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留学移民 澳洲华人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新州新闻 >

新州9月9日地方政府选举 华人“参政”前路何在?

时间:2017-09-10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自2007年左右,新一代的中国高素质移民正在不断涌向澳洲,相比之前的各种避难签证,工作签证等,留学移民,技术移民,投资移民,正不断成为华人移民澳洲的的主要通道。随着新移民的素质不断提高,以及二代移民不断地融入澳洲本地社会,澳大利亚华人新移民阶层,正在不断从小富即安,到期望融入澳洲上流社会,“参政议政”,貌似成为了华人提高自己在澳洲社会地位的最佳途径。

Polling places will be open form 8am tomorrow. (AAP)

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甚至是鸡犬不宁的“新州地方政府选举”,则貌似成为了华人“参政议政”的重要里程碑,然而真的是这样么?

地方政府委员,到底算不算“政客”?
实际上,华人所称的“市议员”这个翻译本身就非常地具有误导性。正如,《澳联社揭秘澳洲“市长”的骗局,澳洲地方政府意义何在?》一文中所报道的,地方政府委员,也就是一些为了给自己带高帽子的“市议员”的实际职能,简单来说几乎只有以下几条:
1:?地皮规划(地皮类型,和人口密度等)2:?图书馆,公园,体育馆,道路等的维修和清洁

3:?当地居民的垃圾的收集和处理

4:?区域内餐饮的安全标准

5:?停车场的收费和罚款标准制定。

6:?在区域内举办相关的社区活动

7:?当地区域养宠物的规定

8:?倾听民意,通过本身党派争取当地利益

等….

仔细看来,前面7条职责,几乎完全无法称为“政客”,因为几乎和政治,发展政策毫无关系。

然而,实际上最重要的一条,是第八条:倾听民意,通过本身党派争取当地利益。而这一条也就是非常有意思,并且非常“政治”的一条了!但是这一条又是绝大多数的地方政府委员(经常被翻译“升官”成“市议员”)所做不到的,为什么呢?

不懂政治的地方政府委员,毫无存在意义
事实上,地方政府委员对于本地发展能够起到的决策能力非常之低,绝大多数的真正职能还是要通过州,甚至联邦政府来实现。这意味着什么呢?一个不了解州政治,不了解联邦政治的地方政府委员(经常被翻译升官成“市议员”),是无法带动地方居民作为筹码在州政治,以及联邦政治上作为谈判的。如果连谈判桌都上不去,那一切的“为华人社区发声,为华人社区争取利益”都将成为看起来冠冕堂皇,实际毫无意义的口号而已。

Your new council should be known by about 10pm. (AAP)

而这种类型的政客,最终只能成为金絮其外败絮其中的所谓“华人领袖”而已。

没有政治靠山的地方政府委员,毫无存在意义
太多的华人在完全不了解澳洲政治的情况下,寄希望于一个说中文,懂社区的人,可以为华人出头,为华人发声。而地方政府委员,这个兼职工作,貌似成为了华人的“众筹政治代表”。哪里出现一个华人,华裔候选人,一下子就被包装成了华人救星,华人未来,华人骄傲。然而,孤立无援的兼职,一年薪水3万的地方政府委员(经常被升官成“市议员”),能为华人社区做什么呢?如何能“代表华人”呢?
地方政府委员,华人政治领袖,是不是一回事?
由于地方政府的职能非常基本,几乎等同于国内的居委会。如果此候选人,没有政治知识储备,政治能力,那么这个地方政府委员,就完全无法被称为华人政治领袖。同样,如果一个候选人没有强大的党派支持,有朝一日希望在政坛上替华人出头更是难上加难。
如何判断,此候选人是否有政治知识和能力?
对于不甚了解澳洲政策,甚至澳洲政治的华人移民,如何判断一个候选人是否有政治知识乃至能力可以说是比较困难的。澳联社给大家提供一些简单的对照表:1: 此候选人平时是打着澳洲的旗号,还是华人的旗号。如果是华人旗号,此人基本没有未来。大家可能感到困惑,为什么不能代表华人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候选人成天张口闭口为华人社区谋福利,发声,代表华人,那么基本上来说,这个候选人对于澳洲本地状况是毫无了解的。只能完全寄希望于华人社区,而不是瞄准未来,这些人是没有未来的。

此次新州地方政府选举,已经有一些凤毛麟角的华人年轻一代候选人凸显出来。比如从小时候就在澳洲生活的黄堃Kun Huang,作为工党坎伯兰Cumberland候选人,不仅仅会说流利中英文,更懂得工党的整体政治政策纲领,在工党联邦参议院工作已久,积累了良好的中英文能力的同时,作为90后的候选人也是联邦政客中凤毛麟角的华人顾问,因此打下了了解澳洲政治知识,为提高政治能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同样的还有自由党新州政府部长办公室的朱嘉源Brendon Zhu,此次正在积极参与Willoughby地方政府的选举。还在念大学法律本科的他,虽然普通话说的不好,但是会讲广东话的他对于澳大利亚的法律,乃至政策制定,都有良好的基础,作为新州部长办公室的政策研究员,Brendon Zhu更清楚一个州政府在制定政策过程中的各方因素,对于凝聚华人,带领华人社区,帮助华人企业更好的了解澳洲本地政治,本地政策,Brendon Zhu认为,一个懂得中澳两国文化的政客,才能真正起到桥梁的作用。

