达1.4万公顷的干旱土地,把这里变成一片种满灌溉甘蔗,绿浪滚滚的良田,而大部分将由澳大利亚纳税人资助。

接下来,该公司打算斥资4亿元,在Kununurra兴建一个未来风格的糖基乙醇加工厂,提供数百个工作岗位,并对附近Wyndham地区的港口进行升级改造,从那里将生物燃料运回对可再生能源如饥似渴的中国。

然而,这个梦想从未真正实现过。

今天,只有3000公顷的粗糙牧牛土地被上海中福改造成了美丽的农地,该集团在本地以金伯利农业投资公司(Kimberley Agricultural Investment,KAI)名号经营。但种植在这里的农作物不是高耸如墙的甘蔗林,而是补丁般东一片西一片的奇亚籽、藜麦、玉米、鹰嘴豆、高粱和绿豆。

这里也没有雇佣数百名当地人的大型工厂,只有一座耗资500万元、中等规模的谷物清选厂在蓝图上。

此外,该公司与西澳政府在租赁文件、清理许可、土地所有权和原始的50年条约的期限等方面,非但没能平稳交接,反而产生了深深的罅隙。

还有一件令人不安的事情是,KAI去年另外花了1亿元买下了相邻的Carlton Hill养牛场,而且似乎在加速那里的种植计划方面有所收获,但却吝于在其租下的奥德二期土地上投入更多的时间和金钱。

不过,在Kununurra小镇,这家新来乍到的中国公司得到了热情的欢迎。它的到来被认为给农业区增加了急需的规模,其资金提供了55个直接工作岗位,并且让当地承包商赚到了成千上万元,刺激了对新作物研究试验的创新合作投资,并赞助了数十个小区活动。

KAI买下了镇上最大的度假酒店,Kununurra乡村俱乐部,并建立了自己的农机经销商和服务业务,因为它拥有的大型耕地和土地清理设备所使用的专门机械和机械配件很难找到。

KAI还计划兴建4000万元的棉花加工场和酿酒厂,把当地的高粱作物转变为中国最受欢迎的白酒,这是全世界消费最广泛的酒。

澳大利亚政府和中国政府,以及两国的许多大型农业投资商和企业都在密切关注上海中福在奥德山谷遇到的一切曲折。

联邦政府已经把欠发达的澳大利亚北部地区作为优先要务,而奥德灌溉计划相对较小的农业土地以及KAI能够取得经济上的成功,被认为是进一步开放并用公共资金赞助北澳各地的水坝、灌溉项目以及更广泛的农业开发的必备条件。

更直接地说,决定允许中国公司在开发Kununurra和奥德山谷的农业未来上发挥如此重要的作用,被视为进一步允许大规模外资参与澳大利亚农业的典范,特别是在外国实体已经从澳大利亚纳税人资助的基础设施中受益的地区。

East Kimberley工商会会长威廉姆斯(Jill Williams)相信,KAI在两个层面上都创造了奇迹。

但西澳的工党政府可不敢如此肯定。

在收购案发生时任反对党农业事务发言人的西澳工党议员帕帕利亚(Paul Papalia)当时就质疑为何要以公共资金资助一家中国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更何况当时KAI压根没有务农的经验。

帕帕利亚还说,原本的计划一直是将至少一半的新奥德农耕地提供给本地小农,并质问这个意图为何遭到了抛弃。

《澳大利亚人报》上周披露,尽管KAI已经花了1.5亿元开发并种植了第一批新农地,但西澳政府从未将土地所有权文件交给它,没有这些文件,其他投资者根本不会相信这些粗放的牧场能够变成肥沃的良田,更加不会一再给项目投钱。

但西澳农业与乡镇地区开发厅长麦克提尔南(Alannah Mac-Tiernan)声称,是KAI有所隐瞒。这些文件之所以被扣留,是因为这家中国公司表现出了无法合作的态度,每一次会面都要求获得优惠待遇,并放宽已经约定好的奥德开发条件。

她说,这家中国公司不断威胁取消公司担保,减少债券承诺,并将一些政府租赁土地转换成KAI的永久产权,还要求在2062年自动延长50年的租期,使得双方关系紧张。

但中福集团则谴责当地的反华情绪,声称在投入大量资金,开发了大量土地之后,依然遭到怀疑,在澳大利亚不受欢迎。

这一僵局让澳大利亚农产品企业协会(Agribusiness Australia)会长博罗(Tim Burrow)深感愤怒,他担心同样的问题会困扰或吓跑北澳的其他外国投资者。“政府不该再继续用不必要的制裁规则、条例、繁文缛节和官僚主义的低效率来压制这个最重要、充满活力和创新的经济部门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