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中国新闻 >

陆媒:中国军方也在力挺《战狼2》原因何在?

时间:2017-08-09  来源:多维   作者:网管   点击:

北京时间8月6日,中国多数城市电影院里满是趁着周末买票观看电影《战狼2》的民众。媒体和影评人纷纷以“燃”这个字来称赞《战狼2》。但是《战狼2》真正的“燃”点并不在于片中高昂的爱国主义和火爆激烈的战斗场面,也不在于其纯熟的叙事技巧和紧凑的剧情设置,而在于其与当下中国社会深层心理结构高度契合的“中国中心主义”。

这部正在院线上映的中国国产战争题材电影无愧于“现象级电影”的称号,截至8月8日,《战狼2》的票房已经突破34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89美元),打破了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保持一年有余的中国最高票房纪录。与此同时,中国官媒和军方连发8文盛赞该片。

 

 

《战狼2》很像是中国版的《第一滴血》(图源:VCG)

《战狼2》的影迷在社交媒体留言道,“看完建军90周年阅兵,再看《战狼2》,兴奋得睡不着觉。”《战狼2》的故事原型是2015年的中国也门撤侨行动。那次行动中,中国军舰驶入也门亚丁港首次武装撤侨。这次武装撤侨行动成为当时很多中国人的骄傲。

在中国官方媒体话语体系里,《战狼2》是作为一部爱国主义题材电影典型来宣传的。它们认为《战狼2》反映的是“无论在哪里,祖国都是你的后盾”和“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并借机宣传中国国家军事力量的强大和中国护照的含金量,试图激发人们对国家和政府的热爱。

但是《战狼2》的爱国主义,如果说有的话,跟中国传统主旋律影片的爱国主义完全不同。中国传统的爱国主义是集体主义的、禁欲主义的、自我牺牲的。比如2016年大火的同题材电影《湄公河行动》。《湄公河行动》塑造其实是一个英雄集体群像,主角、配角均缺乏鲜明的自我意识,如台湾影星彭于晏饰演的男二号就为国家牺牲了爱情和人生。

 

 

中国影视作品呈现的爱国主义者形象一般是集体群像(图源:新华社)

《战狼2》的吴京扮演的冷锋则是好莱坞式的个人英雄,极其类似美国《第一滴血》(First Blood)系列电影史泰龙(Sylvester Gardenzio Stallone)扮演的主角兰博(Rainbow)那样的孤胆英雄。在《战狼2》中貌似无处不在的爱国主义,真正作用只是为了正义化和合理化主角的暴力杀戮行为。

爱国主义本身并不能让《战狼2》的观众兴奋,而以爱国主义之名呈现的坦克漂移、无人机大战、直升机坠落、飙车追逐等等这些好莱坞战争电影常用的元素才能让人血脉贲张。事实上,《战狼2》的武术指导和音乐指导都来自好莱坞。

该影片导演、制片人、主演吴京说,“大家都希望有爱国情绪的表达渠道,我只不过稍微调整了一下表述的方式,没有用过去那种喊口号的方式来告诉大家而已”。

但这种“铁血孤胆”式的英雄叙事严重缺乏现实合理性。吴京最为满意的坦克漂移一人对付几辆坦克的那场戏被舆论普遍质疑“太假”。但鉴于《战狼2》致敬的《第一滴血》系列电影中曾有主角兰博在阿富汗战场上单枪匹马对抗一个苏联师的剧情设置,《战狼2》这段剧情实际上不足为奇,属于电影艺术的合理夸张。

北京一位女性白领看完《战狼2》之后,激动地在办公室内与同事大声讨论电影剧情而置职场纪律于不顾。而她日常的审美趣味跟绝大多数中国白领女性一样,更偏爱“小鲜肉”主演的爱情剧或家庭剧。《战狼2》为何能让原本对战争题材毫无兴趣的人花钱买票观看呢?

