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 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世界新闻 >

马来西亚朝野对“一带一路”为何态度迥异?

时间:2017-05-18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网管   点击:

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 张淼 为FT中文网撰稿 

在当今的马来西亚,中资大量涌入的惊喜过后,质疑更像是一场无法摆脱的宿命。在马来西亚的选举政治中,在反对党的推波助澜下,在中小企业受中资强大挤压的窘境中,对中国投资的质疑,似乎有逐渐成为主流声音的趋势。 

3月的一项统计显示,过去三年中企对马房地产投资超过21亿美元,超越新加坡,成为马国房地产最大的投资国。中国商务部数字显示,2016年前九个月,中国对马直接投资已经突破5亿美元,再创历史新高。 

马来西亚地处东南亚战略要冲,文化东西交融,宗教和谐相处。同时,这里还生活着700多万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华裔。在中国的语境下,马来西亚既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国家,又是进入东盟及伊斯兰世界的桥头堡,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然而,中资也在马来西亚备受质疑,这看似无法摆脱的“宿命”,其实有着极其深刻的外部因素和内在逻辑。 

2016年,全球经济动荡引发了马来西亚国内政治经济危机。是年,马来西亚社会遭遇石油价格走低、消费税抑制国内消费、林吉特持续贬值等多重压力,加上“一马公司”丑闻曝光,使得总理纳吉布带领的执政联盟危机重重、步履维艰。面对国内疲软的经济、反对党不断的批判以及选举压力,加大吸引外资成为执政党脱身困境的“救命稻草”。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加上马来西亚独特的种族政治环境的催化,就像一出远未完美的大戏,登上舞台中央的中资,在聚光灯下收获掌声和喝彩的同时,也必然收获奚落、嘲笑甚至质疑。 

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马来西亚还被种族政治所左右,但近些年来在对中资的态度上,马来西亚执政党联盟——马来西亚国民阵线(简称国阵),以及其当家大党——以马来人为主体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对中资来马基本上持欢迎态度。 

1974年,在现任总理纳吉布的父亲(马来西亚第二任总理)敦拉萨带领下,马来西亚成为东盟成立后第一个同中国大陆建交的国家。正是怀着这种“子承父志”的个人情结,与中国交好成为贯穿纳吉布执政生涯的主轴。同时,在美国对纳吉布就“一马公司”调查不断施压的背景下,一直被认为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的纳吉布政府,同中国的关系自然是不断升温,两国关系在2013年被成功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值得玩味的是,在纳吉布被一马公司丑闻缠身之际,中国正在加大对马投资力度,对于一马公司重大资产——“大马城”和Edra能源的重金收购,自然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一马公司的债务危机,以及纳吉布本人的政治压力。虽然中国政府在之后多次声明,收购纯属商业行为,但作为央企的中铁建在南海危机升温及“一马公司”丑闻不断发酵的当下伸出援手,背后的政治考量也显而易见。 

在执政联盟内,由最大成员党巫统带头定下的“马中友好”的调子,加上作为华基政党的马华公会的协调和穿针引线、全力配合,马来西亚整个执政联盟对于中国“一带一路”的看法普遍乐观。但需警惕的是,马华公会与中国共产党的高调互动,有可能会在种族情绪微妙的马来西亚引发非华裔(特别是巫裔)民众对自身优势地位以及文化保护的担忧,甚至有可能演变成种族课题。同时,中国同马华公会的亲密党交,因为对个别外交细节的处理方式问题(如 “没马华党华人缺少发言权”等言论),被部分人士过度解读为,中国在联合执政党对在野党进行打压,从而形成了“干涉别国内政”的误解。这些偶然性事件必然会被反对党炒作,从而形成中国投资背后另有政治议程的不实论断。加上马来西亚很多中小型企业感受到了中资进入马来西亚造成的“挤出效应”,马华公会大力推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可能会成为一柄“双刃剑”,对其本身选情带来挑战,也有可能波及到整个国阵。 

