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美加新闻 >

川普摊上大事:为DACA私会民主党大佬 遭各派围攻

时间:2017-09-18  来源:凤凰军事   作者:网管   点击:

废除DACA计划,数十万人或被遣返

DACA之跨党派合作的原因和前景

9月13日晚上,川普总统与民主党参议院领袖舒默和众议院领袖佩洛西共进晚餐,商讨DACA被废止后的事宜,之后传出总统和民主党方面接近达成永久解决DACA庇护者身份的协议,而且民主党不必同意修墙费用的拨款。消息一经传出便激起轩然大波,左派自然欢欣鼓舞,各大主流媒体轮番播报轰炸,而右派则炸开了锅,第一次有着被总统背叛的感觉,著名保守派评论员Ann Coulter甚至说“At this point, who DOESN'T want Trump impeached”(现在还有谁不想弹劾川普呢?),言外之意,(除了左派)现在右派也(因为此事)对川普极为不满。

虽然此后白宫新闻发言人,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甚至川普本人亲自澄清“没有和民主党达成任何协议”。毫无疑问,川普遇到了“通俄门”后又一轮危机,稍显沉寂的美国政坛也重新热闹起来-----略微有些不同的是,“通俄门”期间川普得到了基本盘的强力支持(有民调表明,去年大选投票给川普的选民中98%仍然支持他),但此次总统还需要面临来自于自己支持者的压力。

起因

DACA是“ Deferred Actionfor Childhood Arrivals”的简写,是奥巴马总统在2012年颁布的总统行政令,暂缓遣返有“梦想生”之称的,年幼时被父母非法带入美国的的年轻移民(大多来自于墨西哥和中美洲)。 奥巴马在2010年强行通过争议巨大的医保法案后,共和党极其愤怒,借助茶党运动,在同年11月中期选举掌控众议院后,便不与白宫进行任何合作,尤其是公认难度最高的移民法,几乎没有任何进展。于是,奥巴马总统在2012年竞选连任前甩开国会,以行政命令的方式颁布了DACA,得到了拉丁裔更强力的支持,并顺利赢得了总统连任选举。但DACA遭到了共和党的严厉指责,因为这个行政命令有着取代移民法的嫌疑,而立法是国会的权利,非总统的职权范围。

川普上任后,驱逐非法移民一直是其工作重点之一,九月初,司法部长塞辛斯宣布废除DACA,理由是它违反了宪法,应该把制定移民法的权利还给国会,但同时声明延缓六个月执行,给国会以缓冲期来制定新的移民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明眼人都能看出,六个月对于通过复杂且分歧巨大的移民法来说,肯定远远不够,可川普用这种方式把压力转嫁给了国会:我给了你们时间,“该你们干活了”(川普推特语),如果届时没有制定新的移民法,那政府就只能按照旧的法律来遣返这些年轻非法移民了。

目的

既然废除DACA引发的压力被转移到了国会,川普又为什么会急着和政治对手民主党合作呢?个人分析,主要目的是为了敲打共和党高层,加快关键立法进程,此外也试探一下是否有跨党合作的可能性,期望在未来的税改基建等政策上得到民主党的部分支持。

前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在“CBS60”说,川普就职后首次和国会共和党人会面时,参议院领袖麦克康奈尔等承诺说,今年四月之前会通过新的医保法案替代奥巴马医保,八月之前通过税改法案,年底之前通过基建法案,即川普政府最重要的三件大事,在任职第一年就能全部通过立法议程。但截至九月初,一个法案都没有完成,川普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尤其是医保法案,7月28日投票前晚,麦凯恩还同意支持,结果一夜过后投的却是否决票,川普开始怀疑共和党高层掌控局面的能力,于是试探能否抛开共和党,跨党派合作得到民主党支持的可能性。初步的结果很不错,虽然共和党国会领袖反对,但川普和民主党合作在国会顺利通过了短期拨款的法案,保障政府运作到12月,此外,据说民主党还准备支持去年大选期间川普女儿伊万卡提出的带薪产假的法案,于是进一步探讨DACA的合作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前景

总统和民主党在DACA上合作的消息传出以后,保守派纷纷指责川普,给川普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客观的说,目前通过法律将非法年轻移民合法化的可能性不是很高。

首先,川普和民主党的分歧很大,双方只是在不驱逐DACA庇护者的立场上取得了共识,但以何种身份永久居留则难以达成一致。民主党一直希望能给予这些人合法身份,并提供以后转为公民的路径,但川普可能只想让他们获得永久居留和工作许可,没有任何绿卡和公民的可能(仅仅不驱逐而已)。而且川普已经在推特上公开拒绝了“chain immigration”(亲属移民)的可能性,民主党则期望能有更多的亲属移民来充实票仓。更重要的是,川普把对DACA的支持与加强边境安全和建墙联系在一起,而这两者都是目前的民主党无法接受的。

其次,国会立法不太可能通过。按照立法程序,应该先由众议院法律委员会通过,然后提交众议院表决。法律委员会是现在众议院中两党分歧最严重的委员会之一,不仅现任席是反对移民的科罗拉州共和党众议员Goodlatte, 而且其会员包括两党的极端议员,如反对任何移民的Steve King和提倡放开边境的Luis Guttierrez。很难想象一个主流共和党议员们反对的提案,能顺利通过共和党全部占据优势的众议院法律委员,众议院全体和参议院全体的三次表决,然后送到川普总手中签署成为法律,事实上,在民主党拥有比现在更多议员席位的2012年,DACA都没能通过国会表决---或许,川普总统正是看到了这点,才和民主党谈论合作,因为他知道这个提案应该没有机会送到白宫。

最后,最近参议院共和党人可能会在医保法案上有突破进展,从而缓解川普对共和党建制派的不满。如前所述,七月份的参议院表决因为麦凯恩的临时变卦而失败,现在麦凯恩的参议院“死党”格雷汉姆(南卡州共和党参议员)提出来一个新的医保修正案,得到了麦凯恩的支持,可不知何故遭到肯塔基共和党参议员Rand Paul反对,目前票数依然是49票(50票通过),但他在共和党的地位远不能和麦凯恩相比,而且他也没有麦凯恩和川普之间的“深仇大恨”,所以共和党的参议院领袖们正在努力工作让他改变主意。

总体来说,川普和民主党关于DACA的合作,很可能无法继续和深入,不只是基本盘给川普施加的压力让他无法偏离保守派理念太远,现实的制肘(共和党控制国会)也让这个提案无法真正的成为法律。川普更多的是想向共和党建制派表明,如果立法进程继续迟缓,他有可能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方式来寻求跨党派的支持,或许这将给未来的美国政坛带来新的微妙变化。(作者:代军 特约评论员)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