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欧洲新闻 >

逃离城市?英国田园生活没那么简单

时间:2017-08-12  来源:欧洲时报英国版 作   作者:网管   点击:

【欧洲时报汤林石编译报道】你是否梦想着逃离单调乏味的都市生活,去乡间过一过采菊东篱下的闲适生活?本文作者赫蒂·哈维(Hettie Harvey)告诉你,真实情况远没有那么悠然。

逃离城市其实有不少“后遗症”

几周前,我出门去吃了顿晚餐。在以前,这样的事根本不值一提,但自从半年前从伦敦搬到什罗普郡(Shropshire)之后,我就很少出门了。事实上,这是搬家以来我第四次出门。

于是,在这个愉快的周末,我坐在12个伦敦人身边,听着他们从大选聊到泰特美术馆的霍克尼展览(我回头得查查这个),发现自己只能保持沉默。我和丈夫多米尼克(Dominic)搬家的时候,我放弃了自己的新闻事业,专心照顾两个孩子——3岁的乔治(George)和2岁的亚瑟(Arthur)。从那以后,我几乎不再跟进任何时事和文化热点。

几个月来,我最需要认真对待的话题只有超市的购物清单。在那顿晚餐上,我越来越恐慌,意识到自己完全与他们脱节了。所以我尽量保持安静,希望不会被人注意到。不过,作为一个仍然掌握所学技能的受教育女性,并且直到不久前都在一家全国性报纸做全职工作,当我发现自己对他们聊的话题已经不愿意(坦白说,也是没有能力)再参与时,我心中响起了警报声。这是在搬家之前,我没有预料到的“后遗症”之一。

一年多之前,我和多米尼克第一次动了把家搬到伦敦外的念头。当时,和大部分伦敦人一样,我们憧憬着新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促成这个念头的原因有很多,物价高、就学难、通勤时间、城市污染等。治安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在伦敦市内,我们的前门每天都要上两道锁,我们住的街道另一端发生过枪击案;某个周日的下午4时,一个女人在我们的房子外被人刺伤。

我们沉迷于《移居田园》(Escape to the Country)这个节目,花了很多个晚上在房产网站浏览信息,梦想着把我们在芬斯伯里公园(Finsbury Park)的家卖掉之后换一栋又大又温馨的农舍。

农舍的厨房最好有石板地面,一只狗趴在Aga牌老式灶台前面;地点要远离城市(但旁边要有商店和可爱的小酒馆),风景优美。我们想象中的生活是:在一个漫长的午后,一家人惬意地烤着火,吃着我烘焙的蛋糕;我们散步的时候,脸颊红润的孩子们会一路收集甲虫、鸟巢和野花。

作为一个家庭,搬到乡下会在一定程度上使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待在一起。图为赫蒂·哈维和她的孩子们。(图片来源:《英国电讯报》 Marsha Arnold 摄)

住乡下能省钱?太天真

我们并非“很傻很天真”,只是因为想要相信我们可以为家庭创造更好的生活,而且别人保证我们搬到乡下后在情感上、身体上和经济上都会过得更好,所以我们的期望值或许超出了合理范围。

比如,我们并没有住进梦想中的农舍,而是住在一间舒适而实用(也就是温暖而干燥)的半独立房屋中(这房子是租的,因为暂时还没有卖掉伦敦的房子)。房子旁边有一条主干道,所以每天早上,伴我醒来的除了悦耳的鸟鸣声,还有大货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厨房地面是用漆布铺的,灶台是“黑色星期五”大减价时从Currys买的电炉。至于风景,则是一大片草,比起花园更像是野地。我们也没有养狗(因为主干道附近对狗来说不太安全),倒是有不少老鼠四处留下它们的小粪便,咬碎一切它们能找到的东西——这也算是养宠物了,我猜。

之前,我们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错觉,就是住到乡下后能省掉一半在超市购物的钱。这简直太傻了——不论你在哪里,Tesco还是那个Tesco。一个人曾经告诉我们,一家四口在乡村小酒馆吃一顿午餐的价格非常便宜,以至于我们会放弃自己做饭。所以,当我们发现全家第一顿外出午餐的价格是85英镑时,我们几乎想把账单寄给那个人。

