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生活百态 >

中国的婚骗历史 不止是“白富美”坑老实人的故事

时间:2017-09-12  来源:Vista看天下   作者:网管   点击:

1 老实人和「白富美」的故事 这个周末,一个「老实人」的故事引发了众人唏嘘。 苏享茂是名校毕业的天才程序员,凭借自己开发的软件获得了富裕的生活,身家高达2000万。和很多在外闯荡的大龄青年一样,离实现人赢就差一个姑娘。 然而让苏享茂没想到的是,这一步却让他献出了生命。9月7日,苏享茂留下一份网帖,讲述了自己「遭前妻逼死」的经过。

据苏享茂称,他和前妻翟欣欣均为世纪佳缘网站VIP会员,通过高价的「一对一红娘服务」认识。 两人本来外形差距很大(女方容貌姣好,身高170cm;男方标准老实人程序猿),可在女方了解到苏享茂的股票和银行余额之后,双方感情加速,认识不到三个月就完成了闪婚。

之后,苏享茂为女方购买海南住房一栋、豪车一台,加上各种奢侈品和转账,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但这段婚姻却仅仅维持一个多月。 「她爱撒谎、极有心机,让我觉得有种恐怖的感觉」,身心俱疲的苏享茂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可离婚后,苏享茂的噩梦依然没有结束。 翟欣欣以苏享茂漏税和创建的APP涉嫌违法要挟男方将海南的房产过户给自己,并要求1000万补偿。

这成了压弯苏享茂的最后一根稻草,昨日,其兄长苏享龙在微博中证实,苏享茂已于9月7日凌晨5点跳楼身亡,家人已经报案。 苏享茂创建的APP目前也已经停止运营,并写着一行字——公司法人被毒妻害死。 事发之后,疑点颇多。 据死者的朋友吕淼表示,他们曾打电话向翟欣欣提供的工作单位证实,并没有此人,女方之前多次充当礼仪接待等毫无知识含量的兼职,每天报酬仅数百元,就是一个靠脸吃饭的业余模特,因此质疑世纪佳缘的实名认证制度。 翟欣欣向苏享茂承认自己曾经有过婚史,也有网友晒出了自己去年也被改女子骗过的经历,称该女子是「骗婚惯犯」。

更引人怀疑的是,苏享茂的家人称在两人交往期间,就有其他男性一起打电话要挟男方要钱。离婚后更是在已经捞够油水的情况下,纠集律师等人恐吓威逼1000万的补偿费不放,杀鸡取卵。 以翟欣欣的个人经历及经验局限,不少人怀疑其是否仅为色诱鱼饵,而其身后才有真正骗子团伙的大佬运筹帷幄。 2 500年历史的拆白党 目前,舆论和死者的家人朋友纷纷撰文质疑婚骗,在警方的调查结果未出炉之前,我们无法断定这场悲剧是由「婚骗」导致,但我们今天还是像聊聊这一诈骗种类的前世今生,权当给大家一个提醒。 婚骗,全称婚姻诈骗。是一种专门的诈骗形式,自古有之。

      在500多年前,晚明张应俞所著的《骗经》里,就有专门的婚娶骗这一类: 此妇是大棍之妻,查得房八只此老母,故遣妇假与为妻。激其与富店殴争,然后加功打死。则房母必告,必可得银,然后拐银而逃,是断送人一命,而彼得厚利也。棍之奸险至此,人可痴心,而犯其机阱乎? 步入近代,这种婚娶骗的行为则被称为——拆白。 拆白是一句沪语俚语,翻译过来为「拆梢」(瓜分钱财)与「白食」的简语,泛指一群有组织地以色相行骗,多择富家女眷为目标,白饮白食骗财骗色的青少年。 是的,那时的婚骗还大多是男性。不少文学戏剧先驱都曾把拆白党写入自己的作品: 下等人没有职业,所以要做贼,做强盗,做流氓,做拆白党!——刘半农《实利主义与职业教育》 哼!我早就知道,那个贼头贼脑的小毛贼不是好东西!什么报馆里的评剧家,还不是一个拆白党!——陈大悲《爱国贼》 而在明朝万历年间武侠大家吕轻侯所著的《武林外传》四十八回中,老白开武馆时曾穿越地提到自己: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去做拆白党。(误) 可见婚姻诈骗这一行为,自古就不受社会接纳。