地方政府委员,到底算不算“政客”?
实际上,还有很多华人都或多或少在党派中参与了关于华人社区的建设,华人社区维护,华人社区沟通等角色。然而,这些角色本质上是没有任何政治前途的,因为这些角色在党派中更多担任的是,帮助政党宣传政党意识形态的单向沟通,也就是政党在各族群,各社区,安插的“奸细“,或者称作文明一点的“公关”。也就是说他们的任务更多的是帮助政党宣传政党执政纲领,而非帮助华人社区,宣传华人社区诉求。如果一个候选人的主要政治经历是这种方向的,我认为华人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这种类型的候选人,因为他们的最高等级可能就是一个一年3万澳币的兼职居委会委员,喔不,地方政府委员(经常被升官成“市议员”)。
如何判断,此候选人是否有政党支持?
首先,必须要说明一点,合照,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在澳大利亚,政客的信誉度是非常低的。那么如何判断呢?这个其实也比较简单。第一,自由党和工党目前正在积极培养华人政治精英,是否能在州乃至联邦政客办公室拥有一份工作,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判断方式,因为这是直接培养年轻政治候选人最简单的办法,我们中国人常说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以观摩,代替培训,以观摩,代替教育” 是党派最经常的支持和培养年轻政客的手段之一。第二,在澳大利亚工党自由党两党在各地都有数不胜数的党支部,在这个候选人的党支部是否能够胜任个一官半职直接反应了此候选人至少在自己党支部的群众基础。如果连党支部的“小组长”都当不上,那么恭喜你,这个候选人是没什么希望的。

华人社区有没有建立自己党派,建立自己团体的基础?
这个回答很简单,没有的。曾经的华人团结党也被现任工党的新州立法委员会委员王国忠“拱手让人”,就是因为现任新州立法委员王国忠意识到华人独立从政土壤的不成熟。为什么呢?还以现在的情况为例,在2017年6月份,针对ABC和FAIRFAX的联合围剿,时任新州立法委员的王国忠,面对媒体含沙射影的指责他是中国共产党渗透和影响的澳洲本地政客时,王国忠立法委员连基本的自卫能力都没有。面对媒体的指责,王国忠的得意门生,Simon周硕被澳大利亚税务委员指控涉及到1300万澳币“避税”案,同时Simon周硕的澳洲钱币交易公司在今年破产时欠下澳大利亚税务局254万澳币,目前正面临被澳大利亚联邦国会委员会质询的可能。最终Simon周硕在面临种种指责和媒体曝光其曾经给工党累计捐款十余万之后,辞去工党所有工作,以及正式退出工党。

在华人捐钱捐物,积累出来的数年看似风光的一大批“华人领袖”正在日落西山,一同消失的还有黄畅然(自称黄向墨)。这三个人可谓是新州华人政治“铁三角”,这个“铁三角”的没落,正式宣告,背靠中国政府,强行推动澳洲政治发展,是行不通的,是会玩火自焚的,是进一步退百步的,政治正确在任何国家,都是从政的第一优先级。

不了解政治规则,不了解澳洲媒体运作,甚至不了解澳洲社会价值观,三个“不了解”,成为了华人建立自己党派,建立自己小团体,甚至发出华人诉求的三座大山。

没有政治未来的,华人前辈该何去何从?
实际上,世界上本来就分不同的岗位,甚至是不同的等级,一个世界,一个国家,乃至一个群体,都需要不同的人各司其职。一些所谓的“华人领袖”利用华人对于政治献金的不了解,拼命压榨华人政治献金利益,对于华人社区的政治未来,是只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如何帮助华人融入本地社区,如何帮助华人了解澳洲发展,如何帮助华人摸石头过河,如何帮助华人挣脱泥潭,可能才是华人前辈的真正价值。

也许很多人说,澳大利亚很多政客50,60岁呢,但是政治是残酷的,政治往往是一条路的,往往只能上,不能下。失败了没关系,失败了也不可怕,但是失败了,却不愿意承认,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继续打着华人的旗号,在华人社区里招摇过市,就显得格外的不必要。

如何利用自己过往的经验,去帮助华人,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帮助后辈才是真正应该思考的。

“议政”或许才是华人最好切入点
虽然中文大家总说,参政议政,然而,澳联社认为,议政参政显得更为合理,只有当广泛的华人群体用于讨论政策,用于讨论政治,才能通过不断的讨论了解对于澳洲政治体系,澳洲政治情况的了解。澳联社在今年8月8日,举办的华人百年移民史上首次直接在联邦国会平等对话联邦部长,就是为了帮助华人从讨论政治中了解到澳大利亚政治的精髓,不仅仅在于合影留念,更在于人民和政客的平等。只要华人群体懂的自己所在领域政策,可以积极参与讨论,发表自己的见解,未来,才有可能在州甚至联邦政治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做出自己的贡献!
社区方向的政治经验是毫无政治未来的政治经验
澳联社曾经针对一些“华人政治前辈”有过指责。但如今澳联社认为,其实失败,何尝不是一种经验教训,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失败不可怕,只要失败的经验较虚可以得到传承,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虽然失败算不上栽树,但至少算得上试毒吧?俗话说得好,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一个华人前辈倒下了,如果倒得奋不顾身,将经验教训传承给后人,千百个年轻华人政治希望,也许就崛起了也说不定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