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网传媒集团

ChinaNet (Australia)

ADVERTISE WITH ACTIMES
繁体中文
返回首页

生活片段 -火车上酒醉的土著人

时间:2017-03-22  来源:澳大利亚时报   作者:非智   点击:

 到城里的火车大约十五分钟一趟,不是上班时间,火车上人不多,空旷旷的车厢,寥寥没有几个人。他选了个位置坐下,看了一下行程路线图,从他家到城里,有六站路程,大约需要二十分钟的旅程。这是城市火车,不管有没有人上下火车,每个站都停,所以走走停停,是耽搁不少时间。

在第三站停靠时,上来一个土著女人 , 肥肥胖胖的,手上还提着脏兮兮的布包,一个酒瓶从布包里探出头来,随着这个土著女人的脚步,在布包里摇摇晃晃。实际上,这女人走路也是有点晃晃摇摇。

前面有许多空位子,这个土著女人没有在前面坐下,而是摇晃着肥胖的身体,向他走来,在靠近他时,他闻道她身上的酒味,即刻就警惕起来,他希望这个女人会找一个远离他的位置坐下,不料这个土著女人,竟挑了他旁边的空位置坐下,霎时,从这女人身上发出的酒味和体臭味混合着向他扑来,他觉得不舒服,便挪动身体,想坐到另一边去,他刚把身体往旁边一移,就听到这土著女开口说话: “先生,能不能给点钱?我从昨晚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只要几个篼了。 ” 她说得很有礼貌,一点没有强迫的意思,也没有可怜兮兮的祈求,说话的口气是你不给也得给,但那是你情愿给的。他摸了摸口袋,找出几个黄色的篼了,大约五、六元,递给这个土著女人,把钱捏在脏兮兮的手里后,土著女人用手背将流出来的鼻涕抹掉,说了声谢谢,站起来,又摇摇晃晃向不远处一个意大利老人走去。

虽然给了点篼了,也听到说谢谢,但他突然有些受骗的感觉,这个女人已喝了一个晚上的酒,今天进城,一定是一路向人要钱,而有了钱,一定又买酒喝。他觉得他不是在帮她,而是害她。他希望那个意大利老人不会给她钱,希望人们不会给她钱。他知道这些土著女人是不需要工作的,政府养着她们,每二周领到政府补助,她们就大吃大喝,尤其是连续几天大喝,喝得醉醺醺,喝得没钱,再四处向人要钱。政府有关部门曾想改变这种一拿到钱就买酒的现象,提议给土著人发一部份现金,一部份购物券,可是,提案一出来,就遭到人权和自由人士的反对,他们说,这是不人权的,是剥夺这些土著人自由使用现金的权利,他们说,一旦钱发到他们手里,他们就有钱支配钱的使用,如果发购物券,是限制他们对钱的支配权利,是不人道的。在这里,凡是同人道一联系起来,政府就害怕了,结果购物券的事就不了了之,土著人拿到钱,喝酒醉酒的事就经常发生。

意大利老人没有那么善心,也许他知道这些土著女人要钱的目的,也许这老人遇到这种事很经常,已知道怎么对付。果然,那女人一个篼了也没拿到,但她并不生气,因为不给钱的老人态度很温和,似乎还为给不了一个篼了而抱歉。这是必须的,对要钱的土著人,不能恶言斥之,有些刚从大陆来的华人,以对待大陆乞丐的态度对待要钱的土著人,结果惹来一顿暴打,实际上很不值,说透了,也是缺乏对人的一种尊重。要钱是她的行为和权利,不给钱也是你的行为和权利,但骂人则是对人的侮辱,是对他人的伤害,何况,警察对这些土著人也常头痛,如果不是犯法严重,只有小偷小摸,基本不管的,更何况仅仅是礼貌地向你要钱。

见到意大利老人没给那女人钱,他觉得是好事,那女人又摇摇晃晃向别的座位走去,火车早已启动,那女的就在就近一个空位置上坐下来。

不多时,来了铁警,逐个查票,查到那土著女人时,他看到土著女在身上到处摸找她的票,又打开脏兮兮的提包,用手伸进去摸索,他知道那女人没有买票。铁警倒是很认真等着她掏出票来,但没有,最终没票,他听到铁警嘴里说着话,大意是要罚她65 元,就开始问她的地址名字,那女的不想告诉铁警她的名字和地址,什么也不说,一副任你怎样处理都行的样子。他见过警察处理土著人,就是不断询问,最后问不出结果,就是警告几句,便放走了。果然,铁警问不出东西,到了下一站,火车刚停,铁警就命令那女人下车,这时,女人倒听话,提着脏提包,摇晃着走出车厢。他清楚,下一个到城里的火车上,一定有着这位土著女人的影子。

这事的发生令他不愉快,不是为失去几个篼了,而是看到生活中,看到在澳洲这么美好的国家,看到在柏斯这么美的城市里,竟有这类人来破坏人们的情绪,他感到沮丧。他想,如果没有这些喜好喝酒的土著,这澳洲会更美好的。可是这些土著才是这块土地最早的主人,他们 “以天当被、以地为床 ”,饿了,到河边或丛林里打点东西吃,冷了,将宽大树叶裹扎身上,就这样在这块土地上延续了据说四万年。是白人带来酒和香烟腐蚀他们,是白人把他们带入功利社会,是白人毁了他们原始单纯的家,现在这种土著人每日醉醺醺也是白人制定的政策不妥导致的结果。澳洲前总理基挺就为白人给土著所带来的这些不幸的结果表示道歉,他说是白人殖民者为单纯善良的土著人带来了这些喝酒抽烟的坏习惯,是白人殖民者破坏土著人单纯宁静的生活,所以政府要为先辈所做错的事买单。基挺是个平民政治家,是工党领袖中有头脑有作为的一个,常有怪点子,曾为澳洲人民做了些事,但也为澳洲人所不喜欢,他讲话犀利到了刻薄地步,他设立的存款利息税为百姓所憎恶,现在的政府正在考虑废除这条税法。不过,基挺说白人给土著带来的不幸还是比较公道的,尽管许多白人不愿意听这样的话。

他对于基挺的话有些赞成有些不认同,同样喝酒抽烟,为什么华人就不会这样每日醉醺醺的,他想到的是文化、人种和传统的问题。不能说土著人的人种问题,在这里是犯禁的,说多了,是种族歧视,虽然有些事实不得不承认,但政府宁可把头埋到沙里,也不愿人们谈论这些种族的事。他想,如果让华人来管理,会是怎样的结果?在还没有想出结果前,火车已到城里。


------分隔线----------------------------