然而在上世纪20至40年代的上海,拆白党却风行一时。根据《近代上海黑社会研究》的记载,从那时开始拆白党的组织就十分严密。 沪上的男拆白党徒,有的扮成小滑头、也有伪装成文人学究的,他们奉行「三白主义」:吃白食、看白戏、(与异性)睡白觉,目标多是珠宝满头的富人女眷。 拆白党对加入者有严格的条件限制,规定必须没有残疾,能言善辩,交游广泛,处事机警,洞悉上海的各种风情习惯,年龄在16至40岁之间,并且大多面目清秀、容貌姣好。 这一点,从1996年陈凯歌导演的电影《风月》中就可见一斑,这部以拆白党为背景的作品主角选了好久,最后才选定了哥哥张国荣。

张国荣饰演的忠良年少便父母双亡,可因外表帅气,阴差阳错投入黑帮头目大大门下,成为利用色相勾引富家太太上钩再勒索其钱财的拆白党。 他的目标就是当地大户庞府的大小姐,巩俐饰演的如意。

在《风月》的故事里,拆白党被描述成了有七情六欲的凡人。

别看张国荣每天花天酒地到处留情,其实急需女人的真情拯救,和巩俐一来二去就骗出了感情,陷入了两难。 而现实中的拆白党,就没这么好心了。

党徒中除了出卖色相的,还有人专门负责收集情报。他们暗中尾随了解目标的姓名、性情、出入特点、家庭背景后,一一记录向组织汇报,再针对目标特点,选派相当者前去引诱。

他们互相配合,一旦有女子被其钉住,非将其财物全部拆骗而不肯罢休。有钱的大家闺秀、姨太太寡妇自不必说,即使是姘识了老妪,无甚大钱财者,则一钗一簪也要施展手段,活拆而去。 相比男才女貌的张国荣和巩俐,2008年TVB大剧《千谎百计》中,被拆白党陈键锋耍的团团转的千金大小姐,才是民国婚骗的真实写照—— 1、只要无情,便所向披靡;2、不骗光家产决不罢休。

3 大龄光棍是主要受害人 民国时的拆白党虽然大多为男性,看到油水之后,也有不少女性加入了骗子团伙。

女拆白党的谋财对象,多是从外地来沪的富豪子弟。因为这部分人不但有钱,而且对都市中的诈骗知之甚少,容易上当。女拆白党行骗时,常扮作天真单纯的女学生,以便使对方解除警惕。 这倒是和现代的婚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新中国成立之后,婚姻诈骗罪便被写进了《婚姻法》。定义为: 以借婚姻索取财物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并构成犯罪的行为。 即使是这样婚骗依然屡禁不止,不过前两年不是非常引人注意。主要的原因是之前的婚姻诈骗一般出现在农村,新闻资讯不发达。 农村婚骗的作案对象,大多是家庭条件差,知识水平低或者自身有问题的大龄光棍。 骗子们利用在中国传统社会最为盛行的熟人信用体系,经常通过所谓「靠谱的媒人」介绍年轻漂亮的姑娘给他们。

老光棍和老光棍的父母们求妻心切,本来就对外界的新型骗局不甚了解,一想起来晚上洞房那点事儿,智商更是直线降低,立刻放松了警惕。

再加上农村长期存在着送给女方家大量彩礼的风俗,所以当骗子提出大额的财产要求,又有一些心术不正的媒人从中担保,受害者就老老实实地掏了钱。

而「新娘一家」却立刻拖家带口集体失联,这时男方才发现自己上了当。 一方面,因为诈骗赃款在「结婚」前兑现,犯罪团伙又经常流窜,等案发追赃时,赃款早已被挥霍一空,被害人的损失很难得到赔偿。 就比如,在2014年湖南警方破获的一起农村骗婚案中,一个女子曾在6年时间里,先后「嫁」给7个省的22个男人,最短的婚姻不到一个月,最长不超过3个月,以此来骗取高额彩礼钱。 另一方面,「待嫁女」经常会通过改名换姓,伪造身份证明、结婚证明、户口簿等证件,进行化名诈骗,农村信息相对闭塞,一般人很难以识别,造成农村婚骗至今都屡禁不止。

