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生活百态 >

我是模特,我经历过身体羞辱与性侵犯

时间:2017-09-12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网管   点击:

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普雷舍丝·李,28岁,来自亚特兰大。“我们看到的黑人模特太少了,而且更看不到足够多的黑人大号模特。我绝对可能一直都是拍摄现场唯一的黑人模特。”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埃布妮·戴维斯,24岁,来自西雅图。“当我决定保留天然的发型,我的经纪人非常反对。他们说那种刚起床的样子是得不到工作的。结果我拿下了CK的合同。当一名模特不是要向别人展示如何看起来和你一样,而是用你的自由展示给其他人,做自己就很好。”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史黛拉·杜瓦尔,20岁,来自加州。“我的妈妈是模特,从小她就带我去摄影棚试镜。我14岁被称为胖子。人们会对我说,不要吃薯条,说我的屁股太大了。有一个模特告诉我,她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因为她不知道可以去哪里找吃的。”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凯莉·米坦道夫,23岁,来自凤凰城。“我做模特的时候从来没有赚到很多钱。我背了5位数的债务,我很幸运能够从中解脱。那花了好几年。两年前我离开了这行,我厌倦了别人碰我的身体。我想要对自己的生活有多一点掌控。我想养一只狗,取得一个学位。”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蕾妮·彼得斯,28岁,来自那什维尔。“你作为模特工作的每一天,都在某种程度上被物化着。因为你是一个模特,你好像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人,而是衣服、妆容或发型的载体。有时候是因为性骚扰。我遇到过一个男人,他想让我的乳头挺起来拍照。他真的就抓住我的乳头,说:‘看,我们需要它是硬的。’”

吉莉安·梅尔卡多,30岁,来自纽约。“我在主流媒体或娱乐圈看不到谁有可见的残疾。这让我很苦恼。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人。我担起了这个角色,要发起一场关于多元性和包容的对话。”

席瓦妮·珀塞德,27岁,来自特立尼达多巴哥。“我发现自己一般都是现场唯一的非白人模特。有摄影师对我说:‘你真美,因为你有黑色的皮肤,却有白人的五官。’ 那是什么意思?我很吸引人只是因为我有欧洲人的特征?”

茱莉亚·盖尔,32岁,来自新泽西。“利用女人的不安全感在我们的社会里已经极其普遍,这对模特来说非常有害,当然,对女性而言也一样,尤其是对那些看到模特照片的女性,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花了多少时间来美化外表。而且照片都是修过的。最后的效果和符合现实的照片完全两样。女人们看到的模特照片根本就是不真实的。”

帕洛玛·厄瑟尔,25岁,来自洛杉矶。“作为一名大号模特,每天都有最糟糕的事情,就是那些细微的恶意,有时候人们会抱怨说‘什么都不合身。’就像我不存在似的。有些时候一切都很合适,我喜欢我穿的东西,我感觉自己和骨感模特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我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你配站在这里。’”

格蕾丝·玛哈利 ,28岁,来自加拿大。“我16岁成为了模特。我最早的试镜之一是在纽约,当时没有人告诉我需要光着上身。我在沙滩上赤裸着上半身,按照摄影师的要求摆造型,我一生从没有感觉到那么不舒服过。”

阿什利·B·丘,26岁,来自芝加哥。“做模特是一场赌博。你可以去20个试镜,得到20份工作,或者去了20个却一个都没拿到。这从来都不是有趣的,尤其是当你看着周围那些更高、在新造型上花了更多钱,或者那些看起来很怪的女孩的时候,那个片刻,你真的会怀疑自己。”

戴安拉·佛利斯特,27岁,来自纽约。“有时候经纪公司什么都会向你收钱,而且会要一大笔。当你出国工作,它们会安排豪华车和司机,最后从你的工资中扣取。我曾经在2月给一名设计师工作,直到第二年9月才拿到薪酬。有时你很晚才拿得到薪酬,有时候,设计师根本就不会付钱。”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