原因在于,《战狼2》剧本本身内蕴的叙事力量非常之强大。《战狼2》同时讲述了“复仇”和“拯救”两个人类母题故事,而这两个故事在电影中有机结合交织着推进剧情的发展。为了给龙小云复仇,冷锋来到非洲;为了拯救落难的人群,冷锋找到了为龙小云复仇的线索。《战狼2》讲故事的能力如此之强悍,让很多人误以为网络作家出身的该片编剧董群是好莱坞一线编剧。

但《战狼2》之所以能成为现象级电影,单靠爱国主义主旋律、火爆激烈的战斗场面和纯熟的剧本叙事技巧还远远不够,更多的是与当下中国社会深层心理结构高度契合。正如吴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这把‘干柴’已经埋好了,我只是点了一个‘火种’,《战狼2》能火起来,是所有观众自己‘烧’出来的。”

随着中国国家综合实力的日益强大,中国在国际上影响力越来越强,百姓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中国社会原有的深层心理结构愈来愈接近突变的临界点,人们在潜意识深处渴望恢复“天朝上民”的荣光、渴望“万邦来朝”的荣耀、渴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吴京所谓的“埋好的干柴”,正是这种中国社会深层心理结构上的变化。

 

 

《战狼2》呈现的是“东风”全方位压倒“西风”,主角性感、健美(图源:VCG)

多维新闻此前曾采访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方朝晖,他认为中国社会深层心理结构里有一种自卑,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百年屈辱史带来的创伤记忆深深根植于每个中国人的心灵,至今没有治愈。

比如,在一场《战狼2》的媒体公开见面会上,有媒体记者质疑电影坦克漂移那段情节不合理,吴京立即当场“怒怼”,“美国电影一个人对付一个师合理,中国电影我一个打十几个雇佣兵就不合理,贱不贱啊?”这段对话里,记者自卑到尘埃里,吴京则略显狂妄。

这其实是中国人自卑的民族心理的一体两面。方朝晖认为,要疗治中国社会深层心理结构里创伤记忆必须通过某种形式的复仇。而在当前的国际体系和国际形势下,中国显然无法通过政治、军事等手段实现对19世纪中期以来欺压中国的西方列强的复仇。

德国社会学家格奥尔格·齐美尔(Georg  Simmel)的宣泄理论认为,人们通过观看经由媒介传递的特定内容可以满足内心的冲动。按照此理论,中国人并不需要真的对西方列强进行复仇,而可以通过观看媒介内容的形式宣泄“百年屈辱史”带来的深层创伤。

在《战狼2》里,影片角色老爹(Big Father)率领的西方雇佣军,实质是19世纪中期以来欺压中国的西方列强的象征。吴京在电影里畅快淋漓地痛打暴揍西方雇佣军,是霍元甲力斗俄国大力士、陈真勇踢日本道馆的升级版。在力量、格斗、武器、装备、魅力、道德甚至荷尔蒙分泌量上,“东风”全方位压倒“西风”,让观影的中国人宣泄了集体无意识中对西方复仇的渴望。值得注意的是,西方雇佣军中有一个显眼的亚裔角色,极可能象征着屡次侵华的日本。

电影艺术本质是造梦艺术。《战狼2》通过给观影的中国人造一个共同的梦境,在梦境里实现了对西方列强的复仇,作用类似一场对观影者的集体精神分析治疗。无怪乎《战狼2》的观影者在走出影院之后,不少人有一种内心焦虑得到释放、身心得到治愈的感觉。

在《战狼2》的逻辑中,真正的复仇不仅是要杀死对方,而更要成为对方。《战狼2》处处充满着对西方中心主义的反动,但又处处带着西方中心主义的色彩。拯救者冷锋的小跟班黑人小男孩土豆的角色设置,与《鲁滨逊漂流记》鲁滨逊的跟班黑人礼拜五(Friday)、《夺宝奇兵2之魔宫传奇》的乔恩·琼斯的黄人小孩Short Round如出一辙。

而华资工厂里作为被拯救者的黑人群像,要么恐惧慌乱成一团,要么围着篝火无知狂欢,以映衬主角的沉着冷静警惕。这不仅让人联想起19世纪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关于主奴关系的论述,“主人是自为自在的独立意识,奴隶是为主人而存在的非独立的依赖的意识。主人是本质,主人的独立的自我意识是奴隶的真理。”

华资工厂的保安队长何建国说,“黑人不管贫穷苦难忧愁,有团火就会唱啊跳啊”,会更加强化中国人关于黑人喜欢“傻乐”的刻板印象。但事实上黑人的感情丰富细腻一如你我,西方著名音乐家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和俄罗斯文学家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都有黑人血统。

《战狼2》以一种天朝上国的视角俯视非洲国家和非洲黑人,将自己看做拯救者的同时将非洲黑人看做被拯救者,这种傲慢逻辑跟1500年后登上非洲海岸的西方殖民者有何不同呢?

用中国中心论代替西方中心论,用中华帝国代替西方殖民主义,这会成为中国未来的全球治理方案吗?但愿不是。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