4 与时俱进的婚骗党

随着时代的发展,婚骗党的骗术与时俱进,受害者也从文化素质较低的农村单身大龄男青年,扩大到了「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 仅仅是今年一年,就发生了浙大知名教授被80后女博士骗婚骗财和夜店女怀孕勒索富二代等多起婚骗事件。 更广为人知的,则是三个月前的印小天离婚案。

印小天的妻子哈琳娜自称是天津医科大本科生、中央财大研究生,爸爸是厅局级国企老总。再加上女方比印小天小10岁,身高又有1米7,一个有着顶级配置的白富美,让印小天一见钟情,两人谈了几个月的恋爱,哈琳娜就怀孕了,接着火速领证结婚。 可在结了婚之后,才发现女方学历造假、家事造假、年龄也造假,婚后立刻要求离婚,带着儿子要挟生活费,让印小天白白损失了近千万。

结局如此戏剧化,一方面由于印小天真的老实,骗子的骗术也实在是无孔不入,十分高明。

警方抓获骗婚团伙现场图(via中国法院网) 和旧时代的拆白党一样,当代的婚骗也大多是团伙作案。他们有的在相亲角摆摊,花言巧语先骗过单身男青年的父母—— 更高端一点儿的,则是通过专业婚介网站的VIP服务入手,骗子团伙专挑经济实力充裕、感情需求强烈的小老板下手,把姑娘包装成「白富美」获取对方好感,产生进一步交往的需求,而婚介红娘为了业绩也会极力撮合,对信息并不做严格审查。

在2013年,深圳警方对一个特大婚骗团伙的抓捕中,曾经透露出这些细节—— 他们通过百合网等互动交友平台注册账号,扮成事业有成的商人,发布寻找配偶的信息,受害者一般会被嫌疑人优秀的条件所迷惑; 在互换联系方式后,嫌疑人经过短短几天的电话聊天骗取受害者信任,甚至与受害者确定恋爱关系,以「老公」、「老婆」相称; 接着,扮演父母、花店老板的嫌疑人相继出场,嫌疑人骗称新店开张,从而骗取钱款。就这样,受害者在与嫌疑人没有任何实际接触的情况下,一步步掉进陷阱。(@南方日报) 最近两年,互联网经济催生知识新贵,「人傻钱多」的程序员和创业者也成为不法分子围猎的目标。

更有甚者,婚后诈骗团伙会想方设法了解对方公司的财务状况、专利技术等信息,一旦找到把柄,就会立即找好「律师」以及「从政」的亲戚,要求离婚,并以此勒索财物,最后酿成了苏享茂事件一样的悲剧。

5 还老实人一个公道

不过,婚姻诈骗行为一直是有法律明文禁止的。 比如刚刚所说《婚姻法》中的定则,刑法也规定:敲诈勒索行为数额特别巨大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而苏享茂所在北京地区数额特别巨大标准为40万元。 因此希望执法部门尽快查明真相,莫让婚骗行为逍遥法外。不要总让老实人的真心被狗吃,给逝者和社会一个交代。

最后,还是想给老实多金却生活狭窄的年轻人一个防骗指南。 像苏享茂一样,很多人都是抱着「平台会给我推送诚信、美貌、门当户对的姑娘」的信任向婚恋网站掏了钱,却没想到掉入了骗子的陷阱。毕竟这些婚恋网站虽然规模大,但也难免存在管理混乱的问题。

人人都知道,钱虽然能买来再多东西,可却很难买到爱情。更别提上升到涉及到利益的婚姻问题,轻信他人更是最坏的选择。

婚姻的基础永远源自信任。这话说了很多遍,可真当悲剧发生才一次次给人敲响警钟。 毕竟天上掉馅饼都少见呢,真砸下个林妹妹更得长个心眼,不是吗?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