马来西亚作为一个民主国家,与“国阵”抗衡的是多党组成的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值得注意的是,现年91岁的前总理和巫统元老马哈蒂尔在叱吒马来西亚政坛22年后,与被驱逐出巫统的原副总理慕尤丁等组成另一反对党——土著团结党。该党甫立,便对纳吉布火力全开。慕尤丁1月在接受马国中文媒体联访时批评,纳吉布前往中国招商导致中国企业抢走马国人民饭碗。这一言论得到了马哈蒂尔的遥相呼应,马哈蒂尔也高调批评伊斯干达特区碧桂园的森林城市。 

反对党的质疑之声,并非空穴来风。两位政坛老手联手发动攻击,显然推高了问题的格局。驰骋马来西亚政坛22年的马哈蒂尔再度发声,尤其在马来乡村地区煽动性极强。他高调抨击中资,背后不单单是政党利害以及选举考量,也着实反映了马来西亚体制精英对中国崛起的疑虑。 

在国阵政府试图把自己塑造成吸引中资救助国内疲软经济的功臣的同时,一向将矛头对准纳吉布的反对党联盟,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理所当然地不会与国阵保持一致。反对党批判纳吉布,自然也批判纳吉布支持的中国投资,并一口咬定“纳吉布引进中资并求助中国是为本身解困”。纳吉布去年11月访问中国,与中国签署了14项总值约1440亿林吉特(约合320亿美元)的备忘录,是马国史上与外国签署的最大投资。不出所料,此消息一出,即被反对党贴上“卖国”的标签。 

有评论指出,马来西亚反对党联盟将大部分精力放在批判纳吉布上,还没摆脱“首要目标就是换政府”的局限。同时,反对党内部各成员党仍忙于联盟大洗牌后的利益调整,尚未形成一套完整的在全国执政的系统性方针和长期发展策略,更不用说对于具体经济事务(如中国投资)的统一立场了。因此,反对党联盟对于中资的批判,并非建立在全盘统筹和理性分析的基础之上。 

纵然马来西亚朝野政党对此课题看法不一,但近些年中国经济的崛起,让马来西亚很难全盘否定“一带一路”带给本国的机遇。反对党联盟老牌成员党民主行动党,对中资的批判或许相对理智和冷静:有异于国阵政府大量吸引中资自由进入各种项目,民主行动党主张对其加以甄别,慎选中资项目,以保障国家利益。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认为,来自任何国家的外资,政府都有责任加以甄别及监管,中资也不例外。 

中国党国一体的威权式治理结构,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马两国邦交由两国执政党主导的思维惯式。中国长期一党执政难免滋生出“只要搞定巫统少数高层和体制精英(也包括王室成员),在马投资就会顺风顺水、所向披靡”的偏见,却会忽略文化多元、政治相对民主的马来西亚社会价值观的多样性,以及政治利益的复杂性。 

在推动“一带一路”海外发展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同马来西亚反对党的直接互动不多,渠道单一。这种信息的不对称,使得马来西亚反对党对于“一带一路”的政策很难做出直接正面反应,反而是通过对执政党的批判和监督来间接发声。 

然而,中国在马投资的长期性,需要中国政府在适当的环境下,加强与反对党对话与沟通,以应对马政局的不确定性。在非政府组织和社团扮演着重要作用的马来西亚社会,建立与这些团体的对话机制,可以帮助中国政府减少推行“一带一路”倡议过程中的阻力,在最大程度上倾听来自各方不同的声音,为中资在马来西亚的可持续发展铺平道路。 

“一带一路”的“大戏”已经上演,马来西亚将扮演重要角色。但在当前的马来西亚,华商华社对于“一带一路”的“一呼百应”,和其他族裔同胞“可有可无”的谨慎态度形成了强烈对比。在种族主义仍有市场的马来西亚,以及南海纠纷紧张局势的当下,若华社和华基政党与中资走地太近,势必会再次唤醒沉睡已久的对“效忠中国”的疑虑,引发局势的进一步紧张,从而影响中资在马利益。 

所以,中国政府必须清醒了解马来西亚的政治环境、经济结构、种族心态、宗教习俗等因素,才能在利益与风险的评估中做出理性选择,摆脱被质疑的宿命。 

注:作者任职于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