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澳洲新闻 西澳新闻 维州新闻新州新闻 昆州新闻 经济房产 留学移民 澳洲华人 今日焦点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澳奇首页 > 澳洲新闻 > 新州新闻 >

微信红包不能乱发?聊聊在澳参选的那些事

时间:2017-05-16  来源:澳洲日报   作者:网管   点击:

(澳洲日报讯)5月9日, 据悉尼大学校报Honi Soit的报道,悉尼大学学生会主席迈克尔·里斯(Michael Rees)宣布,中国留学生汪芷娴被从2017悉尼大学学生会选举(2017 USU Board election)候选人列表中除名。按照该校学生会选举主任(USU Returning Officer)的说法,汪同学有通过群发微信红包(据汪同学说红包价值10元人民币,约合2澳元)鼓励学生为自己投票的行为。此外RO还收到举报称,汪在校园中涂写包含敏感字眼的竞选广告。据5月15日消息,RO除名汪芷娴的决定被驳回,悉尼大学学生会选举仲裁员(USU Electoral Arbiter)仲裁汪芷娴恢复候选人资格。

此事在华人社区当中引发了一些讨论,为此澳洲佳采访了一名悉尼大学中国留学生、一名有着澳洲校园竞选经历的前学生会主席以及两名华人议员,了解他们对此事的评价并请他们对有意在澳参加校园选举或公职选举的人们提些建议。

发微信红包算贿选,制度严明还是小题大做?

关于群发微信红包而被认定有贿选嫌疑这件事,大家表达出了不同的态度。维多利亚州金士顿(Kingston)市议员华珏靓(George Hua)表示,听到学生会的决定后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处理决定挺严厉的,甚至有些夸张,或许这是部分华人媒体夸大其词所造成的效果。华珏靓说,澳洲从政人员参加活动与收受礼品都有相关标准,超过标准必须上报。而在这个案例中他认为:

“几块钱的微信红包并不构成所谓的 ‘贿选’,媒体对此有些夸大了。”

华珏靓在竞选活动中与志愿者们在一起。Facebook

然而墨尔本市议员刘乐(Philip Le Liu)的意见有所不同,他认为无论什么形式,无论运用什么技术,只要在竞选期间处理与金钱相关的问题都需要谨慎。因为学生会在澳大利亚是一个非常受到尊敬的组织,参选学生会一定要认真对待,这和“选美大赛”完全不一样。

“说这是 ‘贿选’虽然过重,但是我认为这是 ‘激励投票’行为。说微信上的行为不算拉票是站不住脚的,如果学生会没有针对这类社交平台的规定,那么他们应该尽快制定一个基本准则,因为当今许多人都会运用技术手段帮助推广。虽然在网络上这些钱只是一个数字,但是它的确是与个人账户相连接的。虽然过程变了,所产生的效果没变。”

悉尼大学学生井莹认为这个问题应该一分为二地看待。

“一方面,参选的人们来自不同文化背景,他们不理解微信红包只是想引起关注,并不是想贿赂选民这种出发点。在没有了解文化背景的情况下取消资格似乎有点小题大做,何况只是区区10块钱。但是另一方面,学生会的处理也有合理性。因为在选举这样的时刻,任何有关金钱的事情都十分敏感。法律意义上贪污一块钱也是贪污,贿赂也一样。从这样的角度来说这名女生身为候选人也有自己的责任,学生会也是按规则办事。”

竞选广告用敏感词,是玩创意还是触底线?

人们关注的另一个焦点还在于这名女生在竞选广告当中写出“办证”、“迷药”的字样,按照汪同学的说法,她只是想通过此举吸引理解该现象的中国学生注意。而这个“创意” 却为她招来了麻烦。

井莹认为“办证”这样的词在中国人眼中是很讨厌的。Flickr CC: low.llghting

这样的行为合适么?

华珏靓认为汪同学应该吸取这个竞选广告带来的教训,并表示以后在选举广告中一定要注意用词,要争取做到吸引眼球的同时不会冒犯到别人。

“我们在选举时也想做得有创意一些,能够吸引眼球。但这需要一定的经验让你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刘乐和华珏靓有同样的意见。他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汪同学表现得有些不成熟了。“她将能从这件事中学到一些东西,也会吸取一些教训,这是成长的过程。”

井莹也觉得这样的行为不是很合适,因为即便在中国人的认知当中,这两个词也是非常讨厌的词汇。“可能她是想搞笑,但是不适当的搞笑会适得其反。”

前蒙纳士大学考菲尔德(Caulfield)校区学生会主席张子扬(Tony Zhang)说,通过汪同学的海报宣传字眼中能看出她应该花费了许多时间研究选举策略,但是参选学生会最重要的是你的政策(Policy Book),只有它才能反映出你是否是一名有着真知灼见的候选人。

在澳参选,你应该知道的

无论是在澳参加校园选举还是参与公职竞选都需要对参选这件事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按照张子扬的说法,对于留学生来讲,参选学生会可以全面锻炼你自己的能力:

“我曾经与参加中国高校学生会的朋友交流过,了解到中澳两国的学生会还是有很大差异的。澳大利亚的学生会可以看做这边的人们在 ‘学生时代的民主实践’,也是他们将来参与政党或者党内各翼组织前,在青年时期学习锻炼的过程。澳洲学生会讨论的话题也比较有政治性,运营也比较独立。”

  张子扬在学生会主席职位任期届满后还参选了蒙纳士大学校董会。Supplied: Tony Zhang

“当初我们参选时看准了我们学校留学生基数大,商科学生为主,但是在学生组织中代表不足这条主线,并围绕该主线制定了一些关于改善基础设施以及相关政策的议案。我们得到了许多学生的支持,并在过去一年中全力以赴地去实现。去年真是很累的一年。”

第二,参选学生会的动机切忌功利,这是不好的。你需要真的对某一现象不满,有出发点地去组织队伍,落实方案。而且还要坚持,沉下心来一步一步地挖掘,研究人员调配,解读政策,在自己和团队的努力下形成有系统的东西。

同样,在参选公职上,刘乐议员也认为正确的动机十分重要。

“如果你是为了荣誉与声望的话,你不会获得真正的价值。不为名誉来做这份工作才会觉得很有收获。”

“因为这真的是一份很难的工作,你经常会受到质疑和攻击,但是收入却不是很多,和家人相处的时间也比较少,因为你需要深入社区去参加活动。”

此外刘乐认为无论参选公职还是参选学生组织,打通与外界的联系都十分重要。不要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要勇于接触外面的人。“那些与你来自不同背景,在外貌和其他方面与你不同的人们才是你成功的关键,”刘乐说。

华珏靓则强调,参选是一个长时间的学习过程,并不是今天决定明天参选就能成功的。这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他建议多看相关新闻,多多关心政治,多参与政党活动,并承认自己也处在学习当中:

“总体来说竞选是比较辛苦的,你需要在外面跑,发传单,也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反馈不同的意见,会听到不同的观点和声音,与选民沟通会让你了解到不同的问题,还是挺有意思的。”

他还表示有一个优秀的团队是很重要的。“汪同学这次受到的挫折可能也与团队没有太多经验有关。不像我们在参选的时候有专业的团队协助。只能说我被‘扶持’得比较好。”

目前,悉尼大学学生会选举投票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汪芷娴同学尚未接受采访。澳洲佳将对此持续关注。

标题图片:小小的微信红包可能会为你正在参加的选举带来不必要的麻烦。ABC: Kai Feng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