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 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留学移民 澳洲华人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澳洲新闻 >

塔斯马尼亚三文鱼—澳洲海鲜头牌 大海的礼物!

时间:2017-09-08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提起三文鱼,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挪威三文鱼,确实,挪威等北欧的三文鱼已经成为了大西洋鱼类的代名词,但是其实并不是只有挪威的三文鱼彩椒三文鱼,塔斯马尼亚岛周围的海水中,也同样存在着优质的三文鱼。

  塔斯马尼亚位于澳大利亚的东南端,书一块与大陆隔绝的小岛。这里是澳大利亚自然生态保护得最完整的地方,有“天然之舟”、“澳大利亚版的新西兰”的美称,亦被誉为“苹果之岛”,以秀丽风光和朴素人文为特色。  作为漂泊在太平洋边缘的岛屿,塔斯马尼亚州森林覆盖率位居全澳洲之首,当地有大面积的未开发天然地带,这里存在着原始的茂密的国家森林公园,天然纯净的山河胡泊,全州约40%被正式列为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或世界自然遗产。而维持这块世外桃源运作的主要经济系统,就是水产养殖业。

QQ截图20170907144101  塔斯马尼亚出口的澳洲龙虾享誉全球,扇贝、鲍鱼等水产也各有胜场。塔斯马尼亚的三文鱼更是风险澳洲的绝顶美味。澳大利亚人独爱三文鱼,他们的餐桌上少不了三文鱼的踪影。而中国每年进口的三文鱼数量,塔斯马尼亚和挪威相差不多。  天涯海角,万众归心  很多人认为,大西洋三文鱼的原产地在北欧,所以应该是挪威的三文鱼更为优质,然而和常识相反的,澳大利亚的气候为三文鱼赋予了一种新的活力,临近南极洲的清净海水与塔斯马尼亚的天然淡水完美融合,打造了素雅的风味和清淡的口感。  著名的美食家蔡澜曾经说,他本人是不爱吃三文鱼的,尤其是刺身,知道一个朋友给他介绍了塔斯马尼亚的三文鱼,相比起挪威三文鱼,塔斯马尼亚的三文鱼味道更淡,而且少油,直到见了塔斯马尼亚的三文鱼,他才认可了三文鱼的美味。

QQ截图20170907144109  澳大利亚优秀的循环养殖体系也剥离了野生三文鱼的弊病。一方面,稳定的生长环境让养殖三文鱼的口味更加稳定;另一方面,原产的野生三文鱼因为长期在海水中自由猎食,常常会有一些寄生虫存在(这也是日本人不爱吃三文鱼的原因),养殖三文鱼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让三文鱼变的更加安全。  支撑全州经济的鱼  八十年代中期,塔斯马尼亚州在向塔斯马尼亚渔业发展局提交的报告中指出,塔斯马尼亚的环境可以成功开发三文鱼养殖业。因此,1984年,塔斯马尼亚政府从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加登孵化场购买了最初的三文鱼卵,在塔斯马尼亚南部的多佛市建立了一个海洋养殖场。  1987年,塔斯马尼亚三文鱼的第一次商业收获仅为53吨,到现在,塔斯马尼亚每年生产近5.5万吨三文鱼。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养殖三文鱼的是是一家公司中,仍然有四家存在。

QQ截图20170907144154  30年来,塔斯马尼亚的三文鱼养殖业从无到有,直至成为澳大利亚的支柱产业,目前塔斯马尼亚三文鱼养殖业年产值超过11.2亿美元,年平均国家商品总值净增加6.3亿美元,年收入为3.67亿美元,并支撑起大约2800个直接工作岗位。  这些工作不仅包括三文鱼的养殖,还包括后期的加工,塔斯马尼亚的熏制三文鱼饱受赞赏,是世界最好的熏制三文鱼。  塔斯马尼亚三文鱼行业为澳大利亚提供了重要的经济利益,并促成了塔斯马尼亚作为优质食品生产商的声誉。养殖三文鱼已经成为塔斯马尼亚第一产业的领头羊,超过了乳制品、蔬菜、罂粟、除虫菊、牛肉、细羊毛、葡萄酒和曾经作为招牌的苹果产业,三文鱼已经成为了塔斯马尼亚的杰出品牌。

QQ截图20170907144217  产业发展破坏环境 转型箭在弦上  目前在塔斯马尼亚占据统治地位的海洋养殖业公司主要是Tassai和Huon Aquaculture,两家公司占据了塔斯马尼亚的几个主要河口,不断地扩张着三文鱼养殖业的规模。  三文鱼养殖业需要同时拥有淡水和海水,三文鱼在淡水中孵化,之后送去海水中成长,最后再送回淡水中产卵,整个流程早已非常专业。但近些年因为养殖规模的不断增加,养殖场已经阻塞了河口地区,并形成了极大的环境压力。  Huon Aquaculture 的联合创始人弗朗西斯·本德(Frances Bender)已经发出警告指出在麦格理港中养殖三文鱼的困境。许多三文鱼在港口中艰难的呼吸,它们已经无法从水获得足够的空气。

QQ截图20170907144235  2015年5月,属于Petuna Seafood 公司的大约85000条三文鱼在港口内窒息致死,而这也敲响了塔斯马尼亚三文鱼养殖的警钟,人民热切的催促几大公司转变自己的养殖方法,缩减养殖规模,然而这对于一个日渐上升并有望成为世界级经济支柱的产业来说是不可能的。  这个问题已经影响到了澳大利亚的政局,许多政客都发出了调整养殖业的呼吁,塔斯马尼亚正度透露了“世界上最环保可持续三文鱼产业”的计划草案——但19页的文件已经被环保人士嘲讽为“一个笑话”。  面对日渐沉重的压力,Tassai和Houn Aquaculture 两家公司纷纷发出通告,将展开远海养殖,然而对于一个已经形成巨大规模的产业链来说,这条变革的道路依然任重道远。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