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欧洲新闻 >

罗马尼亚色情直播从业者:财务自由才是一切?

时间:2017-08-13  来源: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欧洲时报内   作者:网管   点击:

【欧洲时报】罗马尼亚“20号工作室”公关经理Andra拒绝认为直播工作有风险或有害心理健康:“在办公室工作12个小时、工资很低才是真正有害心理健康。”但如果拉娜和贝尔可以利用资历和其他工作经验过上好的生活,那她们还会选择为在纽约,法兰克福和伦敦的客户脱衣吗?

20工作室正在做直播的拉娜。(图片来源:欧洲时报内参)

互动网络直播是全球色情业务增长最快的行业。在罗马尼亚,成千上万的女性在工作室和家里成为"直播女孩"。在二十四小时无休的网络平台上,大多数客户从北美和西欧登录。

在布加勒斯特市中心的一个高层公寓楼外,一群年轻女子在抽烟,聊天和说笑。这是一个不起眼的景象。除了在明亮早晨的阳光下,他们的烟熏妆,“恨天高”高跟鞋和闪亮裸露的衣服与路人的夏季穿搭形成鲜明对比。

在大楼内,20工作室(Studio 20)占据一楼和二楼。有四十间客房,白色走廊,墙壁装饰着迷人女性的照片。房门关着意味着“正在营业”。在这个房间里,一位女性直接通过网络摄像头与国际客户直接接触。

只要她是一个人在房间里,这是完全合法的。在这个虚拟关系和网络世界中,相机前面的人是"模特儿",而观看的人则是"成员"。

拉娜在8号房间工作。屋里主要有一个带靠垫的圆形床。有一个放着她衣服的衣柜。在房间的一角放着一个大屏幕电脑、一个昂贵的相机和背后的专业摄影师的灯具。几十双眼睛可以通过专门的成人网站实时在线观看在房间里的拉娜。但成员要她在一对一的网络摄像头会话中"私聊",她才会赚钱。

工作八小时,她每月赚近4000欧元(约合3600英镑),这是罗马尼亚平均工资的近10倍。作为拉娜的雇主,20工作室每月从她的在线会议中赚取4000欧元。

而在这个视频聊天赚钱金字塔的顶端,负责播放20工作室内容和向客户信用卡扣钱的的在线网站LiveJasmin赚8000欧,是20工作室的两倍。LiveJasmin是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直播网站。每天有三千万到四千万的用户访问,每一刻有2000个模特在线上直播。这也不难理解网络直播行业总体而言,在2016年产生了大约2-3亿美元的产值。

直到2008年全球经济崩溃使罗马尼亚陷入衰退,拉娜是一名从事房地产业的大学生。那是她第一次接触视频聊天:"我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感觉好像周围有数百人,我无法跟上他们所说的话和他们问我的话。这很令人震惊。但随后我学会了辨别哪个会员是潜在付费客户,而不需和所有人在免费的空间里浪费时间。

那么一对一的私聊是什么情景呢?她说:"主要是谈话,我有时要角色扮演,其中一小部分是裸体和手淫。"虽然成员有时会试图让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但她能控制节奏。重要的是尽量让付费客户在线呆尽可能多的时间。

20号工作室的公关经理说:"你有10分钟的时间扮可爱和性感。之后你最好有话说,否则会员不会留下。”为此,20工作室雇有培训师,心理学家和英语老师。大多数客户来自北美和欧洲,所以模特可以与他们沟通是至关重要的。

但是,英语老师安德里亚(Andrea)的职责远远超出了语言技能。"我教他们什么是恋物癖。我们学习弗洛伊德和很多心理学、研究手册,因为女人必须是感性,聪明和美丽的。“

模特们被鼓励每天给客户发消息。地理也很重要,这样模特也可以聊聊会员的所在地。Andrea说:"有些人认为这不仅是一个性生意,模特不得不和成员说话,就好像他们处在正常的在线关系:能够讨论能给双方带来安慰的很多话题。"

20工作室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络直播工作室。它在罗马尼亚有九个分店,其中一个雇用"直播男孩"来服务同性恋市场。其他分支位于哥伦比亚的卡利,布达佩斯和洛杉矶。

并不是所有的模特儿都在工作室工作。贝尔(Sandy Bell),有两个大学学位证,是家庭直播的妇女小分队的成员。她每天在网上赚约100欧元(£90),以补充她作为室内设计师的收入。作为独立的自由人,直接与网络第三方公司进行交易可以赚取更多的会员费用。

她说:"大多数人都是好人,不是疯子。""有很多成员在寻找爱,他们想要这种联系,有些成员希望你叫他们的名字,或者在跳舞的时候跟他们说话,我对他们很诚实-他们知道我有一个男朋友,他们知道我们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做爱。"

图为贝尔正背坐在直播室的床上。(图片来源:欧洲时报内参)

贝尔和伴侣住在布加勒斯特郊区的高层公寓里。他知道她在做什么,但她的父母不知道。在这个行业,即使是工作室的老板,也会向家人和朋友隐藏自己的职业。这并不罕见。这也解释了布加勒斯特接受BBC采访的对象倾向用自己的直播名或者姓。

"一个会员可以对我做什么?如果他踩了底线,或者对我粗鲁,只要点鼠标就可以阻止了。我可以跟网管反应,他们会禁止他的IP地址。即使他改了昵称,这个家伙也不能再进入直播间。那些人离我几千里远,他们没法碰你,没人碰你。你独自上网和工作,跟卖淫没什么关系。"

贝尔是受害者吗?她说她不是,但像利塞伊(Irina Ilisei)这样的女权主义者认为,这其中的推动因素包括罗马尼亚的青少年的高怀孕率,而完成高等教育的人中有30%找不到工作。利塞伊说:"大学校园里有广告。""学生在脸书上直接接受工作信息。工作室的用语听起来,是要给年轻女性赋权、鼓励他们独立,学习新技能。如果能说服朋友加入还有好处拿。”

对于31岁的拉娜来说,直播行业为她提供了足够的钱来单独抚养女儿。并考虑将钱投资到"将为国家赢利"的事业上。但她计划在两年后离开直播行业。但有的女性并不能像拉那一样自由地做出选择。28岁的奥娜(Oana)说自己是逃离性行业的人。在16岁还未成年时-她爱上一个男朋友,后者说服她开始视频聊天。"他告诉我,我只用说话。但他和我一起在房间里,我们在那做了色情内容。"在罗马尼亚,一男一女一起直播是非法的。她曾在德国做妓女,直到找到勇气才回布加勒斯特和开始新生活。现在她从事预防性工作,她与年轻女性谈论她的经历,并试图说服他们视频聊天的危险。

"有女孩认为他们只需要留在摄像头前就可以赚钱,但她们所做的一切都会影响他们的思想,下一步就是卖淫。”拉娜不同意这一看法:"这不是卖身。我觉得它像一个表演。但并非每个人适合这个工作。很多女孩在几个星期甚至几天之后放弃,因为她们认为自己在卖身。做这行,怎么想很重要。我有自己的底线,也真不觉得被剥削。”

20号工作室公关经理Andra也拒绝认为直播工作有风险或有害心理健康:“在办公室里工作12个小时,但工资很少才是有害心理健康。”

但模特们经常试图掩饰自己的工作的事实也许在告诉我们什么。如果拉娜和贝尔可以利用她们的资历和其他工作经验过上好的生活,那她们还会选择为在纽约,法兰克福和伦敦的客户脱衣吗?

(编辑:子龙)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