话说回来,搬到乡下确实省掉了每年600英镑的汽车保险费。现在,我可以不锁车,在家的时候只锁大门就够了,因为亚瑟是个“逃脱大师”,而我并不想看到他跑到马路上去。有时候,我们确实会觉得自己回到了一个更纯真的年代——但这个年代还是有宽带网的(比我们在伦敦的网速快得多),所以我们能够享受NowTV、Netflix的精彩节目和Wi-Fi电话(这里没有手机信号)。

因为多年没有锻炼,而且从青春期之后衣服就没有小于过12码,我也曾期待在乡下通过辛勤劳作和新鲜空气而一夜之间变得苗条又轻盈。

直到我发现,住到这里之后,不论干什么事都必须开车,即使只是想买一品脱牛奶。事实是,我这一生的活动量从没像现在这么少过,我的身材也变得越来越“宽”。每个人都在说,在乡下,孩子们会有更大的空间跑来跑去,这该有多可爱——在阳光明媚的时节确实如此,但是在零下5℃的冬天,一天中有80%的时间天都是黑的时候,孩子们也不怎么出门。

给孩子田园诗般的童年

不过,在春天,亚瑟会站在我们的花园门口跟牧场上的小羊羔说话,或者偷偷从后门溜出去看兔子们觅食。多米尼克是个教师,在本地一家预备学校教书,每天早上,从学校操场上都能听到呦呦鹿鸣,奶牛们就在板球场上吃草。对两个孩子来说,我想象不出比这更田园诗般的童年了。

搬到这里之前,我们就知道自己会想念朋友和家人,一年之中大概只能跟他们见上几次。

确实,我们非常想念他们,甚至比预期的更想念。因为如今,除了父母之外,几乎没人打电话。感谢Instagram和iMessage,成为我保持与社会连接的唯二途径。

我们也开始认识新的朋友。这里的人善良友好到难以置信,纷纷用自己的方式来欢迎我们。只有一面之缘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会打电话来邀请我们去他们家里吃午餐,新邻居会带着一大锅自家做的咖喱鸡肉来拜访,把我们从忙于拆行李无暇做饭的窘境中拯救出来。他们会热情地向我们介绍各种信息,从最棒的本地肉铺,到门后那条河的最佳游泳地点。

其实,搬家后最艰难的部分,是放弃工作成为家庭主妇。我爱我的儿子们,但每天应对他们的脾气、小缺点和打打闹闹并不是我与生俱来的技能。我总是担心我最终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坏处,而不是益处;假如他们跟一个正常上班的妈妈和一个他们喜欢的保姆生活,会比跟着我这个脾气暴躁、厨艺糟糕的妈妈一起生活更好吧?就我自己而言,我也怀念办公室里的忙碌生活,怀念自己挣钱的感觉,并为如今不再挣钱有罪恶感。

这一切都还处于进行时。毕竟搬家才6个月,我们还在调整和适应。我已经习惯了一些事情:下午16时以后没有商店开门;提前打电话确认,以避免我带着两个争吵不休的孩子开了40分钟的车后,却发现远足活动已经结束了;方圆20英里之内没有电影院,50英里内没有寿司店。

还有一些东西,是我以前从未想到过的美好:在看似无尽的冬季过后春天的来临;柴堆的气味;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独自享受宁静的散步;在1月时节下午3点的时候生火。对我来说,这些微小但重大的改变,让我的生活质量大大提高。

作为一个家庭,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有了更多的时间待在一起,而孩子们还很小,他们真的想要和父母在一起,让他们有机会在一个安全、健康的环境中成长。所以,当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比如在一个周三的下午去河边野餐,跳过溪间的石头,在水中嬉戏(关于接触大自然的梦想确实成真了,不过孩子们更喜欢在羊粪里打滚,然后采摘野花),看起来我们确实作了正确的决定。这感觉太棒了。

(《欧洲时报》英国版与《英国电讯报》联合专版 本文作者:Hettie Harvey 译者:汤林石)

(编辑:天天)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