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中国新闻 世界新闻 美加新闻 欧洲新闻 生活百态华人动态 港澳新闻 台湾新闻 科技博览 教育资讯 文化资讯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天下经纬 > 华人动态 >

她是清华博后,也是中国首个公费来美务农的人

时间:2017-05-17  来源:侨报   作者:网管   点击:

       这个农夫是博士后。

       石嫣十多年前一定没想到,自己会顶着人大博士、清华博士后的头衔,当了十年农民。

       她头上的光环不少,2016年全球青年领袖,2017年全球40岁以下影响食物系统的20名领袖之一,

       她还是中国第一个公费来美国务农的人。

石嫣(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匠心之城”)

综合中国青年报、微信公号“匠心之城”等报道。石嫣其实是个城市姑娘,小时候从未干过农活,大学阴差阳错选择了和农业相关的专业,秉承着学霸精神,一路成绩优异,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硕博连读,师承中国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

2008年,她得到了一个去美国了解社区支持农业(CSA)模式的机会,但是地点不在研究所,而是明尼苏达州一个偏僻的农场,时间定为半年。

社区支持农业(CSA)模式:简单说就是农场和消费者之间建立直销、互信友好的关系,让生产者有稳定的市场保障,让消费者吃到更健康的食物,消费者以预付生产定金作为农场主生产的“投资”。这种模式让中小型生产者的生计得到更好的保障,消费者也因此用消费支持了那些生态生产、保护环境的农户。

CSA就是农场和消费者之间建立直销、互信友好的关系,让生产者有稳定的市场保障专心生产,让消费者吃到更健康的食物,消费者以预付生产定金作为农场主生产的“投资”。

作为一个从小在都市生长的姑娘,说不担心是假的,她从北京辗转来到明尼苏达,然后又坐了三个多小时车才达到农场,那地方看不见一个中国人,让人感觉很不踏实。农场的生活可以用单调形容,朝八晚五,今天重复昨天的工作。石嫣有时候会想,自己放着国内重大课题不做,来这天天清洗育苗盘是不是错的。两个月的时间,她每天都筋疲力尽,晚上不到十点自然入睡,手上的皮也磨破了,如果不是在国外,她可能第一个月就会回家。

但当她用自己种出来的菜做了第一顿饭后,之前的所有疲累一下子消散,因为真的太好吃了。

石嫣在田间除草(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匠心之城”)  

石嫣在田间劳作(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匠心之城”)

慢慢的,石嫣开始融入农场生活,每周和员工们一起,给附近小镇的会员们送菜,当时的会员只有33个,需求量不大,农场仍旧选择手工作业。

而被场主问到最喜欢的农活时,她竟不假思索地答到:除草。刚到农场的时候,那是最有挫败感的一项工作,跪在地上,大风吹在脸上,一干就是半天,她问自己:“这工作有什么价值?”

也正是因为除草简单重复,她可以跟其他两个实习生聊天,也可以自己静静地想问题,

人生的价值,想过什么生活,中国农村跟这里有什么不同……以前在学校很少想的根本的问题,在除草的时候都有机会想的更多。

半年时间比想象中流逝得快,离开的时候,整个农场的人都去送她,哭着感谢她的付出。同期进行研究的一共有三人,只有石嫣坚持下来,另外两个是美国人。

这半年的时间像颗种子,在心里扎了根,在地上除草,与大地平行,感觉人类很渺小;吃到自己种植的食物,不用担心食品安全,这不是人作为人最基本的需求吗?

2008年底,她回到大学宿舍,就有点待不下去了,想吃好的菜、好的食物,这样的想法被每一顿饭重复提醒着。这种好,不是山珍海味,是菜有菜该有的味道,肉有肉该有的味道。

正好此时她了解到导师在凤凰岭脚下申请了一块试验田。2009年2月她就申请去了基地——小毛驴市民农园,主要是践行CSA模式。

一个月后,他们招到了17位自己到农场种地的会员,37位配送到家的会员。三年多的时间里,小毛驴一下成为了北京市民中的都市菜园,农场一度排队的家庭就有200多个,到2011年的800多个家庭。

2011年,石嫣完成了关于社区支持农业信任研究的博士论文,顺利毕业了。2012年她选择了再次创业。受到日本守护大地协会的启发,她和几个小伙伴考虑建立一个连接生态农户和消费者的平台叫“分享收获”,以村庄为基础扩展消费者的规模。

团队先在通州的马坊村租了个农民的院子,办公加住宿,这个院子也是第一个合作农户郎叔家的房子。郎叔签了五年的合作合同。

合作的第一年就遇到了问题。

有一天早晨,同事发现已经开始结果的茄子叶片上有异样,一问郎叔,郎叔竟如实说了:“用了药。”也许是郎叔想试探他们对标准的坚守,也许是遇到红蜘蛛他太担心没产量,但总之用药了。

经过团队开会研究,将近半亩地的茄子拔掉。那年之后,就没有再出过问题。

第一年冬天,也很凑巧,又遇上了三十年一遇的寒冬(电视剧),郎叔地里仅有的四个大棚和少量阳畦及冬储蔬菜无法跟上会员的供应,只能选择隔一周配送一次。

这一年,石嫣的团队给郎叔无息贷款盖了四个大棚,每个月也保证结算的斤数,但郎婶还是不断抱怨挣钱太少希望提高价格,这样能保证他们夫妻二人年收入能有20万左右。

2012年的冬天,顺义区农业部门的一位领导偶然看到石嫣的故事。他帮忙介绍了顺义区的一个面积不大的设施农场,农场里有20多个大棚,可以直接投入生产。现在石嫣全年每周供应超过二十个品种的蔬菜,全年品种超过60个。

分享收获最老的会员到今年已经跟石嫣吃菜10年了。很多时候家长带孩子来农场,的确能感觉到那种紧密的连接。

分享收获的会员也逐年靠口碑相传在慢慢增长,到2017年已经是五周年了,石嫣的团队依旧用心照顾着每一块耕种过的土地,无论什么样的条件,都从改良开始。

2015-2016年,分享收获又和小毛驴联合承办了国际CSA大会和第七届、第八届中国CSA大会,抛开多年前的争论,石嫣和当时小毛驴的团队成员分久必合地又走在一起,而这一年CSA的理念和实践已经遍地开花了。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1000多个这样的生产主体,几十万个家庭也在参与这场饮食变革。

石嫣说,农民应该是个伟大的职业而永远存在,优秀的农民应该是个顶天立地的人,借助最少的外部资源,最大程度成本内部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照料动植物、照料建筑、照料水利、照料设计……勤劳、勇敢、坚强、节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